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2章 调|情一吻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长臂一伸,直接将白露堵在了胸前。

    左右都是男人的胳膊,这么一堵,白露身后早已无路可退。

    她只能紧紧的贴着格子间的门板,敛神摒息的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季寒声。

    季寒声这个人寒着一张脸的时候会让人觉得冷峻阴沉。但他笑得时候,却又让人觉得惊艳至极的温润、妖魅。

    白露眼眸如水,壁灯下她的颈项白皙如瓷,季寒声没忍住,抬手敷上了她优雅的脖颈。

    男人指尖似乎带着魔力,温热的气息穿透她薄薄的肌肤,激荡着她的四肢百骸。

    白露贴着门板,身子蓦地一僵……

    “不叫也可以,我们可以试试在厕所里……”他说这话时眸子里的意味很明显。

    季寒声可不是会开玩笑的人……

    白露抬起胳膊抵着季寒声的胸膛,男人的气息萦绕着,将她铺天盖地的席卷了起来。

    她慌张的说道:“寒声~谢谢你。”

    之前只是喝了几口咖啡,这会儿白露声音略显干哑,像是若有似无的羞涩暗哑,撩拨心扉。

    白露干咽了一口唾沫,抿了抿唇,“寒声~寒声~”

    娇滴滴的又叫了两遍,但季寒声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白露心里顿时有些羞愤交加。

    商人果然就是商人,得寸进尺啊,压榨人的本事也是一流的!

    她可不像季寒声这么猖狂,肆意而为,不顾场合、地点。

    白露不得不偶尔张望一下洗手间的门口。

    这种感觉真是跟投-情一样,她这个有夫之妇跟季寒声这么暧昧,不是偷-情是什么?

    想到这里白露的脸更红了。

    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白露大胆的迎视着季寒声的眸子。

    男人那双眼睛像是一汪深潭,幽深不见底。

    “寒声~”白露叫了一声,扬起了明媚的笑容,这一句寒声比之前的都自然多了,婉转动人似是发自内心。

    果然季寒声听后微微扬起了嘴角,男人这是笑了。

    “寒声~声声~”末了白露顽皮的喊了一声“声声”,就见季寒声原本扬起的嘴角挑高,再挑高,然后像是时光静止一般,把他定格住了。

    白露的脸十分温润,是典型的东方美人儿,温婉、灵气逼人。

    此刻她笑起来更是明媚灿烂,带着一抹狡黠。

    眼看着季寒声难得晃了神,白露猛地蹲下身打算从男人的胳膊下面钻出去,但季寒声反应更快,他的胳膊快速的往下一捞,直接将白露抱在了怀里。

    “声声,嗯?”嘴角上挑,尾音略微上扬。

    季寒声将最后一个单音从喉咙深处哼了出来,低低沉沉的带着磁性,说不出的……性感惑人。

    白露被他紧紧的箍在了怀里,她的视线可以很容易对上他露在外的锁骨。

    因为黑衬衫上端的三颗纽扣没扣,正松散地敞开着,所以露出了性感的锁骨。

    那一小截锁骨深陷下去形成了肩窝,线条更是优雅,再加上健康白皙的肤色,在黑衬衫的衬托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禁欲式的诱-惑!

    “这里是女厕所,你放开我,有话好好说!”白露张口说话,嗔怒的脸颊绯红,她一边说着一边推搡着季寒声。

    季寒声根本不给她好好说话的机会,他低下头突然吻上了白露的嘴唇。

    男人以吻封唇的瞬间白露整个人怔住了,感觉到他唇舌的攻占才忽然明白自己是着了季寒声的道了!

    他的吻顺着那片绯红的脸颊一路向上,滑到她的耳边。

    轻地、若有似无地吮着可爱的耳垂,白露先是僵住,随后逐渐失去了支撑的力气,整个人喘着仿若无骨的挂在季寒声的身上。

    “哒哒哒”女人高跟鞋踩着大理石地面的声音传来,白露捶了捶季寒声的肩膀,呢喃出声:“季寒声,有人来了!”

    直到门口女人穿着凉鞋的脚快要跨进洗手间的时候,季寒声才嗖的打开门,抱着白露进了洗手间的隔间……

    速度之快,身手之好让白露即惊讶又佩服!

    季寒声是佩枪之人,有点身手也不奇怪,想到这里白露也没有继续再纠结这个问题。

    狭小逼仄的格子间里,白露感觉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海城首富季寒声和她一起躲在洗手间,实在是……无语!

    她生怕季寒声开口说话,这个男人肆意又霸道,流氓起来根本毫无顾忌,白露抬起手捂住了季寒声的嘴。

    眼神里满是警告:你别说话!

    季寒声眉眼带笑,很配合的没有说话,但他却用舌尖撩-拨着白露的掌心,灼人的唇舌带着酥-麻和湿激荡着白露的身心。

    她全身有电流滑过,只能紧紧咬着唇,唯恐自己呻-吟出声,也不敢松开手,唯恐季寒声发出声音。

    谁能想到商贾奇才季寒声会躲在女厕所跟一个女人玩这种调-情的游戏?

    这就是季寒声,会耍流氓但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嗡嗡嗡……”就在这时,季寒声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他含笑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白露羞恼的鲜红欲滴的脸,一个手伸进西裤的裤兜掏出了手机。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没有名字,白露自然不知道是谁,但季寒声的双眸里闪过一抹戾色,转瞬即逝快的让她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洗手池传来哗哗的水声,以及烘干机运作的声音。

    片刻后整个洗手间就恢复了寂静,静的只有白露和季寒声清浅的呼吸声。

    感觉到箍在自己身上的手松了,白露轻轻一推就从季寒声怀里挣脱了出来。

    转身打开格子间的门,一切很顺利,因为季寒声没有阻止她。

    白露走在前面,季寒声走在后面,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了洗手间,他们间隔不到半米的距离。

    这个时间段,是城市交通的晚高峰,白露的车还在帝景集团的职工停车场里,她和季寒声一起站在马路边等绿灯。

    海城是金融大城,高楼大厦耸入云霄,没有月亮,也看不到星星,夜空就像是被浓墨侵染一般。

    红灯转绿灯,白露和季寒声都沉默着,并肩踏上人行道。

    行走中,她嗅到了弥漫在空气中的香樟树的气息,也嗅到了季寒声独有的清冽气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