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50章 美男对峙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隔着洗手间单薄的门板,传来了秦无阙气急败坏的叫喊声。

    白露下意识的往后面靠了靠,缩了缩脖子。

    “咣咣咣”的敲门声越来越急切,白露只能紧紧的抓着手里的手机,心里祈祷季寒声快点过来。

    片刻后,原本急切的、不绝于耳的敲门声忽然止住了。

    是季寒声!

    他抬手抓住了秦无阙正要敲门的胳膊,也不等秦无阙说话,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礼貌,疏离。

    “秦公子!”季寒声的声音低沉,只让人觉得不怒自威,带着浓浓的压迫感。

    听到季寒声的声音,白露紧绷着的弦“砰”的断开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秦无阙浓密、墨黑的剑眉挑了挑,“季先生,这好像不是你可以插手的事情。”

    白露是乔太太,虽然他们在谈离婚,但毕竟还没离婚。

    秦无阙不相信季寒声这样的男人会看上白露。

    就算白露离婚了,以白露这样的条件也未必能入得了季寒声的眼,进得了季家的门!

    上次在酒吧,是他着了白露的道,误以为白露是季寒声的女人。

    现在想来,可以看得出白露是个狡猾的女人,故意让他误导她和季寒声的关系。

    现在他不会再上当了!

    不过,季寒声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在左岸咖啡馆,甚至出现在女厕所?

    季寒声此时出现在这里,他心里是惊讶的,但知道这不是巧合。

    想到这里秦无阙微微眯了眯狭长的眸子,勾唇看了一眼季寒声,又扭过头看了一眼紧闭的门。

    “很不巧啊,秦公子。里面那个是我看上的女人,所以这事儿我没办法不插手。”男人的面色冷静但难掩狂狷,声音沉稳,笑容妖。

    这两个男人用僵持的姿态,站在女厕所格子间的门前。

    一个身穿西装看上去倒是英俊帅气,衣冠楚楚,是秦无阙。

    另一个穿简约的黑衬衫、黑西裤,慵懒散淡,邪魅如妖,是季寒声。

    两个都是俊美无匹的男人。

    后续有女人来洗手间,不由的看着入了迷。

    季寒声,海城哪个女人不知道?

    身价千亿,出生名门,身居帝景集团总裁的要职,手握海城的经济命脉,长相惊艳,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

    秦无阙,这个名字在海城也是如雷贯耳。

    秦家的太子爷,长相俊美,玩世不恭,花边绯闻无数,尤其喜欢玩嫩模、明星。也是海城人人乐道的人物之一。

    很快,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女人们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女人甲:“季寒声和秦无阙在女厕所,这也太惊悚了吧?”

    女人乙:“他们两个人不会是gay吧,一个攻一个受真是赏心悦目。”

    ……

    秦无阙压着怒气看着季寒声,但季寒声依旧面不改色,很沉着。他幽深、犀利的眸子不曾泄露任何情绪。

    疼痛传来,秦无阙这才用力抽开了被季寒声钳制着的胳膊,季寒声下手很重,再加重力道估计这条胳膊都要被捏断了。

    揉捏了一下胳膊之后,秦无阙抬手指了指洗手间的门。

    “季先生,你应该知道里面的女人是什么身份?”

    “秦公子想说哪一种身份呢?帝景集团总裁特助……还是乔司白的妻子?”季寒声远比他想的坦荡,直接,丝毫不避讳。

    秦无阙也不再像刚才那么震惊了,白露入职帝景,季寒声肯定知道她的婚姻状况,这反倒是他多此一问了!

    “没想到季先生好这口。”秦无阙试图激怒季寒声。

    “秦公子,彼此彼此吧!对了,代我向秦老爷子问好!”季寒声一说完就看到秦无阙的脸色变了。

    秦家秦无阙很受宠,但宠归宠,秦老爷子却不纵容他做出格的事情,甚至会严惩不贷。

    曾经他被季寒声摆过一道……

    秦家在官场树大根深,但秦无阙不过还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他能利用的人脉不多,跟混迹商场多年的季寒声完全没法比。

    季寒声捏着他的软肋,但他却不能把季寒声怎么样!

    作为一个男人,被压的死死的,想到这里秦无阙憋了一肚子的气!

    这口气压在他的心口,出不来也下不去,他焦躁的解开了西装的衣扣,气狠狠的拂了一下西装的衣摆。

    因为怒气秦无阙双眼略显猩红,狠狠的剜了一眼季寒声,猛的撩了一下西装的衣摆,怒气冲冲的喊了一声:“靠!我们走着瞧!”

    转过身,秦无阙对着围观的一群女人怒喊道:“看什么看,都滚!”

    左岸高档咖啡馆,虽然六点多是晚饭时间,咖啡馆内的人不算多,但毕竟处在繁华的地段,人也不少。

    因为高档,所以出入的都不是一般的人,也有大脾气的千金、贵妇,不屑的“切~”了一声。

    很快大家便做鸟兽状散了……

    白露的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她慢慢站起身,贴着门板努力听动静,唯恐错过了什么。

    但外面太安静了,她不由的纳闷,季寒声也走了?

    等了一会儿,依旧一点动静也没有。

    白露按奈不住,打开了格子间的门。

    门一打开,霍然入眼的就是季寒声那张妖魅的脸,眼角眉梢带着笑意。

    白露微,不由嗔怪似得说道:“季寒声,你既然在怎么都不说句话?”

    这个男人肯定为了是故意要看她出丑的!

    季寒声走上前,抬手就敲了敲白露的头,他敲的力道并不大,“我说过可以等你。”

    ……白露红着脸,无语。

    在女厕所等什么啊?

    本来被堵在厕所已经够丢人的了,还被季寒声取笑……

    这么想着,白露抬起手,双手捂住了脸,叹气似得说,“没脸见人了!”

    话落也不见季寒声有丝毫的回应。

    白露的心里闪过一抹尴尬和忐忑,想了想,便分开了指缝去看季寒声。

    指缝打开,白露的视线就撞进了男人的眸子里。

    男人的眸子幽沉深邃,里面满满的都是笑意,“不打算像电话里那样叫我么,这是打算翻脸不认帐?”

    白露不说话,只见季寒声眼角的笑意更深了,嘴角上扬的弧度更高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