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5章 耍个流-氓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来到卧琥居,下车之前,白露有些纠结。

    她蓦地转过头,一瞬不瞬的看着季寒声,很严肃的问道:“季寒声,你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

    先前她问过季寒声为什么会选她,那时候不过是问问,就算季寒声回答她了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因为季寒声对她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人,是众多女人心目中的男神。他这样的人如此出类拔萃,只会让她觉得高不可攀,以他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怎么会喜欢她这样离过婚的女人?

    如果没有失败的婚姻,或许白露会奢望这样一个男人的爱,但现在她是真的连想都不敢想,现实打脸就罢了,就不要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在白露看来,这叫自知之明。

    但在季寒声看来,白露这叫逃避,叫不自信。

    季寒声的脸皮有多厚,其实白露还没真正见识过,就连此刻也不是季寒声最厚脸皮的时候。

    白露盯着他看,满眼的探究,季寒声也可以做到慵懒随性,“又打算利用完了翻脸不认人?”

    “真的喜欢我?”白露盯着季寒声追问,一双眸子漆黑如墨,映着卧琥居水晶灯的灯光,明亮透彻。

    季寒声忽然抬起手,“砰”的弹了一下白露的额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喜欢,喜欢,喜欢!”

    “喜欢”两个字从季寒声嘴里一个接一个冒了出来,简单、直接、干脆,不带丝毫的犹豫,低沉、性感的声音直抵白露的心尖,激荡着她的四肢百骸,甚至有些酥-麻。

    白露十指纤细修长,白皙如玉,此刻正抓着安全带,温润的面颊带着一抹酡红,就连娇俏、性感的耳朵也有些红,一直红到了脖颈。

    整个人似乎被雷击一般,白露有些呆若木鸡了。

    在这个夏夜,车里暧-昧的气息也浓郁了。

    她知道季寒声这个人有些让人讨厌不起来的流-氓,但这么又狂又拽的直接,真是让她有些吃不消啊。

    真想说:去你二大爷的!

    但她她呢喃出声的却是另一句话。

    像是惊喜过度,又像是不可置信,“喜欢我?为什么?”

    “三个原因。”季寒声很正经的睇了一眼白露,逐一竖起三根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指,“貌美、音柔、体-娇,看了就想要你,所以没道理不喜欢你。”

    白露真想扑上去咬断季寒声的那三根手指头!

    她恨恨的解开了安全带,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声:“流-氓!”便快速的推开车门下了车。

    车里明明开着让人舒爽的冷气,但却出乎意料的灼人,让人觉得燥热,所她逃似得飞快下了车……

    “流-氓”季寒声不怒反倒笑的更开心了。

    白露打开车门下了车,他也很快的解开安全带推门走下了车。

    男人笑着尾随在她的后面,一抬头就看能看到女人娇媚的背影。

    入职后的白露很多时候都是穿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黑色的职业裙,这原本是很普通甚至是很单调的装扮,但此刻穿在白露身上却把她的身形衬托的姣好、迷人。

    白衬衫塞在了黑色的包臀一步裙里,不堪盈握的细腰被勾勒了出来,可以想象再加上她丰腴的胸-部,被黑裙紧紧包裹着的臀部,s形曲线身材曼妙动人!

    一身职业装的白露硬是将白衬衫和黑裙子穿出了制服的诱-惑……

    季寒声穿着黑色的西裤,衬得两条腿笔挺修长,他的步子比白露要大要快,没几步就赶上了白露。

    “一晚上称呼变化挺大啊!前一刻还是声声、寒声,再不济也是季寒声,现在倒变成流-氓了。”

    男人在白露的耳边说着魅惑人心的话,闹得她整张脸更红了。

    他说:“感觉要是不做点流氓的事情,可就真对不起你给的这个称谓了……”

    白露忽然顿住了步子,转头看了一眼季寒声,如点漆的眸子里带着怒气和嗔怪,“季寒声,你闭嘴!”

    季寒声看着这样的白露,嘴角的笑根本止不住,男人妖魅的面容因为嘴角的笑显得格外的温润、温柔。

    他在心里一阵唏嘘感慨:白露,你知不知道你多可爱?知不知道自己的闪光点在哪里?

    随后,在心里又是一阵庆幸,幸好乔司白没有爱上你,要是他看到你的好,怕是早已不会有今天的你我。

    但。白露自然不会知道季寒声这一系列的心里活动。

    “明明喜欢听为什么否认,你喜欢听我才说给你的听的!”季寒声继续逗着白露,“欲-求不满吧,你看你的额头都长痘痘了,啧啧……”

    就在季寒声的唏嘘声下,白露鬼使神差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这是她的本能反应,但摸到自己光洁的额头后,白露才知道自己着了季寒声的道!

    她只能狠狠的剜了一眼季寒声,却怎么也挡不住他脸上的笑。

    季寒声推开门,两个人站在玄关处换拖鞋。

    白露注意到鞋架上多出了一双女士拖鞋,很素雅的米色,她看着拖鞋一愣。

    “新买的,你穿着。”季寒声很自然的将拖鞋拿了起来,正准备弯身将拖鞋放到白露的脚边,就被白露阻止了。

    她往后退了两步,声音都有些急切,“不用这样,我自己来就好。”

    微微红着脸,有些羞赧,白露接过了季寒声递过来的拖鞋,自己换起了鞋子。

    “咕噜、咕噜……”白露换好了鞋子正要站起身,但胃却不争气的抗议了起来。

    她这是饿了。

    中午饭后到现在快晚上八点了,她还没吃晚饭,是真的饿了。

    别看白露看上去削瘦,柔柔弱弱的,但她不耐饿。一日三餐她向来都是定时定量,现在饿的肚子都叫了,她对自己都有些无语。虽然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可毕竟当着季寒声的面。

    再一次的,没脸见人了!

    季寒声一边挽着衣袖,一边惺忪的看了一眼白露,男人的袖口翻折至手肘处,露出了健康色的手臂,“冰箱里有新鲜的食材,你负责做饭。”

    白露双手捂着肚子,讪讪的笑着:“炒面吗?”

    季寒声站在白露面前,忽然坏坏的说道:“……吃面还不如吃你!”</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