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6章 吃闭门羹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面对突然转身压迫过来的季寒声,白露只好本能的往后倒退了两步。

    她往后一仰,腰身愈发显得玲珑有-致,胸前的衬衫纽扣也紧紧绷着,看上去随时都有绷不住而崩开的可能……

    水晶灯下,季寒声的五官越发的贴近,妖冶的丹凤眼,深邃幽沉,泛着掩藏不住的笑意,以及丝丝的欲-念!

    “准备烛光晚餐。”

    季寒声一伸胳膊就勾住了白露不堪盈握的腰肢,另一只手则是若有似无的撩了撩她胸前的衬衫衣扣。

    男人一边做着让人羞赧的动作,一边说着话。

    低沉性感的声音里带着难掩的愉悦,他一汪深潭般的眼睛注视着白露,眼底闪着漆黑的亮光,唇边还有着未消散的笑意。

    白露觉得自己真的随时都有可能要沉溺了……

    但,季寒声却没有再做任何的动作,只是用力一带将她拉了起来,便转身趿拉着拖鞋上了二楼。

    “一会儿你也去换身衣服,今晚你这衣服不应景。”

    说完这句话,季寒声那一抹黑色的身影也消失在了楼梯的拐角处。

    白露大口的喘着气,抬手拍着自己“噗通噗通”狂跳不止的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男-色-诱-人啊!

    心脏不好的话真是不宜接触季寒声这样危险的“动物”!

    季寒声的话白露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季寒声早已没了踪影。

    想着季寒声应该是去换衣服了,她也不敢跟上二楼。

    白露在厨房里着手准备做晚饭,脑海里不时想起季寒声的话,到底是为什么需要准备烛光晚餐?

    真把她当佣人老妈子使唤?

    为什么需要换身衣服?卧琥居哪里有她可以穿的衣服?

    白露用冰箱里的食材做了三文鱼蔬菜沙拉、奶油蘑菇汤、炭烧美国牛小排,法式蜗牛。

    等她将精致的摆盘端到餐桌后,季寒声才下楼。

    季寒声换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依旧是黑色的西裤,但穿着白衬衫的季寒声气质温润如玉,贵气优雅,少了黑色的深沉和凌厉。

    “白露,你跟我上来一下。”季寒声说完,看了一眼围着围裙的白露。

    “有事吗?”

    季寒声伸出手,指了指楼上,“去换身衣服。”

    二楼,季寒声的卧室。

    床上放着一套休闲款鹅黄色的礼服,季寒声走过去将礼服递到了白露的手里,“换上吧。”

    白露木讷的接过了礼服,抬头看了一眼杵在那里不动的季寒声,季寒声依旧没动,白露只能手里拿着礼服耸了耸肩,笑着说道:“我要换衣服了。”

    “哦。”

    季寒声淡淡的应了声,但人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你还在看!”白露有些哭笑不得。

    季寒声幽深的眸子睇了一眼白露,便下了楼。

    饭后,白心妍坐着季振远的车去卧琥居。

    黑色的豪车里,她和季振远坐在后排。大部分时间很安静,偶尔季振远问她些问题,所以两个人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车子停在卧琥居门口的时候,季振远的司机下车去按响了门铃。

    别墅的门打开的出乎意料的快。

    就连白心妍都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季寒声肯定知道她和季振远要过来的,这门开的太容易了……

    季振远和蔼的笑着看了一眼有些紧张的白心妍,“进去吧。来之前我跟寒声打过招呼了。你们年轻人多聚聚,我就不打扰你们喽,回去的时候让寒声开车送你或者给你安排个司机。”

    “谢谢季伯伯。”白心妍谢过季振远之后才打开车门,下车往别墅里走去。

    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黑色的车门也将季振远眼角的那一抹精光关在了车里……

    白心妍走进别墅里,入目就是卧琥居的夜色,奇花异草,绿树假山,凉亭喷泉,以及在水晶灯灯光下泛着波光的露天游泳池。

    这才是真正的豪门大院,奢华程度超乎白心妍的想象。

    她走到廊檐下,按了一下门铃,等待开门的空档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拢了拢自己墨黑的秀发,嘴角扬起堪称完美的笑,高雅端庄的只露出了四颗晶莹的贝齿。

    但开门的人是白露!

    穿着鹅黄色连衣裙的白露,白皙的脖颈犹如玉瓷,眼眸如水,气质非凡。看到白心妍之后,她不言不语,眉梢也不见起伏。

    白心妍的笑僵在了脸上,笑容瞬间崩塌。

    她的脸色有些难看,也不过是眨眼的功夫,白露就看到两面三刀的白心妍又恢复了名媛淑女的模样。

    “白露,怎么是你?”白心妍压抑着心底的震惊和怒气,温言温语的说着、笑着。

    白露也回应了白心妍一个微笑,却是皮笑肉不笑的那种微笑。

    她可不会对白心妍掩饰自己真实的情绪,此刻她真实的情绪就是厌恶。

    就算白家和季家在谈婚约,不管季寒声会不会真的娶白心妍,这一刻白露一点都不想掩藏自己对白心妍的厌恶。

    她当着白心妍的面“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摔门的力气不小,这动作又是突如其来,正要进屋的白心妍差点撞上门板。

    白露竟然敢给她吃闭门羹?

    隔着门板,白心妍咬牙切齿的紧紧攥着自己手里的包包,跺了跺脚。

    脚下穿着十厘米的细高跟凉鞋,这样高度的凉鞋她已经穿习惯了,向来驾驭的很好,但今晚在卧琥居,她差点崴到脚。

    惊魂甫定的白心妍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白露,你这个贱人!”

    声音很低,被夜间吹过的闷热的风瞬间吹散了,说完这句话她又觉得有些不妥,万一这里有监控呢?

    白心妍扫了一眼周遭的环境,有些侥幸自己这话说的声音不大。

    她又按了一遍门铃,等了一会儿也没人开门,白心妍紧紧抿着红唇,指甲扎的掌心顿顿的疼,她在心里一遍遍的咒骂着白露。

    一定是白露纠缠着季寒声!

    第三遍门铃响后,季寒声才打开门。

    是季寒声亲自打开了卧琥居的门,白心妍看到白衬衫、黑西裤的季寒声顿时有些激动的扬起了嘴角,立体、美丽的脸上表情拿捏到位,颇具风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