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8章 怎么泡妞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亲自下厨做了小米粥,细火慢炖熬的很烂。

    他还按照顾景月的喜好做了几个清爽的家常小菜,清炒莴苣、韭菜炒蛋。

    莴笋和韭菜都是不远处菜园子里顾景月和周瑜亲手打理的菜,纯天然有机无公害蔬菜。

    季寒声在这里住了三天,顾景月的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不再竭斯底里,不再战战兢兢、疑神疑鬼,情绪也好多了。

    饭桌上,坐着季寒声、顾景月和周瑜。

    周瑜不时给季寒声夹菜,季寒声面色恬淡,“不用客气,你自己多吃点。”

    话里话外温和有礼,不亲昵也不疏远,周瑜微微红着一张脸,低头喝粥。

    “妈,您尝尝看儿子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季寒声一边说着一边替顾景月夹菜,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

    在农家宅院里的季寒声不再是海城人人惧怕的商贾奇才,他不冷冽,不妖魅,只有为人子的谦和有礼,气质如玉。

    天气炎热,但早饭后,季寒声还是会陪顾景月出门散步。

    沿着小路走过去有一个池塘,池塘四周都是高大的杨树,有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似是弹奏着大自然最美的乐章。

    阳光透过树叶投射到地上,斑斑驳驳。

    顾景月穿着白色棉麻的短衫、长裤,宽松舒适。

    季寒声穿着休闲的白色衣衫、烟灰色的长裤,在这里他很少穿黑色。

    顾景月挎着季寒声的胳膊,两个人走的都很慢,远远看背影很多人会觉得这是一对恋人。

    这个俊美无匹的男人十分引人注目,偶有村里的人经过都会扭过头看看他们。

    季寒声站在池塘边,嘴角噙着优雅的笑,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事,忽然笑出了声。

    “寒声?”顾景月轻声喊了儿子的名字。

    “妈,怎么了?走累了吗?”季寒声顿住步子,关切的问道。

    “没事儿,妈就是高兴。你不用一直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太婆,回去吧!帝景需要你,你也该回去多陪陪女朋友,人家姑娘愿意跟着你不嫌你闷,说明是个好姑娘,你好好待她。等时机成熟了,等妈的病情好转了你带她过来。”

    季寒声微勾着唇角,笑着听顾景月缓缓的说话。

    他身形挺拔的站在那里,浓密的眉毛稍稍扬起,头发墨黑,脸上的皮肤白皙,英挺的鼻梁到上翘的嘴角,弧度完美得一塌糊涂!

    顾景月心生感慨:看来她的儿子终于开窍了,是真的动情了!

    “妈,儿子过段时间就带她来看您。”

    有了季寒声的话,顾景月笑得更开心了,她的儿子她了解,说一不二,一诺千金。

    季寒声扫了一眼小池塘,住在民宅的这两天每到下午他都会来这里钓鱼,钓出来的鲫鱼都很瘦,长得也不大,但却是炖汤的好料。

    “妈,您跟我一起去钓鱼吧。中午给您炖鱼汤喝!”

    小池塘的边上还放着他钓鱼的装备,这里是乡下,周遭民风淳朴,就算把东西仍在池塘边也很少有人会拿走,更别发生偷盗这种事了!

    季寒声是商人,时常忙的昏天暗地,但他也是个钓鱼高手,钓鱼装备自然不差。

    比如他放在池塘边的这套渔具,单单一根喜钓郎黑坑一号的鱼竿售价已经高达15万。

    季寒声从一旁拿出了另一根鱼竿,上好鱼饵后递给了顾景月。

    顾景月笑着坐在他的不远处,她是醉翁之意不在鱼,单纯是为了多跟儿子呆一会儿,享受母子相处的时光。

    傍晚,陆晋和司机来接季寒声。

    是来顾景月这里,所以季寒声吩咐陆晋低调,此行相比之前的阵仗着实低调。

    但,依旧是牌照海n00000的黑色迈巴赫,司机开车,陆晋坐在副驾驶座,季寒声坐在后座。

    季寒声坐在车里,手里拿着文件,身旁也搁着一沓文件,有的被他放在了座椅上,有的散落在他的腿上,男人埋首文件,犀利幽深的眸子一行行的扫视着。

    陆晋坐在那里拨打了白露的电话,“白露,季董的行程你今天重新排一下,明天开始先把重要的日程提到前面。”

    “……”

    白露两个字让季寒声走了神,他从文件上移开眸子,看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陆晋。

    季寒声扭过头看着车水马龙的街头,虽然还没到下班高峰时段,但越近市区路况越发的拥堵。

    海城的市花是广玉兰,不远处有个公园,远远能看到枝繁叶茂、高大的广玉兰。

    这座金融大城绿化也极好,他们的车子正在台北路上行驶,两旁都是树大根深的梧桐树。

    有情侣撑着伞,挽着手臂或者揽着肩膀在逛街,他们喜笑颜开,幸福而肆意。

    季寒声收回了视线,都说人人艳羡他,他住着豪宅,坐着豪车,一个决策能决定上亿的资金流动,但没人知道他有时候却艳羡那些幸福而肆意的情侣,或者为柴米油盐而奋斗的夫妻。

    想到这里,季寒声勾了勾唇,罢了,这么说反倒惹人冷嘲热讽,说他坐着说话不腰疼,钱多了撑得。

    “陆晋,你知道怎么追女人吗?”

    季寒声的话一出口,开车经验丰富的司机一个失神撞上绿化带!

    陆晋的心脏更是砰砰砰的狂跳,他抬手用衣袖擦了一把汗……

    陆晋跟在季寒声身边多年,虽不至于失态,但也是一愣,总觉得是自己幻听,听错了吧!

    陆晋闪了闪神,“季董……”

    说完陆晋转过身看了一眼季寒声,只见季寒声眼底一点点微蕴的笑意正在舒展开来,这个妖魅的男人因为这笑意反而显得十分矜持高贵!

    妖孽!陆晋在心里感叹一声!

    他做特助也是有风险的,对着季寒声这么妖孽的美男子真的很影响自己的审美,他不怕以后自己找不到心仪的女子,就怕自己从直的被掰成了弯的!

    这年头男颜祸水也是有的,季寒声绝对当仁不让的是第一祸水!

    季寒声不温不怒,再次开口问道:“你知道怎么追女人吗?”

    陆晋这次听清楚了,季寒声是真的在问怎么泡女人!

    可是……季寒声这样的男人还需要追女人么?他勾勾手指女人都能排到黄浦江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