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41章 订婚愉快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是啊,刚才爸爸吃饭的时候说过。当时白露也在,不信你可以问她。”白心妍指了指白露,她就是要当着白露的面把事情挑开了,挑开了以后她至少能名正言顺吧!

    她白心妍才是季家季老看中的儿媳妇,半只脚踏进季家这个名门的女人,不是白露这个有夫之妇能够比的上的!

    想到这里白心妍心里压着的一口恶气也舒缓了不少,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微笑。

    白心妍是妖娆艳丽的女人,她的笑带着千金小姐无忧的娇媚,像妖娆绽放的牡丹花,这样一个美人有让男人着迷的资本。

    据说曾经有富商出高价约她吃饭,甚至投资几千万筹拍电影捧她做女主……

    也就是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缺的女人,在心里暗暗衡量着她和白露的优劣。

    权衡下来,事实却是白露不管是在白家、季家还有她自身的条件都没办法跟她争,白露最致命的是已婚!

    就算季寒声再爱白露又怎么样,现实由不得他,季家怎么可能会接受再婚的女人做儿媳妇?

    白心妍自顾自的在心里算计着,安慰着自己,心情也变得更好了。

    季寒声却看也没看她,只是不咸不淡的睇了一眼白露,眼神里带着警告的意味。

    白露眉眼弯弯,笑着缩了缩脖子,她把自己悲伤的情绪掩藏在了笑容里。其实想起父亲白世荣饭桌上那一番话的时候,白露明明心里很疼很闷,可她却笑得比向日葵还要明媚。

    她想起了小时候妈妈说过的话,妈妈说爱笑的孩子运气不会太差,可为什么她笑的越多,痛就越多,妈妈……你回来好不好,你告诉女儿该怎么做好不好?

    白露的心被凌迟着,血肉模糊……

    从小她和哥哥就背着私生子的标签。

    20世纪,很多人对离婚的接受程度远不及现在,那时候的离婚率也很低,可她们的母亲不是离婚,而是更严重的未婚生子。

    小时候别人都有爸爸,别的孩子都可以缠着爸爸买棉花糖,有爸爸手把手的教骑自行车,她和白梓骁却没有见过爸爸,甚至不敢问妈妈。

    有一次,白露问了。

    她抱着沈月的胳膊,撒娇般的问:“妈妈,爸爸去哪儿了?为什么还不回来?”

    那一天,白露一辈子也忘不了!她没想到话说出口就惹的母亲就哭了,母亲抱着她一个劲的说“对不起,是妈妈对不起你们……”

    眼泪像黄豆那么大,一大颗一大颗的顺着脸颊流下来,砸在衣摆上,砸在地上,也砸在了白露的心上……

    自此之后,时去经年。

    她不再问爸爸去哪儿了,哥哥白梓骁也没有问过。

    那时候他们一家三口成了邻居和同学眼里的异类,很多人都会说他们是野孩子。但因为有妈妈在,家就是温暖的,他们三个人生活的很幸福!

    或许是阴差阳错,或许是命运使然,后来他们回到了白家,她是白家不受待见的六小姐,每天如履薄冰、战战兢兢。

    婚后,她成了被丈夫遗忘的妻子,独守空房,惨遭背叛内心成殇。

    为什么她会这么悲惨?悲惨到最后像是被整个世界遗弃了!没了妈妈,没了爱人,只有哥哥白梓骁,但哥哥再怎么疼她也代替不了妈妈,代替不了丈夫。

    曾经的白露迷茫过、失落过。婚后她不是没想过,只是想不出答案,后来逐渐麻木了。

    现在呢?

    她遇到了季寒声,这个男人手握海城三分之一的经济命脉,是无数千金、名媛趋之若鹜的结婚对象,也是无数商界老总、金融新贵巴结的合作对象。

    这个男人优秀的让人惊惧!

    但,也就是这个男人会对她粗暴无礼,细细想来野蛮下面掩藏着的却是他的怜惜,这男人表达感情的方式是反其道而行之,因为爱所以苛求,他的怜惜里带着恨铁不成钢。

    这个男人甚至强势霸道、不容拒绝的对她表白心意……

    当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先是吃惊,不敢相信,再然后吃惊,吃惊,甚至偶尔会冒出一丝惊喜!

    一顿饭让她看到了现实。

    现实残忍的给她一个警醒的耳光,打的那么疼,疼的她的心都像是被刀子划开了一样。

    从白家出来,坐进车里,坐在季寒声的身边她几度走神。

    白露是真的想扯断自己紧绷的那根叫做道德底线的弦,彻底的主动一次,不管不顾的只为享受,只为自己开心,哪怕背上出-轨的恶名,她也不想在乎了!

    明明是想放纵自己的,明明是告诉自己不要在乎的,可为什么这么胸闷,心里堵得这么难受呢?

    白露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将眼眶中的泪水强行逼了回去。性感的红唇扯出一抹优雅的笑意。

    季寒声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一般,伸手抓起她柔软的手,肌肤相触,她冰冷的手背上传来男人温热的气息。季寒声的声音带着低低沉沉的磁性:“饿坏了吧,嗯?”

    最后一个单音字,尾音略微上扬,似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极其的悦耳、诱惑。

    撒娇、演戏白露也会。

    她微微抬头,用仰视的视角看着这个男人,这是带着臣服和崇拜的视角,太容易让人动情。

    季寒声就这么被白露看着,已经动情。

    “季寒声……”车窗外传来白心妍的声音,泫泫欲泣的摸样惹人垂怜。

    “白小姐你这么跟我说算什么?我们没有那么熟,季寒声三个字也是你可以叫的吗?还有……祝你订婚愉快!”季寒声说完,精壮的手臂伸出窗外挥了挥手,顿时脚踩油门开了出去。

    看着扬长而去的布加迪,白心妍气的直跺脚,什么叫祝她订婚愉快?搞得跟她一个人的事情似的!

    她发了一通脾气之后才转过身看向乔司白。

    “乔大哥,白露她还是你的妻子,你怎么不拦住她?”白心妍正准备责问乔司白无能的时候却看到乔司白阴沉着一张脸……

    “心妍,你说你要跟季寒声订婚?你是不是疯了?”乔司白的脸色很难看,带着几分戾气,他抓住了白心妍的胳膊。

    男人手上的力气没轻没重有些大,白心妍疼的闷哼出了声,原本泫泫欲泣的眸子已经开始落泪。

    两行清泪顺着她白皙的脸颊缓缓滑落了下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