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39章 恃宠而骄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一惊,蓦地收回了视线,转而看着车窗外的夜景。

    别墅区出口处的绿化做的很好,低矮的灌木丛,搭配着成片的月季花。就连别墅配套的治安亭都是跟别墅洋房一个风格,偏欧式造型。

    这里唯一不足的是路边的照明,路灯昏黄,照明效果极差。所以季寒声将车子停在停车格里之后,车里就显得愈发黑漆漆。

    男人明明双眼情动,但妖异的丹凤眼却噙着笑盯着白露,鼻梁高挺妖魅的脸庞在路灯下愈发的晦涩不明。

    这明明是个邪魅的男人,却可以流氓、邪魅的样子演绎的缱绻惑人,他就那么看着白露,像猎豹看着到了嘴边的猎物,让人犯怵、尴尬,却又难以抑制的情迷意乱……

    车外是静悄悄的夏夜,车内也是静悄悄的,静的唯有两个人浅浅的呼吸声……

    季寒声精壮有力的胳膊一伸,就箍住了白露纤细的腰,一提就把她抱了起来。

    她坐在他的腿上,脸颊莫名的燥热、绯红。

    出乎意料的,男人却是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妖魅的脸埋在她的颈窝处,鼻翼间嗅着属于她特有的味道,那么小心翼翼、温柔缱绻,仿佛她是易碎的玻璃品。

    他的手托住她的头,辗转轻柔的吻她的唇。但场面很快失控,他的吻愈发的漫长激烈,白露早已在他的吻中失了神志,就在男人的手探到裙摆下的时候,白露一惊,猛地抓住了男人的大手。

    “季寒声,你疯了吗?”她的声音陌生的让她自己都不认识了,那么娇滴滴的,婉转悠扬宛若心里唱出的歌,直击心扉。

    “要疯的话也是被你逼的!你放心,这里没人。”男人性感的声音悠悠传来。

    白露一时语塞,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一句话就判了她的责任。

    车子停在在这里,她怎么能放心?

    这里是白家所在的别墅区,白心妍、乔司白、白梓骁都见到季寒声了,也都知道他开了这辆布加迪,如果被任何一个人撞见,她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

    季寒声先是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话,再然后他的唇早已步步为营的下滑,逼近她的胸-口……

    白露怔住了,羞赧再加上着急,她慌张的松开了抓着季寒声的手,转而往下缩了缩身子,紧紧抱住了男人精瘦有力的腰。

    这样她的脸也顺势滑到了他的胸口。

    季寒声深邃如黑曜石一样的眸子闪了闪,“这么主动?”

    说完他低笑出声,这笑让白露更加羞恼了。

    吻不到嘴唇,吻不到胸口,季寒声就低下头啃咬着她的脖-颈,他一边吸-吮着一边紧紧揽着她,感受着娇-小的身子在他怀里轻-颤。

    “知道错了吗?”他低声问她。

    白露抓着仅剩的神志,仔细揣摩男人的意思,微微错愕。

    错?她哪里错了?

    不过是躲着他的吻,这也是错吗?谁让他是随地发-情的男人!

    白露咬着唇,低喘了一声,倔强的说道:“什么错?我哪里做错了?我没错!”

    季寒声不恼,反倒笑意加深了,似是诱-哄,又似胁迫,“我知道这样不舒服,来,我们躺下来……”

    男人说完这句话,椅背忽然向后靠去,没了倚靠,两个人齐齐失去重心往后倒去,白露受惊不小,差点喊出了声,愈发紧紧的抱着男人的腰。

    所谓的我们躺下来,她却是躺在季寒声的身上了,低头就看到身下的男人笑得那么妖魅勾魂,白露又是急又是气。

    慌忙的说道:“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季寒声故意撑起顶了顶白露,“说说看你哪里错了?”

    白露咬了咬牙,气狠狠的说道:“我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让你送我来白家!”

    季寒声摩挲了一下她的脸颊,笑着问道:“恼了?”

    白露终于知道什么叫恃宠而骄了!

    比如现在,季寒声应该是喜欢她的,所以才会答应了她所有的条件,甚至小心翼翼的照顾着她的感受和情绪。

    她只要佯装生气就能牵动他的情绪,不是恃宠而骄是什么?

    白露撅着嘴唇,因为他霸道的吻过她的唇瓣,此刻的唇便被着了最自然的色泽,堪比最好的唇彩,娇艳欲滴,“你欺负我!”

    “欺负?”季寒声挑了挑眉,“恩,确实是“欺负”,我就喜欢欺负你。”说话间季寒声将椅背升了起来,他虽顺从了白露的意愿,但却把她的小心思都看在了眼里。

    暗暗告诉自己别急,别吓着她,所谓三十六计攻心为上,他要白露的心,志在必得。

    此刻的举动,不过是为了小小的“欺负”一下她。

    他们的第一次不能这么仓促,更不会这么草率,在这件事上季寒声更想追求完美,追求极致的贴-合,身-心的交-汇。

    她的身体,她的气息,都是他想念已久的,也只有她才能轻而易举的挑起他的欲念……

    季寒声坐直了身子,依旧抱着白露,白露感受到了身下的某物,当真是动也不敢动,只能任由他抱着。

    “刚才当着我的面,抱着白梓骁你说你有没有错?”一边是兴师问罪,一边是男人的手,带着魔力似得在她的背上摩挲,惹得她一阵轻-颤,。

    白梓骁是我哥哥!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白露哪里敢说没错?

    “我错了……”她有些不情愿的承认了错误。

    “跟乔司白共进晚餐,你说有没有错?”季寒声加重了摩挲的力道,似乎要勾出蛰伏在白露身体里的欲-望,催促着她饥-渴的因子寻求释-放。

    ……这是我能控制的吗?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

    “嗯……我错了……”白露有气无力的拉长着尾音回答着季寒声。

    “隐瞒白梓骁我和你的关系,你说你有没有错?“

    白露无力,柔声应着:“我错了……”

    季寒声挑起她白皙柔滑的下巴,强迫她潋滟、氲着水雾的眸子迎视着他的眼睛,“心口不一。打算什么时候告诉白梓骁我们的关系?”

    季寒声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但考虑到白露和白梓骁兄妹情深,所以白梓骁的看法对白露的影响很大,他不能不在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