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31章 温柔深吻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咽了咽口水,眸子轻轻的颤着,写满了不确定,“季董,你这么说是为了看我出丑?”

    季寒声笑出了声,他勾起白露的下巴,“看你出丑?如果真想看你出丑我有上百种方法,但绝对不是这一种。”

    白露受惊不小,她瞪大眼睛依旧不可置信的看着季寒声!

    季寒声的笑逐渐变的有些无奈,饶是口才出众如季寒声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似乎不管他怎么说眼前的小女人都会惊慌失措。

    男人猛的揽住她纤细的腰,低头俯身径直吻了上去。

    细细麻麻的吻悉数落在她的额头、眼睑、鼻端、脸颊,这次的吻不再狂狷霸道,不再是烈火熔金的野蛮,而是微风拂面的温柔。

    白露晃了神,被吻得丢了心神,更是身不由己的沉溺在他温柔的吻中。

    她凝脂雪白的手臂攀着男人的肩膀,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

    直到她呜咽着“嗯”出声!

    唇齿分开之后,白露抵着他的额头喘气,看见他眼里的那一抹眸光,惊艳惑人。

    季寒声那双指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带着灼人的温厚气息,轻轻地摩挲着她微肿的唇瓣。

    深邃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白露,深情中带了几分威胁霸道的成分:“别拒绝我,更别想着从我身边逃开!”

    白露的唇是菲薄的红,她的气息依旧有些不稳,潋滟的眸子里依旧带着不确定。

    她看了一眼情动的季寒声,这个商业奇才、金融巨子怎么会看上她这样的女人?

    这不科学啊!

    男人的眸色幽深,白露看不懂,看不清,更猜不透这是男人是真心真意,亦或是步步为营的算计?

    特别是这双眼睛,太熟悉了!似曾相识但无从考据……如果季寒声说着口是心非的话,却可以柔情万种,她白露哪里能招架的住?

    “总要给彼此机会相互了解。嗯?”男人的手摩挲着她的脸颊,拉长的尾音,温润动听,宛如天籁。

    季寒声所说的彼此了解哪里是真的彼此了解?

    十年不见他谈不上完全了解白露,但他看人很准,对白露的了解已经八-九不离十。所谓的相互了解,不过是给白露一个缓冲的时间,让她重新认识他,了解他。

    白露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好,你先放开我!”

    然后她幽幽的说道:“在离婚之前你不可以碰我,更不可以亲我。”

    白露自己都没想到她的声音会如此娇滴滴的婉转,顿时脸色更红了。

    男人笑着说道:“好,我说过,等等也是可以的!”

    ……这句话好耳熟!

    白露的脑子”叮“的一响,就是那天,她刚入职帝景就被安排陪同季寒声出差。也是那一天,季寒声淡淡说了一句“等等也是可以的。”

    那句话似无意的感慨,当时她没起意,如今联想起来,心里莫名的一动,这个男人是真的深情不寿,还是步步算计?

    腹黑算计如季寒声,真的会不碰她,不亲她?

    ……这事儿不靠谱!

    “白家、以及我已婚的现状你也清楚。以前每次家宴,我都害怕我的妈妈和另一个女人以同一个男人妻子的身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心惊胆颤。那个女人看我和哥哥的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好像我们是垃圾!所以季寒声别把我想的太完美……”

    艰涩的时光恍然如梦,亦如流水,一去不返。

    后来母亲沈月凉去世,白露再也不愿意继续住在白家,好在乔司白愿意娶她,所以他们立刻就订婚、结婚,她得以脱离了白家。

    如今想来,当时太仓促了。

    季寒声揽着白露的肩膀,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多年的恋人,又像是熟稔的夫妻,他们这么站着,就算不说话也十分美好。

    “我懂!或许,造成这一切的人真该下地狱!”他说。

    白露一抬头,突然看见这个历来妖魅、冷冽的男人眼中转瞬即逝的一抹狠戾和悲凉。

    季寒声很快回过神来,笑着轻拍了一下她柔软的发顶,转瞬间就把那些情绪扫空了,白露再看倒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嗡嗡嗡……”白露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挣脱出季寒声的怀抱,笑了一下,“季董,我去接个电话。”

    白露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

    “您好,请问哪位?”

    电话那端一时无声,白露将手机从耳朵旁移开,看了一眼屏显,显示正在通话中。

    挑挑眉,她尴尬的笑着看了一眼季寒声。

    季寒声已经抄起白露桌上的那杯咖啡,整个人悠哉的踱步往外走去。白露“哎~”了一声,直接被无视了!

    季董您喝的都是现磨咖啡,我泡的那是速溶的好吗!

    电话里传来男女对话、大笑的嘈杂声,乒乒乓乓的撞击撞击声,白露皱了皱眉:“请问是哪位?”

    “秦无阙。”掷地有声的三个字,带着轻佻和玩世不恭的笑意,白露承认这声音不难听,甚至很清冽悦耳。

    但她的眉却拧的更厉害了,“秦公子,有事么?”

    她和他可没什么交集,也不想有任何的交集!

    “乔太太!”听到秦无阙这么喊,白露一时一愣。

    这还是第一次听人叫她乔太太,却是从一个混蛋禽兽嘴里说出来的!

    秦无阙竟然调查了她!

    电话里随后就传来了秦无阙的笑声,“别那么见外,没事儿就不能打个电话了吗?而且,我和司白也是有些交情的。那天在艳倾夜总会是我出格了,想跟乔太太当面道个歉。”

    白露坐回座椅里,手指揉了揉太阳穴,浅笑道:“秦公子,那天的事情我都忘记了,当面道歉就不用了。”

    “秦少,轮到你了!”电话里传来另一个人的喊声,看来秦无阙正在和太子党的人玩着呢。

    嘈杂声渐止,但是,这禽兽是不打算挂电话了啊!

    “说来都是我不对,怎么就这么没存在感?隔了一天你就把我忘了!我倒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的一心念着你呢。唉!我也是情难自控,一摸就硬真的是头一遭啊!倒是没想到你已婚了!啧啧啧……看来本少爷最近口味很重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