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30章 表白心意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腿长步子大,几步就走到了白露的面前,白露已经站起了身,她低着头,叫了一声“季董。”

    男人眸光流转,嫌弃的扫了一眼办公桌,绕过桌子往白露身边走去。

    白露明显是愣了一下,有些仓促的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

    男人身材挺拔,健壮的身躯就这么站在她的身边,妖魅的五官看上去没有任何的情绪。

    他比白露高出一个头,就那么居高临下的垂首看着白露,男人身上的气场十分强大,是一种成熟又性感的男性气息。

    白露一吸气,属于季寒声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迅速的钻进了她的鼻翼,渗透到她的四肢百骸。

    一直以来白露都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特助,办公室够宽敞了,但季寒声就这么站在这里,竟生生给人一种狭小逼仄的感觉。

    她的整个办公室里充斥着季寒声的味道,清新冷冽!

    这气息将她整个人团团围住了……

    白露双手微微一动,淡淡的柳叶眉一拧,刚准备从桌子的另一边走出去,却被季寒声按住了肩膀。

    男人出手让她有些意外,他就像是察觉到了她躲开的意图,忽然伸出手,很霸道的按在了她的肩上。

    白露无语,扭头看了看男人搭在她肩膀上的手,那双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季寒声长得很好看,不止是好看,而是一种一眼惊艳的妖孽!

    他这样的主动靠近和近距离的肢体接触,这种若有似无的暧-昧感觉,让白露的心跳不受控的加速!

    男人的指端下,酥-麻一阵一阵的荡入心尖,白露微微红了脸。

    她垂眼偷瞄他身上的衣服,黑色的衬衫,烟灰色的西裤,线条流畅,俊逸修长。

    衣服下面是什么样的光景,美男出浴时的季寒声有多诱-人?

    白露只能逼着自己不去回想!

    季寒声撑开五指,若有似无的揉着她的肩胛,他一只手托起了白露的下巴,两个人四目交接,他的眸光深邃幽沉,她的眸子闪烁不定。

    男人薄唇一勾,开口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怎么?很紧张吗?亲都亲过了还怕我搭你的肩膀?”

    白露抿唇不语,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男人这副样子,她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她下意识的放缓呼吸,努力试图往后倒退一点,跟季寒声隔开一个安全距离。但季寒声却是更用力地按住了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弹。

    办公室是磨砂玻璃隔开的,外面虽然看不到里面,但站在里面可是将外面看的清清楚楚。

    白露看到陆晋从她办公室前面走了过去,不知道是不是在找季寒声?

    这是时隔三日后,她和他的碰面,她想过很多种情况。

    比如和季寒声恢复如初,他们就是普通的上下属关系。也想过季寒声对她鄙夷和无视!但事实上却远比白露想象中的要暧-昧!

    “季董,请自重。”

    季寒声闻言妖凉的一笑。

    他如玉般白皙的右手已经缓缓下移,覆上她的腰间,她的腰肢原本就是妖娆的曲线,男人只是下意识的单手揽了上去。

    “我的自重分人、分场合。”季寒声噙着笑,他已经低下头,唇也滑到了她的耳际。

    觊觎已久的那枚耳垂也近在嘴边,眼看着就要含进嘴里。

    白露慌了,这也算分场合?办公室难道不是该避嫌的场合吗?

    她推搡着季寒声的胸口,“季董,这里是办公室!”

    白露的提醒却没能止住季寒声的动作,但季寒声也没有继续骚`扰她的耳垂,“你是说,如果不是办公室我们就可以?”

    说罢,男人还故意顶了顶了她!

    白露唰的红了脸,立刻反驳,“当然不可以!我还是乔司白的妻子。”

    季寒声直起身挑了挑眉,“可是怎么办呢,你说我没有女人很奇怪?你心里也很好奇是不是?”

    白露哪里敢说好奇,她当即摇头,“不,我不好奇。”

    ……不过就背后说了句,怎么他就知道了?

    她百度过季寒声的信息,但关于他本人单独的信息很少,大多都是跟陆晋一起出现,很多人会觉得他低调神秘,也有人觉得他怪癖多,甚至搞-基……

    “我倒是很好奇你的离婚手续办到哪一步了?”季寒声说着紧了紧箍着她的手臂,白露被迫紧贴着季寒声。

    白露一手揪着季寒声黑色衬衫的前襟,一手去推他结实的胸膛,“我已经把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交给乔司白了。季董,你放开我,我们有话好好说。”

    白露面色无异,但她心里却是止不住的腹诽季寒声,就算他是季寒声也和别的男人一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既然有心仪的女人为什么还要招惹她这种已婚的?

    季寒声:“看看你防备的眼神,嫌弃我抱着你?”

    哪怕是这样简单的情绪竟然也落在了季寒声的眼里!这个男人到底是太懂她了,还是眼睛太过于犀利了?

    白露咬了咬唇,眼瞅着再不说话说不定季寒声就真的又要吻她了,干脆一咬牙说道:“季董你心里应该有心仪的女人吧,为什么还要跟我这个已婚的女人纠缠不清呢?到时候要是曝光了,我被大家口水淹死了事小,要是连累您一世英名被毁可就事大了!”

    白露说完眼里已经氲了水汽,突然有一种酸涩从心底深处涌出,心情十分复杂,莫名的烦闷、无助。

    且不说她嫁过人,就算没嫁过人他们的差距也不止一点点,她很有自知之明,不会不切实际觊觎季太太的位置。

    季寒声松开了箍着白露的胳膊,嘴角漾出了一抹完美的弧度。

    他看了一眼白露,娇小的身子就站在他的眼前,小小的、软软的女人带着丝丝的倔强。

    季寒声笑着伸出修长的手指,撩起了白露脸颊上垂下来的碎发,将发丝温柔的拂到了她小巧、温润的耳廓后。

    “白露,跟乔司白离婚后跟我交往吧!做我季寒声的女人,我可以等你!”

    他都等了10年了,不差这一时……

    等她?

    白露不再推搡季寒声,而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妖魅带笑的脸,心脏砰砰的狂跳,她觉得自己幻听了,否则季寒声怎么会跟她表白?

    ……这是表白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