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8章 要不够你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电话里的事情很棘手,季寒声只是温柔的拍了拍白露的背,交代了几句话便折回了楼上。

    “白露,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你有多下贱?明明有丈夫却勾-引季寒声,跟你那早死的妈一个样……“白心妍脸颊白皙,抹着腮红所以有两团红晕,如一颗白嫩的水蜜桃,眉眼间更是带着妖娆的风情无双。

    但也就是这个明艳的女人,口不择言,捡着最恶毒的话,恨不得把最尖锐的刀插进白露的心口。

    白露听着白心妍的话,微微眯了眯眼睛,那双画着淡淡眼线的眼尾蓦地一挑,竟生出一份冷冽的味道来!

    这么犀利的眼神,颇有几分季寒声的气势,白心妍原本涨红的脸忽然转白,就连指责、辱骂白露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小了……

    这么被白露盯着,她竟然有些胆怯了!

    “原本你和乔司白联手坑了我的婚姻,坑了我这么多年的大好青春,我都不打算跟你们好好算算了,因为你们不配我费尽心思的报复和怨恨。你口口声声说我妈妈怎么样怎么样,你真以为自己多高贵?”

    白露缓缓放下手里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说着话站起了身。

    随后,趿拉着拖鞋徐徐走近白心妍。

    白心妍今天喷的是雅诗兰黛的香水,后调带着淡淡的花香和檀香,香味颇悠远、惑人。

    她坐在沙发上紧了紧拳头,压制住心里的心虚和犯怵,也不甘示弱的嚯的站起了身。

    两个人差不多高,但白心妍的脚上穿着自己的鞋,虽然套着不搭配的鞋套,但鞋跟的高度却丝毫不受影响。

    那是十厘米的细高跟凉鞋,白露穿着拖鞋站在她面前,顿时矮了一截。

    这高度差却是丝毫不影响她冷冽、强大的气场。

    “高贵的白心妍小姐,你那么高贵为什么还低声下气、忍气吞声的留在卧琥居打扰我和季寒声过二人世界?你那么高贵,为什么要抓着季寒声不放,就算我勾-引了季寒声又怎么了?想勾-引他的人,想爬上他床的人多了去了。你要是有本事勾-引到他我反而会佩服你好手段!可惜了,他连看你一眼都不愿意。所以我不想跟你计较,因为在季寒声眼里你连个女人都不算,他对你有欲-望,有反应吗?呵呵……在季寒声眼里你连个女人都不算,你说我怎么给你计较?”

    白心妍气的一张俏脸涨红,整张脸都快扭曲了,“白露!你就是个狐狸精!”

    白露很淡定的看了一眼白心妍,勾唇媚笑:“谢谢夸奖!季寒声也说我是小妖精。小妖精、狐狸精其实何尝不是对女人的夸奖。被叫狐狸精的女人必定是有样貌、有姿色,有让男人沉迷、让女人嫉妒的资本。”

    白露的话把白心妍堵得哑口无言,这是她第一次见识白露的牙尖嘴利,羞恼、震惊,却无计可施!

    白心妍倒抽了一口冷气,险些气背过去,只能冷冷的哼了哼。

    “说我不能跟你比,不能跟你抢?可是白心妍,我为什么要跟你比,为什么要跟你抢?我不争不抢,坐在季寒声身边的人也是我,能畅通无阻走进卧琥居的女人也是我。你看看你脚上的鞋套,难道还不明白吗?到底是谁不自量力?”

    白心妍只觉得忽然气血翻涌直冲脑门,而她紧攥的手指甲嵌进肉里,连心的疼,整个人站着身子不受控的有些许轻颤……

    心底更是翻江倒海的难受,如同一叶扁舟独自航行却突然被一个凶猛的巨浪打翻了,整个人掉进了一望无际、深不见底的大海里,只能拼命挣扎,连呼吸都困难。

    白露冷漠的双眸死死地盯着白心妍看,将她神情的变化悉数收尽了眼底。

    她白心妍有什么手段,有什么恶毒的话可以尽管对着她来,但侮辱她的母亲,一次、两次,她一点都不想忍,也忍不了!

    痛吗?

    活该!

    下一秒,白露讥诮的冷笑出声,一点不给白心妍回神、喘息的机会!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说错话就要付出代价,这才是血淋淋的现实,白家千金白心妍混迹娱乐圈,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实在有伤白家教养。

    都说养不教父之过,白露是摆明了要好好教训一下白心妍了!

    “是因为你,你蛊惑了季寒声!白露,你真是该死,你这个野种凭什么在白家被人尊叫一声“六小姐”!你根本就不配进白家的门,你就是个贱人!”

    白心妍颤抖着手,指控着白露,她刻薄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直戳白露的心脏。

    听着白心妍的话,白露心口有一角微微酸涩,如果知道回白家会让妈妈丢了性命,那她当时死活都会阻止妈妈回白家。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

    她先是有一些错愕,很快敛了神。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上扬,一双眼睛更是漆黑透亮,“贱吗?你以为你高雅?你坐在沙发上那么久,就没嗅到那里有我和季寒声的气息吗?你知道他曾将我压在沙发上说着什么动-情的话吗?你知道他的敏感地带是哪里吗?你知道他在高-潮之后喜欢说什么吗?他会说‘宝贝儿,真是要不够你’。你知道他一晚上会跟我尝试多少种姿势吗?你知道……”

    白露脸上的表情早已凝结成了冰,她的话一刀一刀凌迟着白心妍的心,狠狠的撞击着白心妍的耳膜……

    “啊”白心妍终于崩溃一般,捂着耳朵竭斯底里的叫了出来,声音在卧琥居里回荡着!

    眼泪更是如断了线的珠子从眼眶里汹涌而出,一大颗一大颗的砸在她的裙子上……

    “不要再说了!我不要听!白露,你怎么可以这么恶毒?”

    白心妍摇着头,捂着耳朵,失去力气蹲了下来,倚靠着沙发才不至于瘫坐在地上,她蜷缩着身子,终于痛哭出声。

    她喜欢季寒声十年了,虽然这份喜欢不纯粹,但她的心意并不假,就像现在的这种心疼,也不假……

    白露讥笑:“恶毒吗?恶毒也是你们逼的!”

    季寒声听到了凄厉的叫声,他快步走下楼,直接走到了白露的面前,将她拉到了眼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

    幽沉的眸子里全是关切,白露看着这样的季寒声,心头一跳,呼吸都慢了半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