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49章 叫我寒声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铃声,白露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握着手机的手也不由的紧了紧,另一只手则握成了拳,随着时间的流逝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

    铃声响了一会儿之后,那端才传来男人的声音,他的声音低沉,略显疲惫。

    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救命稻草,还没等季寒声开口说话,白露就率先压低声音说道:“季寒声,求你帮帮我!”

    “帮你?怎么帮?”男人慵懒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面对白露他有些无奈,想着她如水的眸子,温软的身子,季寒声说不出拒绝的话。

    白露听着他的笑声,微微一窘。

    季寒声是在笑话她吧?

    先前季寒声心甘情愿被她利用,甚至还好心好意的带她去吃饭,可后来没给他好脸色看的也是她。

    如今主动求助的人也是她。

    白露抬起一只手搓了搓自己燥热的脸颊,长舒了一口气,转而单手捂住了小半边脸。

    心想:真是要没脸见人了。

    可现在的情况她也没有其他路可以走,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我在帝景集团对面的左岸咖啡馆,被围堵在女厕所了。求你来帮我解个围,好么?”

    白露压低的声音温软如水,娇滴滴的婉转动人。

    季寒声还在公司批阅文件,听到这里他挑了挑眉,抬手捏了捏鼻翼才站起身,拿起了办公桌上的钥匙,勾唇一笑往办公室外走去。

    “果真是忘恩负义的小东西。”季寒声低沉的笑着这么说了一句话。

    男人带着笑意的话里有明显的打趣,以及宠溺……

    短短没多少日子,季寒声都给她取了几个绰号了,小妖精、小东西……

    白露一个人躲在厕所的格子间里,头顶上的水晶灯投射下淡蓝色的灯光,倾洒下来笼罩在她的身上。

    她坐在马桶盖上,羞赧的小脸爆红,不时用手背摩挲着自己燥热的脸颊。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那我等你呀!你一定要过来哦……拜托了!”白露的声音带着娇羞,甚至还有一抹羞人的暗哑,十分撩人。

    “求人是不是该拿出求人的姿态?要不先这样吧,你说几句好话来听听,听得酥-了我就帮你……”

    男人的声音带着磁性,隔着手机通过电波传到了白露的耳朵里。

    白露听着他说话,小小的身子莫名的一颤,连耳朵都红了!

    这个男人知不知道自己的声音该死的性感,甚至带着让人无法抵挡的勾魂一般的魅力?

    这是要谋杀她的耳朵吧?

    这是要趁火打劫吧?

    “你要我说什么?”白露这话差点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叫我寒声。”

    这是很简单的要求,不过是喊他的名字。

    但白露张了张嘴,一时真的是喊不出来!对方是季寒声啊!海城的女人趋之若鹜的季寒声,她的顶头上司,商业巨子季寒声啊!

    “要是觉得很为难那就算了,刚好我马上就要开始一个视频会议。没别的事的话就挂了。”

    季寒声的声音里不再有任何的笑意,声音冷冽、严肃。

    白露听到季寒声这么说,只觉得头疼,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邪魅又恶劣!

    不愧是商人,谈判,谈条件的本事信手拈来。

    “哎……别!我喊!我肯定喊,你别挂我电话。你一定要来救我,不然我真的死定了!”

    季寒声已经进了总裁专用电梯,听到白露服软的话,嘴角的笑意顿时也加深了。

    “叫吧!我时间有限,给你十秒钟做决定。十、九、八……”

    他已经开始不紧不慢的开始计数,他的声音很稳,一点多余的时间也不给她。

    “寒声。”白露飞快的喊了一句,语速很快,声音极低,这样的声音季寒声根本听不清楚,他依旧在计数,“五、四……”

    “寒声~”白露加大了音量,声音也抑扬顿挫了起来,“寒声~求你来帮帮我吧。寒声~”

    季寒声听着女人娇滴滴的声音,笑了。

    这声音是他曾经求而不得的,也是他不敢碰触的,就连现在他都不敢光明正大的亮出自己曾经的身份,说出他们曾经就认识的事实。

    电梯里,他的身形颀长,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衬得他整个人都挺拔修长。

    白皙的皮肤上流溢着淡黄色的灯光,硬挺的鼻梁到上翘的嘴角,此刻季寒声脸上的那一抹笑的弧度完美得一塌糊涂。

    他只是笑着,不应答,甚至也不发出任何的声响,很享受的听着白露亲昵的叫着他的名字。

    这是白露第一次叫他“寒声”。

    虽然他是趁人之危,但这声音是真实的,就连声音里的娇柔也是真实的!

    寂静的电梯里,只有女人撒娇般的喊着他的名字,“寒声~寒声~寒声~”

    忽然顿住。

    电话里两个人都无声无息,似乎在聚精会神的聆听彼此清浅的呼吸声,白露试探的问道:“你还在听吗?”

    “你?我是谁?”季寒声压住笑意,一本正经的问道。

    “寒声,你在听吗?”白露学乖了,她很自觉的用温柔如水的声音回应季寒声。

    “在听。是谁把你堵在厕所了?”

    白露请求季寒声帮他,自然不能隐瞒,她讪讪的撅了撅嘴,“秦无阙。”

    “你怎么会认识秦无阙?”季寒声的声音很温润,在电话里白露看不到他的表情,也听不出他语气里有任何的怒意。

    拍了拍胸口,白露微微将手机挪远了一点,长舒了一口气。

    暗自庆幸,还好季寒声愿意帮她,没有生气!

    “上次去艳倾接苏暖的时候碰到的,认识秦无阙纯属意外。”

    季寒声低沉的笑声隔着听筒传来,“惹祸精,在那里等着,我很快就到了。一会儿,希望你当着我的面也能这么磨人!”

    如果在秦无阙堵厕所和季寒声逼她撒娇之间选一个,她还是愿意选季寒声。

    季寒声这人虽然腹黑深沉、邪魅无常,但白露能感觉的到,那个男人并没有真的恶意。

    赶到左岸咖啡馆的时候,秦无阙正坐在女厕所的门口打电话。

    他不时瞅一眼女厕所里的动静,似乎有限的耐心就要耗尽了。

    挂了电话,秦无阙大步走近了女厕所,“咣咣咣”的敲着门,“再不开门我就踢门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