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7章 温香软玉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心妍俏生生的、温柔的叫了一声:“季先生。”

    她开口之前眉眼含笑的看着季寒声,但眼前的男人就那么冷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白心妍只能硬生生的叫已经到了嘴边的“季寒声”三个字咽了回去。

    她不敢再轻易叫他季寒声,唯恐踩了这个男人的禁忌。

    其实今天她能进卧琥居已经是惊喜了,她一遍遍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贪心,慢慢的一步步来!

    季寒声冷冷的扫了一眼白心妍,脸上喜怒难辨,他沉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说话间他俊秀的眉微微皱了皱,却还是打开了门。

    白心妍小人得志了,笑的愈发风情万种,扭着水蛇腰进了别墅,“是季伯伯将我送过来的。”

    白露坐在餐桌旁,拿着刀叉狠狠的切着牛排,那架势不像是切牛排而是在削白心妍的肉,力道不轻,脸色不善。

    她的心思一半留在切牛排上,一半则是听着门口的动静,她将白心妍和季寒声的对话悉数听到了耳朵里。

    叉起一下块牛排放进了嘴里,白露一边嚼着牛排一边暗嗤道:“果然两面三刀,那声音矫揉造作,听了让人毛骨悚然一身鸡皮疙瘩,真是亲热、销-魂,是恨不得把季寒声的腿都叫软吧。”

    白心妍站在玄关处,看了一眼一尘不染的别墅,有些不知道怎么下脚,她只能站在那里,“要换拖鞋么?”

    季寒声有些不耐烦的挑了挑眉,指了指鞋柜的一角:“没有多余的拖鞋,那里有鞋套。”

    白心妍拿起鞋套套在了脚上,是黑色的鞋套,套在脚上乌黑的一团,不美观也倒罢了,看着反而让人觉得有几分不堪入目……

    穿着鞋套的白心妍跟在季寒声的身后走进了卧琥居的客厅。

    绕过半面磨砂玻璃墙,就看到了白色的欧式餐桌,以及桌上摆盘精致、色香味俱全的烛光晚餐和明艳动人的白露!

    季寒声径直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白心妍双手抓着女士拎包的带子,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

    白露直接把她当成了空气,自顾自的切着牛排,连看都不想看她一眼,更别提叫她一声姐姐了。

    她切牛排的力道依旧不小,刀子甚至切到盘子上发出了声响,“咔咔”声音,这声音打破了饭厅的寂静。

    “放着,我来。”季寒声伸过手按住了白露的手背,他的手就那么按在白露的手背上,温润自然。

    男人扭头看了一眼白心妍,声音却瞬间变得有些冷冽,“白小姐,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先坐在沙发上等等。”

    怎么介意?白心妍介意不起来。

    坐进一旁真皮沙发里的白心妍如坐针毡。

    她氲着水汽的一双眸子,眼睁睁的看着季寒声将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切成了小块,然后递到了白露的面前,又将白露切的惨不忍睹的牛排端到了自己的面前。

    “我的都吃过了,被我切成那样你不嫌弃呀!”白露故意将穿着女士拖鞋的脚往餐桌边放了放,又故意娇滴滴的跟季寒声讨论起了牛排的问题。

    “口水都吃过,牛排算什么!”季寒声切着被白露折磨的惨不忍睹的牛排,说起话来流氓气无人能比。

    白心妍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唇,双手放在身体两侧紧紧握成了拳头,凉意滋生的饭厅里她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冒了一层细密的汗。

    饭后季寒声接到一个电话,想必是很重要的事情,他起身去了二楼。

    楼下只有白露和白心妍两个人。

    白心妍来到卧琥居之后还没和季寒声说上一句话,全程就看白露和季寒声秀恩爱了,所以她憋了一肚子的火!

    季寒声走后,她带着倨傲的笑盯着白露,“白露,你已经嫁给乔大哥了,而我和季寒声已经在谈婚论嫁了,你作为一个有夫之妇还缠着季寒声,你到底要不要脸。”

    白心妍一边说一边跺了跺套着鞋套的脚,像个跳梁小丑,惹得白露忽然一笑。

    看着白心妍上火发怒,她反而心情十分愉悦,“你让乔司白娶我他就娶我了。你说,如果我让季寒声别娶你,他会不会答应呢?”

    这句话一说出口对白心妍的刺激不小!

    白露肯定不知道季寒声的曾经,但白心妍知道。

    15岁那年,白心妍去季家赴宴。

    她不小心看到了季寒声的笔记就知道了,一大本笔记里全都记着白露的日常喜好和生活点滴,季寒声爱上了白露!

    所以她恨白露也长达十年,不惜佯装友善,甚至还让乔司白娶了白露,可谁知道已婚的白露还能这么招蜂引蝶,魅力无限……

    白心妍气的一张脸青白交错,“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还没离婚呢就这么不守妇道,竟然勾-引季寒声!”

    白露虽然对卧琥居不算熟悉,但一楼的厨房、餐厅、客厅她也算来过几次了。

    她站起身,就跟在自己家一样,很熟稔的拿出了季寒声珍藏的上好碧螺春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这份熟稔是白心妍梦寐以求却求之不得的!

    白心妍果然被气的七窍生烟,她恨不得撕了白露那张笑靥如花的脸。

    白露端着茶杯,眼里闪过气势汹汹的冷意,“怎么办呢,独守空房、欲-火难-泄呀。我就是喜欢勾-引季寒声,有本事你咬我啊!”

    白心妍努力压下心中的怒气,尽量保持着温良贤淑的神情,她不能着了白露的道,毕竟季家是名门大族,对女主人要求很高,她不能丢了分寸。

    “别得意,你根本没资格跟我争,早晚会有你好看的!”

    白心妍的话白露也只是笑着听听,她讥诮的回了一句很简单的话,差点没把白心妍气到吐血,“都说会叫的狗不咬人。”

    长这么大,白心妍还是第一次被人骂成狗。

    季寒声很快就下来了,但他仍在打着电话。

    男人穿着衬衫西裤,徐徐走下楼梯,两条修长的腿笔挺有力。

    看到白心妍的那一刻他妖冶的丹凤眼一眯,冷冽之气让人忍不住身心打颤。

    除此之外,季寒声连多余的眼神也没再施舍一个,转而去找白露的身影。

    很快一抹鹅黄色的身影像一只飞着的蝴蝶,径直钻到了季寒声的怀里。

    他完全没有想到白露会有这样大胆、亲密的动作,瞬间温-香-软-玉在怀,他一吸气就能嗅到属于白露的清新淡雅的气息,突然一阵燥-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