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3章 好好享受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黑色豪车里冷气十足,清爽宜人。

    白露一坐进去顿时毛孔都舒张开了,那舒爽简直不敢相信!

    吹着冷气愈发的后悔刚才太冲动,有车不坐找罪受。

    季寒声给她当司机大概喜欢找虐,这男人抖m体质无疑。

    她自己有车不坐也是抖m体质啊……

    白露一坐进车里,季寒声就靠了过来。

    他做这个动作有些突然,白露先是一愣,然后整个人恨不得都贴在椅背上,她温软的红唇若有似无的擦过了男人的侧脸……

    整个车厢里的温度嗖的升高了,暧昧气息四处流窜。

    “想什么呢?车-震?”季寒声揶揄出声,甚至都想摸摸她的头发,或者敲敲她的脑袋,但他只是笑着帮她系好了安全带便坐直了身子。

    白露红着一张脸,努力忽略季寒声的话,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

    片刻后,白露才惬意的靠着椅背,转过头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季寒声。

    男人薄唇紧抿,一只手撑在车窗处,一只手搭着方向盘,眼睛专注的看着挡风玻璃外的路况。他冷着一张脸看不出喜怒,白露张了张嘴却还是没有说话。

    她心里是想到了,季寒声不问她的住址,那就是知道她住在哪里!

    白露天马行空的想了起来,不知道季寒声是看了她的入职表还是调查了她的祖宗十八代?

    悠扬的电话铃声响起唤回了白露的神智,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白心妍。

    肯定是为了乔司白的事情!

    按下接听键就传来了白心妍的指责声:“白露,这么晚你去哪里鬼混了!你知道乔大哥出事了吗?”

    白露把手机拿开离耳朵稍远些,挑了挑眉之后才柔声说道:“出事?司白出什么事了?”

    她的声音温软,语调急切,听起来特别无辜,关切之意溢于言表,就连一旁的季寒声都不由的挑了挑眉。

    白心妍是娱乐圈当红女演员,白露这演技也不差,一个比一个会演,一个比一个会装。

    “我在回家的路上,你告诉我在哪个医院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白露收起手机笑着看了一眼季寒声,小心翼翼的问道:“季董,您能送我去第一人民医院吗?”

    季寒声像是没听见白露的话似得,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

    白露重复问道:“季董,您能送我去第一人民医院吗?”

    她跟季寒声接触的时间不长,所以了解不多,但深知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有着海一般深沉的心思,这心思不是她能猜的。

    这男人像罂粟,妖魅、危险……

    有时候他看似温润如玉,风度翩翩,但下一秒可能就变成捕食中的猎豹,一口将你撕碎!

    季寒声转过头,幽幽的吐了一口烟,烟雾打在白露的脸上,呛得她一阵咳嗽。

    透过烟雾,她看到了季寒声的一双眸子,目光深沉漆黑,心里蓦地一紧。

    她这是踩到地雷,又惹到季寒声了?

    白露下意识的往车门处靠了靠。

    她躲闪的样子悉数落到了季寒声的眼里,但男人似乎没有恼怒,依旧幽幽的抽着烟,有朦胧的烟雾模糊了他隐晦的脸庞。

    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季寒声就忽然猛的将车停在了路边,白露被季寒声箍住了胳膊,一拉,撞进了男人的怀里。

    季寒声将烟蒂扔出了窗外,一手托住了她的脑袋,一手禁锢着她纤细的腰,白露本能的挣扎,但撼动不了分毫。

    男人的手好看且有力,覆在她腰间并缓缓往下移,白露忍不住轻-颤了起来,这种又酥又麻的感觉依旧陌生,但很舒服……

    脸贴近,鼻尖对鼻尖,男人唇齿间的烟味盈满了彼此的心扉,白露彻底愣住不敢再挣扎,唯恐动一下这嘴就真的吻上了!

    她不动,僵坐在那里,但季寒声还是吻了上来,男人的吻强势热烈,像是热火熔金,他霸道的纠缠着她的唇舌。

    白露惊讶的看着季寒声的脸,像是面试那天那样,男人的眼睛带着审视、野蛮和攻击性。

    她的惊慌慢慢融化在了男人紧密贴合的吮-吻中,她身不由己的沉溺、配合着,但这些还不够。

    季寒声大手覆在她的眼睛上,将她的双眸遮住,女人潋滟的双眸里映出的全是情动的季寒声,那样的季寒声他自己都觉得陌生……

    “闭上眼睛好好享受。”男人沙哑出声。

    白露想挣扎,但已是气息紊乱。

    最后,直到最深的、辗转的吻都已不能再满足两个人的渴望,但这时候电话声响了起来,是季寒声的手机在嗡嗡的震动。

    白露用仅存的神智推开了季寒声,也就只有他吻得动情对她放松警惕的时候,她才能撼动他的钳制。

    这么晚打电话给季寒声,那一定是重要的事!

    季寒声为了惩罚她的不乖,突然狠狠的咬了一下白露的嘴唇,白露吃痛“嘶”的叫出声。

    “……好,我过去。”季寒声这才转而接听了电话,声音平和有礼。

    白露一边假装整理衣服,一边隐约听到电话里的女声,那是温柔似水的女声。

    季寒声看也没看白露一眼,轰的发动了车子,调转车头往白露家相反的方向驶去。

    白露看了一眼季寒声,心底有些恼怒,她加重了话音问道:“季董,我要去第一人民医院,你不送我的话,我可以……”

    “嗤”车子猛地停到了路边,季寒声清淡的眸色神秘莫测,让人无从猜度。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出一抹邪肆的弧度,薄的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白露心里暗暗打鼓……

    “白露,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去乔司白的身边?……滚下去!”

    白露一愣,呆呆的看着季寒声,满眼疑惑,这到底是个多善变的男人啊!

    “再不滚下去的话,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季寒声咬牙切齿的说道。

    白露哪里还敢逗留,她脸色煞白,慌张的解开安全带,猛地推开车门下了车。

    一转身,季寒声已经嗖的将车子驶了出去。

    白露站在霓虹闪烁的街头,心里莫名的委屈,她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让那个男人对她忽冷忽热、阴晴不定啊!

    在车里吻她动情又霸道的人是季寒声,大半夜把她仍在街头的人也是季寒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