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4章 出气了爽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驱车赶到第一人民医院,就按照白心妍说的病房号找了过去。

    “乔大哥,你怎么会被人抓去帝王宫那样的地方?”隔着门板,传来白心妍娇滴滴的声音,温柔似水。

    白露搁在门把上的手一顿,这么多年过去了,尤其是跟乔司白结婚后,她是第一次前所未有的质疑白心妍。

    乔司白是她的妹夫,可她一直叫他乔大哥,乔大哥。

    原来这就是两面三刀的白心妍,什么当她是妹妹,根本不是,她从来没有在心里把她当作一家人。

    她把她当作贱人生的野种,这般侮辱侮辱她的母亲!

    白露紧了紧手里的文件袋,里面装着的是事先拟好的离婚协议书。

    白露被季寒声仍在马路上打到车之后本来想直接来医院的,但是转脸一想何必眼巴巴的着急去看乔司白呢?

    她先是打车回了一趟婚房,拿了离婚协议书,然后自己开车来了医院。

    嚯的推开门,白心妍闻声转脸看向门口,乔司白也是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白露。

    “你怎么来了?你给我出去!”乔司白沙哑着嗓子用尽力气的视图嘶吼出声。

    他涨红着一张脸,额头青筋暴突。

    不知是恼怒白露跟季寒声纠缠不清对他的不闻不问,还是羞恼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当他看到白露的时候就压制不住的愤怒、羞恼!

    白露擒着优雅的笑,晃了晃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我把离婚协议书带来了,你梦寐以求的不就是跟我离婚吗?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为了让你爽我都签字了!说不定一离婚你就恢复的倍儿棒了!”

    看到白露这么爽快的签字离婚,乔司白整个人都快斯巴达了!

    白心妍的脸色很难看。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白露,双手紧紧的攥着,修长的指甲扎的手心阵阵的疼,可这疼也压不住她的震惊!

    乔司白躺在床上,面色十分不好,他没有接白露递过去的离婚协议书。

    白露讪讪的笑了笑,很自觉的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床头柜上。

    “白露,你和乔大哥……”

    白露猛的笑着转过身,“哦,你说乔先生啊。我们这次离婚了你就再也不用叫他妹夫了。不对可以叫前妹夫。”

    白露就站在床边,微笑着保持着自己的倔强和自尊。

    忽然有个手猛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竟然是乔司白坐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她。

    “白露,你……是不是爬上了季寒声的床所以才心甘情愿跟我离婚的?”

    白露甩开了乔司白的手,“乔先生,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喜欢找好了备胎再离婚吗?反正字我都签好了,你先签字吧,等你出院了我们就把离婚手续办了。”

    “你敢说你没爬上季寒声的床?你看看你的嘴唇,是个人就能看出来那是被人咬破的!”乔司白越说越激动,身子忍不住的抖了起来。

    白心妍赶紧走上前,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乔大哥,你身子弱着呢,别激动,别动气!”

    白露想起了季寒声恶劣的行径,真当她是什么啊,给一棒子给颗糖,她气狠狠的说道:“被狗咬的!协议你看看吧,签字了到时候联系我。我先回去了。”

    乔司白原本俊秀的脸都气得扭曲了。

    白露转过身,背对着乔司白和白心妍,她不屑的勾了勾唇,是个人就能看出来吗?

    可是,现在在我眼里你乔司白就不算是人!

    白心妍扶着乔司白的背,让他躺好,然后追出了病房。

    白露正在等电梯,她左手揽着右胳膊,焦灼的在手臂上一敲一敲,心里暗叫:“电梯,快来快来!”

    电梯没开,白心妍已经追了过来。

    “白露,我们谈谈。”

    白露松开了自己的手,回头看向白心妍,笑得明媚动人,娇媚似花。

    这样子的白露哪里像是老公出-轨,被离婚的女人?

    白心妍微微变了变脸,是因为季寒声吗?

    是季寒声让她变成这样子吗?不再是以前的忍气吞声,死缠烂打,也不再是以前的泪水涟涟,梨花带雨。

    白露变了,变得愈发明艳动人!

    白心妍心里一百个难受,如果说这世界上有人希望白露变得越来越落魄,越来越不堪,那这个人一定会是她白心妍!

    “谈什么?”白露挑了挑眉。

    “白露,你和乔大哥走到离婚这一步,爸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动怒的!你……”

    白露蓦地笑出了声,“白心妍,这里没有乔司白,也没有季寒声,你不用跟我装逼。我离婚或者不离婚对你来说不都是好事吗?我不离婚我是乔太太,一个已婚的女人季寒声看不上。我离婚了,是个男人都会介意我曾经有过一段婚姻,何况是商业巨子季寒声,我配不上季寒声。”

    白露一边说着一边淡淡的笑着,她敛滟的眸子盯着白心妍,如火如炬,“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爸爸动怒?爸爸什么时候看到我顺眼过呢?所以收起你那两面三刀的惺惺作态!”

    白心妍被白露的话刺激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

    “好,那我就跟你明说吧,我喜欢季寒声,所以你离他远点!”

    电梯打开了,白露一边走进电梯一边不屑的说道:“男人是你的别人抢不走,不是你的你也抢不到。你喜欢季寒声我就要离他远点?真是好笑!全海城的女人都喜欢季寒声呢,那我是不是要去火星了?”

    全海城有多少女人喜欢季寒声?

    数不清楚,只能说太多了!

    那个男人妖魅帅气,鲜少绯闻,出身名门,身价千亿,随便哪一个条件都能让女人趋之若骛。

    白心妍喜欢季寒声有什么稀奇,据说某欧洲国家的公主也是季寒声的粉呢!

    白露哂笑着睇了一眼白心妍,怨气的话说出口整个人都爽,爽,爽!

    白露是新入职的特助,很多时候不如陆晋来的熟辇,所以很多工作都是陆晋在安排。

    “白露,把季董最近这三天的行程全部延后。”

    白露照办之余很想问季寒声出了什么事。

    接下来的几天,白露都没有在帝景集团见到季寒声,她的生活变成了两点一线,不是在公司就是在家里。

    在公司,她看着陆晋忙进忙出,话到了嘴边怎么也问不出口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