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37章 我会吻你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乔司白穿了一套休闲的铁灰色西装,依旧衣冠楚楚,气质如玉。倒是手里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东西。

    白露有些失望,本来还想着再跟乔司白见面的时候,能收到签字的离婚协议呢!

    乔司白是白露法律上的丈夫,只是还没等白露开口说话,白心妍倒是比她积极,已经站起身冲着乔司白笑道:“乔大哥,你来啦,快来坐!”

    绿茶婊果然会装,不知道的还以为白心妍才是他老婆呢!

    白露只是坐在那里,淡淡笑着瞥了撇嘴,但拿着筷子的手还是顿了一下,抬眼就对上了白梓骁的目光,她微微一笑,掩盖了眼波里的情绪。

    白世荣和白浩文他们对乔司白的态度都很好,甚至比对她和白梓骁还要好很多,但现在白露不在乎了!

    亲情是缘分,但情分却浅薄的可怜,她之于白家,除了那半点血脉做维系之外再也找不出别的东西了。

    饭桌上大家话都不多,很多时候都是白心妍在说着点什么。

    白露没有来白家之前,白心妍就是白家唯一的千金小姐,那才是被白世荣宠在心尖的女儿!

    就算白心妍说错了什么,白家上上下下也都不会说什么重话。

    白露吃了一会儿就搁下了筷子,因为她的手机响了。

    她站起来欠了欠身,一脸的歉疚,“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

    白世荣淡淡的看了一眼,沉声说:“去吧,说不定是工作上的事情,别耽误了。”

    白露拿着手机走了出去,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闹钟!

    她不过是定了个时间,掐着时间让闹钟响起来,假装是来了电话,也只有这样才能有好的借口早点离开白家。

    过了片刻,白露急匆匆的赶回了餐厅,一脸焦急的神色,“爸,公司里有急事,我要过去一趟。”

    既然是公司的事情白世荣他们也不好说什么,饭什么时候都可以吃,工作上的事情有时候不能耽搁。

    白露刚走到门口,就被乔司白拉住了手腕。

    乔司白来的时候就看到了别墅外停着的那辆限量版布加迪,当时季寒声正靠着车身抽烟。

    他放下碗筷追着白露出来,眼看着白露就要开门走出去,心急之下,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白露!”

    乔司白已经一年没碰过白露了,就算是结婚婚礼上他拥抱她,他牵着她的手中间也隔着一层纱幔,一副手套。

    如今他的手指触摸到她白皙柔软的肌肤时,心底有一丝异样划过……

    白露皱了皱眉,她一转身,突然奋力的甩开了乔司白的手!

    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射出的眸光极其锋利,似是要将乔司白千刀万剐,“乔司白,别用你的脏手碰我!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离婚协议你再不签字我们就准备法庭见吧!”

    乔司白的眸光瞬间黯淡了,他两道眉皱着,几乎拧到了一起,温怒的说道,“当初你缠着我的时候可没见你嫌我脏!”

    这个男人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最近的白露完全变了一个人,变成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是因为季寒声?

    想到这里乔司白的怒火烧的更旺了!

    白露听到乔司白提起了过去,心里没有丝毫的怀念,只有后悔和怨怼。她十六七岁开始的大好年华都耗在了乔司白这个人渣身上,怎么能不悔,不怨?

    “谁没有遇人不淑的时候?我现在跟你说的很清楚,我们之间只有一个话题可以沟通,那就是在民政局谈离婚!如果你耗着不离婚也可以,到时候你也别想好过,你要是喜欢带着绿帽子满街跑,我也会成全你。”

    如果再抖出乔司白出-轨的消息,乔司白个人名誉会受损,就连白氏集团也会受到影响。

    白露言辞粗俗,说的乔司白脸色一红一白。

    “白露,别说我出-轨,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和季寒声算什么?别装清高!”乔司白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露笑了笑,一副不以为意、当你放屁的淡定表情,鄙夷道:“那就离婚啊!怎么着,你又不想离婚了?”

    她狡黠的一笑,看上去会让人觉得是在对乔司白放电。

    说话间她白皙的手拉住了乔司白的领带,一点点缠绕在细长的手指上,将乔司白的脸拉低、再拉近。

    两张脸近在咫尺,白露看着这张曾经将她迷得神魂颠倒的脸,只觉得十分陌生,明明是看了这么多年的脸,本应该十分熟悉的,事实上他们原来这么陌生!

    脸颊贴近,欲吻不吻的距离,她的鼻翼间全是男士香水味,乔司白和季寒声不一样,他不抽烟,靠的再近也闻不到丝毫的烟味。

    乔司白闻到的不是自己身上的气味,一个人对自己的气味往往十分熟悉,鼻子都适应了,所以他嗅到的全是白露身上淡淡的清香,似花香似果香。

    他睁大眼睛看着白露,只见她娇艳欲滴的唇越靠越近……

    乔司白鬼使神差的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他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但,没有预期的事发生,耳边拂过阵阵的香风,是白露凑近他的耳朵,用带着笑意的语气说道:“司白,你以为我会吻你?”

    乔司白眼皮闪动,嚯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完全陌生的白露,像是看到了一个女魔头。

    映入他眼帘的全是白露讥讽的笑,“乔司白,你不配!我说过不会再围着你乔司白转了。这世界就是这样又比较才能知道好坏,有比较才会有区别。我追着你跑了这么多年,现在站在季寒声身边才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不能为了一棵歪脖子树而丢了整片森林。女人不能在一个男人身上吊死,多经历几个男人有时候是好事。”说完白露也松开了萦绕在指尖的领带,“你要是个敢作敢当的男人就早点把离婚协议签了!”

    出乎意料的,乔司白捏住了她的下颚。

    他似笑非笑,情绪捉摸不定,挑了下眉毛,意味深长的说道:“是不是男人,或许你应该试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