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42章 秒杀芳心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乔大哥,你……你弄疼我了。”白心妍哭着控诉着。

    女人的眼泪像是冲破堤的洪水,止也止不住的泪水滴在乔司白的手臂上,转眼就浸湿了他铁灰色的西装衣袖。

    泪水被高档的西装面料快速的吸了进去,铁灰色就算湿了也不显眼。

    乔司白忽然手足无措起来,他顿时松开了抓着白心妍的手。

    歉疚、心疼的双手捧起白心妍的脸,“心妍,对不起。我是太急了,我不是有意要弄疼你的。”

    乔司白语无伦次的解释着,白心妍的眼泪根本止不住,沿着她白皙的脸颊流到男人的手上。

    乔司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

    他双手一松,转而紧紧的抱住了白心妍……

    白心妍一愣,转而拼尽全力猛地推开了乔司白,她瞪大眼睛看着站在她对面的男人,那个一脸歉疚、无措的乔司白。

    指责道:“乔大哥,你是不是疯了,你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抱着我?你是不是想一辈子再也见不到我啊?”

    她一边哭着,一边捶打着他的胸口。

    乔司白僵直的站在那里,低头看着白心妍,他扬起的嘴角明明是笑的,可这笑却满是苦涩。

    再开口,乔司白的声音有些哑然:“心妍,你就那么喜欢季寒声,一定要嫁给他吗?你也看出来了,他不喜欢你,你嫁给他哪里有幸福可言?”

    白心妍用手背摸着眼泪,一个劲的摇着头,像是反驳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自我催眠:“不,不,不!你根本不懂,这么多年了啊,你知道我有多喜欢季寒声的呀!谁说婚姻一定需要爱情呢?结婚后爱情总归会平淡的,会延伸成亲情。我嫁给季寒声虽然没有感情基础,但俗话不是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吗,季寒声也是人不是神,是有血肉有的,他总归会看到我的存在,看到我的好,总有一点会接受我这个妻子的。”

    乔司白往前走了一步,正想伸手去理一理白心妍凌乱的发丝,没成想被白心妍一抬胳膊挥开了,扭头嗔怒的喊道:“乔大哥!”

    乔司白怔在了原地,也不敢再往前靠过去,他苦涩的笑着,深深看了一眼白心妍,“心妍,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能幸福。走吧,我送你回去。”

    说完乔司白略显落寞的走向自己的保时捷,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白心妍站了几秒钟才跟过去,乔司白很贴心的替她打开了副驾驶的门,但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红色的保时捷在夜色沉沉之下疾驰着,敞篷开着所以闷热的空气迎面吹来,吹的人心头愈发的燥热难耐。

    白心妍倾身上前,伸手按了按钮关了顶篷,继而打开了车载广播和冷气。

    是一档音乐节目,音乐交通频道的男主持人声音充满了磁性,“90音乐随行,伴随大家一天好心情……”

    车里两个人都没有好心情,乔司白心里心里一边想着白心妍要嫁给季寒声的计划,一边想着自己法律上的妻子白露却坐上季寒声侧车离开了,孤男孤女能去哪里,能做什么?

    他只能逼着自己不去想。

    离婚协议就在车里,是被他丢在车里的,一丢就两天了。他没看,更不会这么快签字,这样卑鄙无耻的乔司白让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白心妍靠着椅背,闭着眼睛似是假寐,实则满心满眼都是季寒声。

    那个男人肆意霸道、目中无人的宠着白露,他带着白露走了,会去哪里?难道真的只是简简单单吃个晚饭?

    车子在喧嚣的马路上行驶着,偶尔车外的霓虹灯、路灯的灯光照射进来。

    灯光晦暗、明明灭灭,透着一股压抑的气息,但乔司白不知道说什么,唯恐担心自己一个不慎说错了话激恼了白心妍。

    白心妍一个人住在市中心最高档的单身公寓。

    乔司白一路沉默着将她送到楼下,小区的街道两旁是一盏盏圆形路灯,路灯下站着乔司白和白心妍。

    两个人,一个美丽妖娆,一个温润如玉,站着看上去倒也是一幅画。

    “上去吧,洗个澡早点睡吧。”乔司白笑着简单的说,他是个面目俊雅的男人,微笑着的时候总会让人觉得暖和如春。

    白心妍点了点头,“嗯,路上开车小心。”

    说完她就往里走去,走了几步又蓦地转过身,喊了一声“乔大哥”顿了顿才接着说道:“有时间的话明天一起吃晚饭。”

    “好。我看着你上去,你快上去吧,看到你家灯亮了我再回去。”

    乔司白摆了摆手,示意白心妍快上楼。

    白心妍眼里微微刺痛,她转过身,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鞋子刷卡打开单元门走了进去。

    季寒声开着车子带着白露来到了一家位于秋波路的餐厅,秋波路两侧种着法国梧桐,繁华中自有幽静,浪漫中自带奢华。

    低调的奢华餐厅两侧是咖啡馆、茶馆和酒吧……

    “还不下车?”季寒声一边解安全带一边看了一眼白露,“需要我帮你解安全带,然后抱你下车吗?我很乐意效劳。”

    虽然季寒声这么说着打趣的话,笑容却极其清浅,白露知道季寒声不悦。

    她扭头娇嗔似得看了一眼季寒声,微微撅了撅嘴,“季寒声,你有话就直接说,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好不好!”

    季寒声抬手捏住了白露的下巴,鉴于上次用力太大捏的白露下巴都红了,所以这次季寒声只是轻轻的捏着她的下巴。

    “吃饭的时候听到我要和白心妍订婚的消息有什么感受?白露,你演技够好的呀?不打算跟我说说什么想法?”

    白露咬了咬唇瓣,“我需要有什么想法吗?你是季寒声啊,你要娶或者不娶一个女人能是别人可以随便左右的吗?我不说是因为我相信你,对你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季寒声这个妖魅的男人终于是真的笑了,男人展颜一笑惊艳不已。

    白露仿佛看到了漫天眼花烂漫的绽放了起来,季寒声这么笑就能秒杀一个女人的芳心!</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