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4章 脸红心跳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卧琥居?

    海城的人都知道卧琥居是什么地方,是亚洲隐秘的花园别墅之一,是季寒声用钱砸出来的人间仙境。

    那里除了奢华,还极其神秘。

    据八卦记者曾经爆料,自从卧琥居完工后季寒声还从没带任何一个女人进去过……

    想到这里白心妍紧了紧放在桌子下面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

    就算有季振远带着她,她能进得了卧琥居吗?

    还有,白露呢,她去过卧琥居吗?

    白心妍15岁在季家第一次遇见季寒声,对他一见钟情,当时的喜欢伴随着想入非非,是一种少女心,懵懵懂懂。

    “你好~我叫白心妍。你呢?”15岁的白心妍穿着白色的礼服,落落大方。

    “季寒声。”

    18岁的季寒声虽不是现在这般妖魅性感,但却是个清俊的少年。

    他的声音低沉,言简意赅。音色却清透的瞬间压过了周遭所有的声音,直达白心妍的心里。

    如今10年过去了,这十年白心妍也曾被很多的男人追求过,但她从未对季寒声之外的任何一个男人有过心动的感觉。

    只有看到季寒声她才会激动,会紧张,会不安,这种感觉是悸动,是心动。

    在白心妍看来,这就是爱一个人发自内心的颤-动。

    但白家千金白心妍也是现实的,她知道看脸看颜值是不够的,之所以她会经年不忘季寒声,也是因为这个男人的身价背景。

    短短十年,季寒声稳坐帝景集团总裁的位置,将公司的业绩推高到一个又一个新的高度。

    帝景集团季寒声,商业巨子海城首富,身价千亿,出身名门季家,这些光环注定季寒声是夺人眼球的,也就是这样一个季寒声成了女人们爱慕的对象。

    被商业巨子,金融大鳄温柔以待是什么感觉,光想想就足以让无数女人热血沸腾……

    白心妍也是这些热血沸腾的女人中的一个,但她自认为比一般的女人更有资本和优势!

    耳边传来季振远和白世荣的交谈声、笑声,白心妍这才回过神。

    “好啊。”像是意识到自己这一声应答说的太干脆,太迫不及待了。

    白心妍微微红着脸,低下头羞赧的说完后,紧紧抿了抿唇,“就是不知道这个时候过去,会不会打扰到季寒声。”

    “以前都说先成家再立业,其实现在也适用。寒声在外打拼,家里确实需要一个温婉的妻子,男主外女主内嘛!”季振远笑着,一边说一边打趣似得看了一眼娇羞的白心妍。

    这个季家的家主单一刻看上去就像个普通的、慈祥的老人。

    经商大半辈子,早已练就了他炉火纯青的交际手腕,说话更是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全是一派眉慈目善。

    白世荣坐在边一旁听季振远说完后,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白心妍。

    自己的女儿是什么心思他看的出来,虽然嘴上说不合适,但实则隐有期待。

    别说是白心妍了,其实白世荣自己也有些好奇。

    人活到他这把岁数大风大浪经历过,奢华的豪宅、大场面也看过,但卧琥居真的海城人人向往,人人好奇。

    白世荣也不例外。

    但他去卧琥居不合适,这岳父还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年轻人聚聚可以说是培养感情,他这个老头子过去那就过界了。

    “心妍呐,难得你季伯伯抬爱。你还不快谢谢季伯伯?”白世荣笑着侧过脸给白心妍使了一个眼色。

    有白世荣的支持,白心妍想去卧琥居的心思自然愈发的强烈了,她娇俏的一笑,声音又甜又软,“谢谢季伯伯!”

    白露坐在季寒声的车里,这两天似乎都是季寒声自己开车,她难免有些好奇。

    这疑问从她坐进车里开始就在滋生,但她又羞于启齿,如果问了似乎就过于关切了。

    她虽然是季寒声的特助,但季寒声这个人公私划的很清楚,不像有的老总,特助、秘书不仅要处理公司的事情,连带还要处理老板私人的事情,比如私人约会、应酬……

    所以对于季寒声的私事白露知之甚少。

    但季寒声的眼睛幽沉犀利,像猎鹰一般的眸子早已将白露的心思看透了。

    他精壮的手臂搭在方向盘上,手腕上的男士手表折射着霓虹灯的灯光,璀璨灼眼。

    季寒声一瞬不瞬的看着前方的路况,似是不经意般的开口问道,“有问题不用憋着,你可以问。”

    这就是季寒声,他只说了你可以问,但至于回答不回答他视情况而定。

    白露白皙的脸颊忽然腾的红了,燥热的厉害,她抬起手拿手背蹭了蹭自己的脸颊,有些烫人!

    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很容易脸红。

    季寒声也看到了她脸颊上的那两片绯红,这么容易脸红,应该是一个经不起调-戏的女人!

    “最近都不见司机帮你开车,所以心里有点好奇。”

    白露不是扭捏的人,季寒声都看出来她的心思了,再掩饰也没什么意思,问就问吧,管他答不答呢。

    “关心我?”季寒声这话是疑问的语气,却根本不是问白露。

    说完他自己勾唇笑了,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我迷恋你,我对你好,并不代表你也会对我好。

    白露只是一句关切的话也足以让季寒声心情愉悦,怎么能不愉悦?

    问了就是有心,总比她漠不关心的好。

    “咳咳……”白露觉得有些尴尬,转头看向窗外,“你为什么不问我和秦无阙之间出了什么事?”

    她的声音很轻柔,很温软,季寒声这个人她真是看不透了,声音里都带着一抹讪讪的笑意。

    季寒声不问原因,不管对错选择了替她解围,甚至不惜跟秦无阙结怨……

    想到这里,白露不淡定了,也更加好奇了,这成了当晚的第二个疑问。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还会那么做吗?”季寒声嘴角闪过一抹妖凉的笑,这个男人一身黑色的衣衫,宛如暗夜帝王,魅惑人心。

    “你是说给秦无阙的咖啡里加点料?”白露扬了扬嘴角,笑的眉眼弯弯,眸子映着灯光,分外狡黠、俏皮,“会!”

    季寒声转过头看了一眼白露,勾唇耸了耸肩,一副我就知道是这结果,所以才没问的摸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