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2章 250的脑子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熟得很?有多熟?

    难道那女人也是季寒声的女人,曾经跟季寒声关系匪浅?

    白露的脑子里瞬间产生了无数的猜测,她想的越是入神,季寒声的脸色就越难看。

    但他还是松开了钳制着白露的手,俯下身将拖鞋放在了白露的脚边。

    男人的手探向白露纤细性感的脚踝处,指腹碰上她白瓷的肌肤,白露一惊,本能的往后缩脚。

    季寒声干脆直接抓住了她的脚踝,暗忖那么小心翼翼做什么,白露这个女人看着娇花一朵,实则硬气、执拗着呢。

    “躲什么躲,把鞋穿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抓着白露纤嫩的玉足,霸道的将她的脚放进了拖鞋里。

    这动作那么亲昵,本该是最体贴、温馨的动作,漫着浓浓的蜜意,但就算季寒声如此屈尊降贵,白露还是笑不出来。

    她低头看着俯身蹲在身前的男人,看不到他的五官,只能看到乌黑的墨发,以及精壮宽厚的脊背。

    这个男人穿黑色的衬衫妖魅惑人,将原本深沉的黑色穿出了贵胄帝王气质。

    “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

    季寒声站起身,勾了勾唇,让人不寒而栗:“怎么办,我不喜欢我身边的女人谈论别的男人。”

    男人说完像个高傲的帝王,径直走向玄关处,他拿起了钥匙,“不是要走吗?走吧!”

    白露起先没动,而是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拖鞋,黑色款的拖鞋穿在她的小脚上,显得脚背上的肌肤夺目的白皙。

    脚踝上还滞留着男人手掌的温度,相比她凉凉的脚踝,男人的手掌十分温热,跟他冷冽的气质分外不搭。

    “不走?我是不介意你住在卧琥……”季寒声修长的手指转动着钥匙,一边妖魅的笑着,一边睇了一眼白露。

    季寒声的话还没说完,白露便快速的趿拉着拖鞋走到了玄关处。

    乔司白的女人是谁她不知道,季寒声明显没有要告诉她的意思,再问下去也问不出结果,罢了,那就不问了。

    结果都是一样,她跟乔司白已经走不下去了,必须离婚。

    她站在玄关处换鞋子,换好了镶钻的凉鞋正要去把拖鞋拿到鞋架上,但季寒声再次屈尊降贵的替她将换下来的拖鞋放好了……

    白露微。

    这个男人她越发的看不懂了,前一刻对她凶神恶煞,这一刻又关怀备至的温柔体贴。

    她看了看季寒声手里的钥匙,叹气道:“季董,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可以了。”

    季寒声忽视了白露的话,直接开门走出了卧琥居。

    卧琥居的室外虽然绿树成荫、冬暖夏凉,但相比室内,室外的温度要高出很多,一开门热气便扑面而来。

    空气中有蔷薇花的气息、也有香樟树的气息,白露跟在季寒声的身后走向车子,她沉默着,不再开口问他任何问题。

    白露没想到是季寒声亲自开车送她,再次说道:“季董,真的不用麻烦了,我可以自己打车回去。”

    季寒声按下解锁键,随手拉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你确定在卧琥居的门口可以打到车?”

    ……白露当然不确定!

    卧琥居是独栋别墅,周遭就独此一家,卧琥居的佣人出行都有专车接送,这一片哪里会有出租车。

    但她是特助,季寒声才是总裁,才是首席执行官,季寒声做她的司机她有些承受不起啊。

    “如果司机不方便送我的话,我还是去打车吧,实在不行我走走去坐公共汽车。”

    季寒声原本微扬的嘴角渐渐抹平,那薄凉的笑也消失了,男人冷着一张脸,声音低沉,“好,你走吧!”

    白露闻言弯了弯腰,便如临大赦似得大步往外走去。

    季寒声看着白露纤细的身影,不由的失笑,当他是洪水猛兽?

    很多时候他不是不尊重她,只是面对她的时候他会失控,会迫不及待……

    男人一弯身坐进了车里,他发动车子,打开空调,然后整个人靠着椅背,点了一根烟,放眼望去周遭都是卧琥居的夜色。

    偌大的露天游泳池、假山流水、花草树木,这些都是没有感情的,只有季寒声自己知道,亿万富翁坐享奢华,钱多但生活无趣。

    生活的情趣对他来说太少了,别人追求金钱、名誉、权利、豪车、别墅、美女,但这些他不缺。

    他可以开迈巴赫,也可以布加迪,再奢华的豪车在他这里不过是代步工具。

    他可以住卧琥居,也可以住玉景苑,再宽大的别墅也不过是个睡觉休息的地方,没有家的气息。

    在帝景的总裁办公室里,季寒声也设有套房,卧室、厨房、卫生间、影视厅、健身房一应俱全,有时跟海外开视频会议,他会直接住在公司。

    他也可以声色犬马,约当红的女艺人、名媛千金陪吃陪睡,可放纵之后呢?

    落寞,依旧是难逃的落寞,所以季寒声很自制,他享受物质生活但从不放纵自己左拥右抱。

    千亿首富季寒声的兴趣是赚钱,但钱不能牵动他的喜怒哀乐,而白露那个女人却可以让他像个普通男人,有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

    季寒声深吸了一口烟后,将烟扔在出了车外,嚯的发动了车子。

    卧琥居外宽敞的大道上别说连个出租车都没有了,就连途径的私家车都没有。

    白露踩着高跟鞋一边走一边不时的查看有没有车经过,她有些后悔刚才拒绝了季寒声的“好意”。

    一辆车“嗖”的经过她的身边,“嗤”猛地停住了。

    白露先是一惊,定睛一看就看到了季寒声。

    车窗玻璃降下,英俊逼人的男人转过脸,侧目看了过来,那眼底漆黑的亮光,唇边还未收去的笑意,都鲜明的像是一幅水彩画。

    “走路很舒服?多走走也好,醒醒你那二百五的脑子。不知道现在白小姐赏不赏脸呢?”

    他的声音邪魅、低沉,音色却清透的直达白露的心里,白露在心里暗暗反驳,“你才二百五,你全家都二百五。”

    她在心里骂着季寒声,但还是坐进了他的车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