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6章 一摸就硬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秦无阙点了一根烟,白露沉默间,他正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烟,飘渺的烟雾模糊了男人的脸庞。

    白露乌黑浓密的睫羽眨了眨,娇滴滴的眸子转动着,本以为秦无阙不会注意到她的变化,那个男人玩世不恭,但狭长的眸子微眯着,已经将白露的变化悉数捕捉进了眼里。

    他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说道:“继续玩儿。”

    包厢里男人说话声、女人娇-嗔声渐渐多了起来。

    白露依旧站在那里,她不能丢下苏暖,可跟秦无阙玩一个游戏,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玩的起!

    秦无阙沉默着抽烟、喝酒,因为沉默,他脸上的表情显得愈发的玩味。

    包厢里的灯光投在他英气逼人的面孔,调和着刀削的五官明明暗暗。

    “秦少。”白露沉思片刻,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终于开口打破了她和秦无阙之间的沉默。

    这沉默像是上演了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她是颤颤惊惊的老鼠,秦无阙是张狂的猫!

    秦无阙闻声浅笑着闪了闪神,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

    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西装价格不菲,白衬衫开着三颗纽扣,衬的他倒是气质如松,白露第一次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衣冠禽兽!

    “想好了?你只能回答玩或者不玩!”秦无阙的脸上已经扬起了笑意。

    这个男人笑起来倒是俊逸的眉目清润!

    白露没有拒绝的理由,她选择了:玩!

    “好,我跟你玩一个游戏,但是,希望秦少到时候不要食言,放我和苏暖回去。”

    秦无阙扬了扬眉:“好说。”

    说罢他扬起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啪”的打了个响指,整个包厢里都安静了下来。

    白露也注意到了,她看到在场的女人们全都异常激动,满面红光的十分兴奋……

    一个个恨不得冲上去扑倒秦无阙,吃掉秦无阙一般,都是一副“蹂躏我吧”的模样!

    白露心跳噗通噗通噗通,是真的紧张,她抬起一只手,微微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很快有人端了东西上来,托盘底部是一块土豪金颜色的锦帕,上面放着的竟然是几颗鸡蛋……

    白露看着服务生端上来的鸡蛋,心里愈发觉得莫名其妙。

    生鸡蛋还是熟鸡蛋?

    白露最先想到的不是用鸡蛋玩什么游戏,而是这鸡蛋生的熟的啊?

    她一双眼睛注视着盘子里的鸡蛋,秦无阙却是玩味的笑着,一瞬不瞬的看着她的娇俏的脸蛋。

    在场有几个女人已经窝在了男人的怀里,咬起了耳朵,“嗯~人家也想玩嘛!”

    “乖啦,等秦少玩完了就换你。”男人勾着女人的下巴一脸的情-色,说完就吻上了女人嘴,旁若无人的辗转缠绵了起来。

    白露指了指放在玻璃茶几上的鸡蛋,“这个……是熟的?”

    还没等秦无阙开口说话,一旁的男男女女都发出了“切~”的奚落声。

    “有没有搞错,没玩过咩?”

    “哇欧,秦少这妞够纯啊!”

    白露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微微红了脸。

    秦无阙拿起了一个鸡蛋,举高,对着烟灰缸松开手,“砰”鸡蛋顿时破了壳,蛋清、蛋黄慢慢的流出了蛋壳,沾着烟灰十分恶心……

    白露咋舌!

    博贤站起身,笑呵呵的看了一眼白露和秦无阙,“无阙,这个妞一看就没玩过,我不介意给她做个示范。”

    这个叫博贤的男人刚说完,他身边的女子就站了起来,扭着水蛇腰走到茶几旁拿起了一个鸡蛋。

    然后蹲在了男人的面前,男人两条大长腿,笔挺的站在那里愈发显得姿态暧。昧,姿势撩人。

    女子捏着鸡蛋从裤腿处将鸡蛋塞了进去,然后一只手也跟着塞了进去,推着鸡蛋往上游走。

    鸡蛋摩挲着男人的肌肤滑过小腿、大腿,再然后滑过男人敏感的部位。

    麻麻的感觉在博贤身上游走,他已经忍不住的闷哼出声……

    “直播、直播、直播!”

    男人们开始起哄,女子依旧蹲在那里,娇媚的笑着还做了个舔唇的动作。

    她将手从库管里伸了出来,外面的手隔着西裤捏住了鸡蛋,然后手从另一个库管摸进去,鸡蛋也滑了过去,慢慢的、缓缓的从库管处滑了出来。

    “看明白了?从一个裤管将鸡蛋运到另一个裤管,别弄碎了,如果碎了……”秦无阙一边抽着烟,一边“好心”的给白露做解释。

    果然是不经调-戏的女人,不过是看着就红了脸,待会玩起来想必会更有意思!

    白露不愿再听下去了,她出声止住了秦无阙的话:“秦少,开始吧!”

    弯身拿起鸡蛋,白露看了一眼周遭的男男女女,又看了一眼几乎醉死过去的苏暖,硬着头皮站到了秦无阙的面前。

    “呵,比我还急呀!”说着秦无阙便站起了身,他比白露高出一个头,一呼吸就能嗅到女人身上清爽的气味,垂眼就能看到女人的发顶。

    秦无阙就这么看着,蓦地失神,一下子竟有些呆了!

    秦无阙是海城出了名的纨绔公子哥,游戏花丛、女人无数,也是出了名的猎艳高手,若他看上哪个女人就从来没有失手过,但还是第一次看着一个女人失神!

    他收回神思,不悦的皱了皱眉。

    声音冷冽的说道:“你以为我跟你玩木头人?”

    白露蹲下身,一咬牙,手拿着鸡蛋就伸进了秦无阙的裤管里。

    她的手温软柔滑,带着丝丝的凉意,肌肤相触,男人的肌肤温热,她的肌肤沁凉……

    鸡蛋被她的小手推着往上游走,白露缓缓站起身,目光扫到男人的关键部门,就看到那里鼓的厉害,脸色愈发的红了,她手一僵,继续也不是,暂停也不是。

    秦无阙一把捏住了白露的下巴,“怎么办?你刚摸上去呢,这还没到,他就硬了。”

    白露咬牙切齿道:“秦少!”

    秦无阙松开了手,白露依旧僵在那里,鸡蛋就在男人的大腿处!

    “呕……呕……”一旁的苏暖开始作呕,她仰面躺在那里,要是吐了八成被呕吐物噎到窒息。

    白露闭了闭眼,飞快的拿着鸡蛋原路抽出了手,“对不起,我得先带她去洗手间。”

    “你耍我呢?你觉得你走的了?”秦无阙呵斥出声,黑暗中传来簌簌的走动声。

    白露这才注意到包厢的暗处竟然有保镖……</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