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44章 步步为营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一声不吭的开着车,白露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再加上她也没心情说话,所以两个人都干脆保持着沉默。

    因为两个人都沉默,车厢里的气氛愈发的诡异,甚至有些尴尬。

    电台男主播的声音抑扬顿挫很悦耳,但说的是什么白露根本没心情听。

    他们像是冷战的情侣?

    不,白露在心里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哪里是冷战,季寒声这样的人根本就不会冷战吧……

    车子沿着繁华的主干道疾驰,这条路通向哪里白露很清楚,是龙誉城,她和乔司白婚居所在的地方。

    季寒声将车子开进了龙誉城,刹车停在了别墅的门口,白露按开了安全带,正要推门下车,却被季寒声抓住了胳膊。

    白露暗暗的微微用力挣扎了一下,根本挣扎不开他的钳制,只能任由季寒声拉着她的胳膊。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就这么敏感、矫情了?怎么就不能大大方方的跟季寒声风花雪月一场,哪怕结果只是无疾而终的恋爱也好过现在这样子,还没开始或者说才刚刚开始就要作死?

    疑神疑鬼的折磨他,试探他,考验他!

    难道就因为他是万人追捧的季寒声?

    难道就因为是他主动表白心迹,爱情谁先动心谁就占下风?

    白露看了一眼满室漆黑的别墅,垂眸长舒了一口气,用略带乞求的声音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季寒声,你放开我。”

    季寒声睇了一眼白露,沉声说道:“早点睡。”

    他把自己最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他怕自己会失控,会发怒,会掐着白露的软肋威胁她,让一个女人乖巧的办法有很多种,但他只想对她温柔一点,唯恐吓着她。

    他们之间的关系经过这一晚本该改善的,他是特意抽出了两个小时陪白露到白家参加家宴的,怎么最后他们的关系就更糟糕了呢?

    白露又将他推开了……

    没等白露走进别墅的院门,季寒声就发动了车子,快速驶离了龙誉城。

    决绝的样子只留下一个蓝色跑车的车尾……

    季寒声一边开着车一边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烟雾吸入口腔直达肺腑,让他紧绷着的神经得到了放松,他就那么叼着烟,微眯着眼睛看着路况。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季寒声戴上了蓝牙耳机,因为不悦他的声音显得很是低沉,“说吧,什么事儿?”

    “季董,您要的白氏集团的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需要我现在给您送过去吗?”电话那端的人是陆晋。

    “半个小时后你来卧琥居。”季寒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季寒声开车回到卧琥居,卧琥居依旧和往日一样,一草一木欣欣向荣,生机勃勃。

    这里是他亲手设计的,很多设计还考究了白露十岁左右的喜好。

    比如白露喜欢落英缤纷,所以他专门辟出了一块地方种了樱树;比如白露喜欢荡秋千所以他在橡树下做了一架白色的秋千,还有一个白色的藤椅……

    卧琥居不单是为他自己建造的,而是为了他们,他和白露。

    季寒声认识白露的那一年白露才7岁,季寒声十四岁,他是初中生,那个年代他却情窦初开的比同年级的男孩子要早,只因为他遇见了白露。

    十八岁季寒声跟白露分开回到季家,如今他们之间空白了十年。

    回到季家,他改名换姓,以前的顾寒声彻底成了历史,被埋在了过去的时光里。

    十年一个城市扩建了,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十年,他们完全是物是人非了,她的记忆里没有他,很多时候季寒声想问白露,在你的记忆里到底有没有一个男孩,他叫顾寒声。

    可是他不敢说,害怕说了他们的连现在的关系都维持不住……

    季寒声先是冲了个澡,陆晋来的时候他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他穿着黑色的真丝浴袍,衬着肤色健康诱人。

    脚下穿着一双拖鞋,季寒声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向楼下的书房。

    “季董。”陆晋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他跟在季寒声的身侧,一边做着汇报一边往书房走。

    季寒声推开书房的门,随手将手里的毛巾扔在了不远处的沙发上,伸手接过了陆晋手里的报告,“看看白氏在接洽的项目,如果帝景能吃进的就吃进。”

    打开档案袋,几张照片掉在了季寒声的办公桌上。

    起先季寒声没注意到照片,而是仔细的翻阅着调查报告,这个男人狂傲霸道,甚至有些自大,但他从不自负,从不浮夸,做事很投入,很认真。

    合上报告,他一低头就看到了那些照片,妖冶的丹凤眼眸光微闪……

    照片的效果拍的如此之好,不利用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去安排帝景旗下的公司不着痕迹的跟白氏集团建立业务关系,已经有业务关系的现在去摧毁,没有关系的就想办法建立关系,然后再摧毁。”

    他应该让乔司白看看他糟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得罪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季寒声。

    “季董,要是这样的话公司也会有不少损失,到时候董事会上……”陆晋跟在季寒声身边多年,当然对季寒声言听计从,但该说的话该进言的时候他也不会藏着掖着。

    这也是他为什么深得季寒声的器重。

    换作别人或许会无条件的附和、执行,甚至不乏有溜须拍马、讨好的成分。

    “我知道,不要动用公司的资金,我会从我个人账户上划给你,需要多少资金你尽快安排人做好核算。还有,这照片别浪费了!”

    陆晋看着一身寒气的季寒声也是眉头一皱,他从没见过季寒声会这么算计对付一个女人。

    白心妍到底做了什么让季寒声这么厌恶?

    要说想攀上季寒声的女人很多,但让季寒声这么用心对付的目前为止也就白心妍这一个了。

    陆晋哪里知道季寒声之所以对付白心妍是因为季振远。

    季振远会给他安排什么好姻缘,之所以会安排一个花瓶白心妍,不过是为了进一步控制他。

    他不是八岁,也不是十八岁,不会在任人摆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