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7章 洗洗睡吧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秦无阙瞥了一眼窝在沙发里的苏暖,“你们谁对这个女人感兴趣就带过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话一说完,有个男子已经准备起身去抱苏暖。

    苏暖平胸但长相出挑,肤白似雪,气质也好!尤其现在喝醉了,更多了几分酒后娇滴滴的媚态。

    “你敢!”

    白露喝斥出声,声音很大,吓的那男人倒是一怔。

    “秦无阙,你喷着古龙香水也掩饰不了你身上的混蛋味儿!你一个大男人为难我们两个女人算什么?”

    秦无阙撇着嘴抬起了胳膊,白露却是下意识的偏头躲了躲,是真怕秦无阙这个混蛋动手打她!

    他嗅了嗅自己身上的气味,烟味、酒味、女人的脂粉味,还有淡淡的古龙香水味……

    包厢里空气都凝滞了,在海城就算秦无阙真的混蛋,但谁敢这么不留情面当着他一众哥们打他脸?

    大家不由的看着白露,佩服这个娇小的女人,也替她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这下应该是真的有好戏看了!

    白露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僵持的寂静。

    “我从来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虽然你从来不曾对我着迷

    我总是微笑的看着你

    我的情意总是轻易就洋溢眼底……”

    彩铃是王菲的《矜持》,之所以用这首歌是因为乔司白,它不止是彩铃,更像是白露自我催眠的魔咒。

    白露掏出手机还没来得及看来显上的名字,手机就被秦无阙抽了过去。

    秦无阙皱着眉,声音像是淬了冰渣,冷冷的,“你是季寒声什么人?”

    这个电话竟然是季寒声打过来的!

    白露转过头,对上秦无阙审视的眸子,“什么关系?当然是如你所见!你觉得季寒声为什么大半夜会打电话给一个女人?”

    “啊”男人忽然一推,白露猛地跌坐在了沙发里,胳膊撞在沙发一角,疼的脸色煞白。

    秦无阙低下身抽出了两张餐巾纸,擦了擦手,一边擦一边愤怒道:“晦气!你们给我滚!”

    白露心里一喜,没想到自己赌对了,她不管秦无阙和季寒声之间有什么纠葛,只要能脱身别的就不管了!

    手机屏幕上还在闪烁着季寒声的名字,但这时候也没时间接电话,他架住苏暖就把往外走。

    直到两个人消失在门口,秦无阙恼怒的将西装扔在了沙发上,“博贤,给我查那个女人,要快!”

    “好嘞!”

    秦无阙对什么都感兴趣,但惟独对季寒声的女人不感兴趣,避如蛇蝎,出于什么原因,就连博贤都不知道。

    白露架着苏暖,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夜总会,把苏暖安置在后座之后她才回拨了季寒声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过了一会,再拨过去却是提示已关机,白露不以为意的将手机丢在了副驾驶座上。

    季寒声已经两天没有去帝景集团,他一直在市郊的一座宅子里。

    宅子并不是卧琥居那种奢华的别墅,而是很普通的一栋民宅,白墙红瓦,院子里种着枇杷树、枣树。

    “妈,咱们乖乖吃饭,我保证过一段时间带她回来见您还不行吗?”厅堂里,季寒声眉眼带笑,声音温润。

    这个女人是季寒声的母亲,顾景月。近50岁,但保养的极好,所以单看她的外表也不过四十来岁。

    一看就是个极有修养的女人,眉目温润,气质华贵,可以猜想到年轻时是何等的艳压群芳。

    “你都28岁了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这说的过去吗?你这个样子,妈到时候真的死不瞑目……”

    听到顾景月起死,季寒声微微拧了拧眉。但这是他的母亲,怒的不得,都说老小孩,老小孩,还是哄着吧!

    “说什么死,您还要看着儿子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呢。”

    他就蹲在顾景月的身旁,眉眼带笑,满脸无奈的拍着母亲的背,听她徐絮絮叨叨的报怨。

    没有人能想到杀伐果决、冷冽无情的季寒声是这般的孝顺,在母亲面前他温润如玉,只是单纯的人子。

    顾景月稍微吃了点东西,季寒声又陪她散了会儿步。

    睡下的顾景月半夜里醒了过来,已经是11点,但季寒声正在隔壁房间处理公事。

    他守着母亲没办法去公司,虽然帝景集团有高水准的团队,他不在也能照常运作,而且陆晋做事也颇有几分季寒声的魄力和手段。

    但有些决策还是要他亲自拿定主意。

    不在公司,只能通过邮件、视频会议操作。

    “寒声。”顾景月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随后是“吱”推开门的声音。

    “寒声,你给那姑娘打个电话好不好,妈想听听她的声音。我知道现在很晚了,但是妈心里就是不踏实。”

    面对顾景月的请求,季寒声不忍拒绝,他拨打了白露的电话,没想到却是无人接听。

    “妈,她八成是睡了。咱们再等等,我过段时间带她来见您好不好?”季寒声关了手机,揽着顾景月的肩将她送回了卧室。

    季寒声坐在床边守着顾景月,直到她入睡后他才走出卧室。

    市郊跟城里不同,站在院子里夜风吹过,空气闷热但带着清新之气,季寒声长舒了一口气,这才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开机,时间已经接近凌晨。

    白露刚才为什么不接电话?

    季寒声疑惑的再次把电话拨了过去,刚拨了他就挂断了。

    偌大的庭院里只有季寒声一个人,他身材颀长,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看上去是少有的迟疑不决。

    这个电话,他最终没有拨出去。

    这个时间打电话说什么合适?

    关心的话说多了越发显得欲盖弥彰,责备的话说了又显得莫名其妙。

    季寒声压下了身体里的流氓因子,与其在这里意-淫的想着白露还不如去洗洗睡吧。

    再待一天,等母亲的状况稳定些了再回去,等等也是可以的!

    翌日,季寒声起床后就看到庭院的香樟树下,躺椅里的母亲,墨发挽着发髻只让人觉得岁月静好,丝毫看不出是久病之人。

    客厅里,佣人周瑜已经准备开始做早餐。

    周瑜和季寒声一样大,28岁。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28岁已不小了,她却甘愿陪着顾景月多年,甘愿大好年华流逝……

    季寒声走过去,接过了周瑜手里的食材,温声说道:“我来吧。”

    看得出来季寒声对她很客气,这个周瑜不仅仅是佣人那么简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