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43章 他生气了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看着季寒声性感、妖凉的薄唇,忽然又想起乔司白和白心妍的反应,越想越是生气,气得眼眶都红了。

    她就那么僵坐在车里,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

    季寒声无奈的笑了笑,倾身去给她解开了安全带。

    男人俯身时他的侧脸若有似无的擦过了白露的脸颊,白露尽可能的紧贴着椅背,连呼吸都放缓放慢了。

    这个男人心思深沉又缜密,一双眸子更是极其的犀利。

    “白露,你什么意思?跟我玩若即若离,欲擒故纵?”季寒声睨了一眼白露,有些不悦的看着身旁的这个女人。

    这个女人可真是善变,尤其是遇到乔司白的时候,她的情绪就会被影响的很厉害,像是过山车似的!跨度之大、变化之快都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了!

    白露眼眶微红,看上去就快要哭了。

    她心里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不管是在白家还是在季寒声的身边,她都很有自知之明。

    这个男人是她就算想爱也不敢爱的男人……

    因为太清楚,所以有些气恼。

    气这样狂狷霸道的季寒声,也恼自己现在的状况。她很想装作好心情不在乎的样子,可从白家出来到现在,她心里真的压抑,酸楚。

    这情绪她是不想暴露在季寒声面前的,但控制不住。

    季寒声俊秀墨黑的眉皱了皱,声音也不由的高了几个分贝:“白露,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就因为我当着乔司白的面在车里抱了你?”

    白露沉默不答,依旧傻傻的坐在那里。

    不是她的思想有多保守,被季寒声碰一下就觉得委屈、难受的不能自已,是因为她心里太清楚自己的位置了,她刚才当着白心妍和乔司白的面,再次利用了季寒声,对他撒娇的这种行为,是不是等同于不入流的“报复”?

    为什么“报复”,难道是因为在乎,因为放不下?

    季寒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白露,极力压抑着自己心里暴躁的因子,这个让他单恋了14年的女人,如今他就坐在她的身边,他们的唇舌曾经湿软的抵死缠绵,但她的一颗心依旧不在他身上……

    可是,他能怎么做?

    罢了,除了对她微笑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宠着吧,疼着吧。

    季寒声笑了,这笑更是一改往日的妖凉、邪魅。

    笑容温暖,眼里映着街边的灯光,温馨又明亮。

    这一刻的季寒声颇显无奈的看着白露,他眉目柔和,目光清澈如同山涧清泉,波光粼粼。

    “白露,你那250的脑子本来就不好使,晚饭没吃多少是不是饿的短路了?”季寒声说着摸了摸白露的发顶,这是他本能的动作,随意亲昵。

    末了他又感慨了一句:“有时候我真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了……”

    这句话季寒声是笑着说出来的。

    他的话里带着宠溺,可细听又会让人觉得苦涩。

    季寒声是帝景集团董事长,他非常有钱,手里掌握着几百万员工的命运,他受人追捧,住豪宅开豪车。

    甚至谈笑间,他可以在商场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是掌控情绪的高手,很少有人能从他的神情中窥探他的喜怒,鲜少有人能在20多岁血气方刚的年纪里将自己的情绪控制到那般天衣无缝。

    但也就是这个男人在白露的面前会笑,会动怒,会无奈,会妥协让步……

    白露让他变得像个有情绪的正常人,正常的男人。季寒声在回海城前曾想过,白露之于他是什么,世间女人那么多,有妖娆性感的,有清纯活泼的,但为什么只能是她?

    “季寒声,为什么是我?海城的女人那么多,身价、美貌、才情出挑的女人一抓一大把,为什么是我?”白露转过头看着季寒声。

    白露是真的纳闷,好奇,面对季寒声她是真的不自信……

    “我回海城的时候就想过,我季寒声会找个什么样的女人。没遇到你之前,我从没对谁动过心,但遇见你,这事儿我没想过和别人。我季寒声就这么让你没安全感?”季寒声目不转睛的看着白露,男人深邃幽沉的眸子里满溢着真诚还有淡淡的不悦。

    季寒声这样的男人根本不需要用言语取悦任何的女人,他也不屑那么做,只要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足以让女人心甘情愿的被囚禁一生了。

    男人说的很真诚,甚至是刻意的温言温语,放低了姿态。

    他所说的遇见是14年前,白露理解的初次遇见依旧是定格在帝景集团的。

    白露不敢再看季寒声的眼睛。

    他的眸子太犀利幽深了,黑白分明的瞳孔里像是可是吸附世间万物一般,带着勾魂摄魄的魔力。

    白露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干咽了一下口水。

    她倔强的撅着娇艳欲滴的红唇,死鸭子嘴硬似得说着自己的真心话:“对啊!因为是你,所以我没办有安全感,没办法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离婚后自己就有资格站在你身边。我不是想无理取闹的要求你证明真心,我只是怕了,累了……白家有意跟季家联姻是真的,我……”

    白露抿了抿唇,突然觉得车厢里的气氛变得压抑了。

    她不敢看季寒声,只是低着头,两个手纤细白皙的十指交缠在一起,她的小动作出卖了她真实的心理活动,是紧张,白露很紧张。

    “我什么我?他们什么时候能替我做主,说联姻就联姻了?”季寒声压低声音一边说,一边捏了捏白露的脸颊,动作并不粗暴,但脸色不好,带着不悦,“你还真以为我拿感情当儿戏玩玩的?”

    白露不敢说话,任由季寒声扯着她的脸颊,就是不抬头,不看季寒声的脸色,更不敢看季寒声那双犀利的眼睛。

    那双眼睛太慑人了,被他盯着仿佛随时都能被看穿一般……

    她知道,季寒声生气了!

    季寒声像是突然失去了兴致和心情,一下松开了捏着白露脸颊的手,发动了车子。

    这样的气氛,这样的心情谁都没有了吃饭的兴致。

    男人一手撑在车门上,手托着腮,另一只手慵懒的搭在方向盘上,薄唇紧抿,不再看白露而是专注的看着前面的路况。</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