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40章 孤男寡女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温柔的抱着她,白皙修长的手指撩着她乌黑、柔顺的长发,黑白分明,分外缱绻美好。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他是个极尽温柔的男子,温润如玉。而她是个温柔恬静的女人,清新淡雅。

    白露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转,紧了紧她的手臂,将脸颊紧紧的贴在男人的胸口。

    隔着白衬衫是男人精瘦却健壮的胸肌,满是男性的阳刚气息。

    这个男人虽然危险,但却又能让人很有安全感,两种矛盾的感情在白露的心里交缠在了一起。

    她的神色有几分惺忪:“暂时不能告诉哥哥。毕竟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还没离婚呢,我们的关系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麻烦。再说了,你不觉得玩地下-情更刺激吗?”

    季寒声拍了拍她柔软的发顶,无声的扬了扬唇,心里却想着他可不是玩地下-情的年纪,也不是玩地下-情的那种人,他可以低调但不至于偷偷摸摸。

    不过既然对象是白露,所以他愿意配合,暂时愿意。

    “好”季寒声答应的很干脆,这完全出乎白露的意料。

    她贴着季寒声的胸口一愣,随后得了逞似的笑了笑。

    玩地下-情吗?白露自己在心里就否定了。

    她和季寒声八字没一撇,暂时也只能这样拖着,或许等他发现自己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好,到那时候自然就会放手。

    她并不喜欢做灰姑娘的白日梦,一场心力憔悴的婚姻之后她也过了做梦的年纪。

    白心妍和乔司白一起离开白家的时候,季寒声的车依旧停在停车格里。

    当保时捷开出别墅的时候,车灯扫过季寒声的布加迪,乔司白猛地刹住了车。

    他飞快的下了车,甚至连保时捷的车门都没来得及关,就急忙走了过去,敲了敲季寒声的车窗玻璃。

    “咚咚咚”的声音传来……

    白露在季寒声的怀里挣扎着要坐到副驾驶座,却被季寒声霸道的抱的更紧了。

    敲车窗的声音逐渐急促了起来。

    但,季寒声却一点不急,他转而单手揽着白露开始快速的倒车,车子启动吓得乔司白往边上倒退了几步,险些跌倒。

    季寒声将车子直接倒到了路边,才缓缓放下了车窗玻璃,车里的景象便一目了然。

    昏黄的路灯灯光洒在车厢里,男人妖魅、惊艳的侧脸晕在暖黄的灯光下,俊雅清隽,矫矜倨傲!

    白露只能任由季寒声抱着,反正铁了心不让乔司白好过,那就将计就计吧!

    她扭过头和季寒声一起看着被吓得脸色惨白的乔司白。

    “乔总,幸会。”

    季寒声音色低沉,嘴角扬起的笑十分阴凉,像是冷血的蛇吐出的芯子,让人不寒而栗。

    乔司白紧握着拳头,手背上青筋暴突,几近目赤欲裂。

    这种滋味很难受,像是被大石头压住了胸口,当初白露知道他外-遇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他想起了白露和季寒声在卧琥居门口的一幕,如今他们又在车里纠缠了那么久……大家都是成年人,孤男寡女能发生什么很明显。

    “乔大哥!”白心妍依旧穿着那件浅粉色的v领连衣裙,肌肤白皙,透着几分仙气。

    她慢慢的下了车,先是露出了白皙的纤纤玉足,金色的高跟罗马鞋显得脚踝十分小巧精致。

    下了车,她步调优雅,仅仅露出四颗贝齿擒着端庄的笑。

    好一个豪门千金,装逼也装的这么有格调,白露在心里暗嗤着,嘴角扬起了一抹讥讽的笑意。

    这个女人也就只有男人面前才这么娴静、温婉吧?

    喜欢季寒声,爱而不得的滋味不好受,白心妍真该尝尝。

    想到这里白露揽着了季寒声的脖子,娇滴滴的说道:“季寒声,之前没胃口所以人家晚饭都没怎么吃,现在好饿呢。我们去吃饭吧好不好?”

    季寒声被这娇滴滴的声音点了一把火,他配合着,宠溺的笑着看了一眼白露,只说了一个字:“好。”

    无需过多的言语,他的宠溺都藏在了温柔的动作和眼角的笑意里。

    季寒声向来惜字如金,这一点陆晋其实是最清楚的。他做季寒声的特助多年,有时候季寒声一天说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十句,两只手都能数的出来。

    白心妍看着车里暧昧的男女,郎才女貌看着很登对,她心里恨不得将白露千刀万剐,但她的笑依旧维持着,近乎完美。

    白露看着这样的白心妍,不由打从心底里有些佩服起她来,真不愧是演员,喜怒不形于色啊!

    在男人面前这么会装,会演,也真是蛮拼的,她一个女人看着都要醉了!

    白心妍经过乔司白的身边,扶了一下乔司白,关切的问道:“乔大哥,你没事吧?”

    乔司白脸色稍稍恢复了一丝血色,他皱着眉摇了摇头,“我没事。”话是跟白心妍说的,可他的一双眼睛却是一瞬不瞬的紧紧盯着白露。

    那双眼睛里似乎全是咬牙切齿的恨和恼怒,像是恨不得把白露凿出个洞。

    白露娇羞的靠在季寒声的怀里,扬唇微笑着看着白心妍和乔司白,果然无情的人才会无坚不摧,才能百毒不侵。

    就像此刻的她,因为不爱所以不痛。

    白心妍淡淡的看了一眼白露,再开口跟季寒声说话的时候依旧是温柔如水的声音,却似带着几分委屈:“季寒声,你知不知道白家和季家在商议我们的婚事?你怎么可以和我妹妹这么搂搂抱抱呢?要是被别人看到了会落人口舌的,到时候大家会怎么看白家和季家,会怎么看白露?女人的名节……”

    “白小姐!”季寒声冷声一喊,吓得白心妍心里咯噔一声,攥着粉拳的掌心里已经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我们很熟吗,你什么时候有资格插手我季寒声的事情了?”

    这个男人一句话就可以让人不寒而栗!

    白心妍顿时一副泫泫欲泣的摸样,咬着唇瓣,委屈的看了一眼坐在车里的男人。“可是……白家和季家两家都已经在谈我们订婚的事了,你……”

    “哦,是吗?”季寒声挑了挑眉,出声打断了白心妍的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