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21章 你别碰我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这股恶心感白露怎么压也压不住,脑海里全是刚才凄惨、血腥、迷乱的场面。

    画面里的乔司白西装、衬衫被剪碎了,只穿着内裤,但身体的其他部分却逐渐的血肉模糊起来……

    “呕……呕……”白露被季寒声禁锢在怀里,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她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季寒声,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这不是惩罚他给他长教训,是要要了他的命!”

    面对白露的指责,季寒声只是不屑一顾似得邪魅的挑了挑嘴角。

    “如你所见,在你看来我季寒声不就是个坏人吗?”

    季寒声的声音带着怒意,十分低沉,因为低沉所以愈发的冷冽,‘坏人’两个字他咬的很重。

    原本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会因为那一顿晚饭有所改善,但白露的反应还是激恼了季寒声,那股醋意、独占欲、恼怒终于破土而出,让他忍不住了……

    他所谓的自制力、腹黑自持,在白露这里破了功。

    天下之大,只有这个女人能轻易的左右他的情绪,她还在乎乔司白!

    想到这里季寒声的恼怒又添了几分。

    “白露,别告诉我你是心疼了!我劝你从你那已婚妇女的状态中给我走出来!”季寒声一边咬牙切齿的说话,一边捏住了白露的下巴。

    白露哭的泪流满面,白皙的脸颊上被泪水冲刷而过,像是雨后的花朵,更加的娇媚了!

    梨花带雨,无限娇羞。

    白露的性子有几分倔强,她拼命的咬着下嘴唇,狠狠的摇头挣脱了季寒声的钳制。

    看她紧咬着嘴唇的样子,季寒声真怕她咬破了,也就没有执意坚持再捏着她的下巴。

    女人白嫩圆滑的下巴处多了几个红花的手指印,季寒声暗恼自己用力过度,但看到白露那么心疼、那么在乎乔司白他当时没办法不无动于衷。

    季寒声是人,有血有肉的人,他爱白露,但不代表会接受她所有的一切,尤其是现在她竟然还担心乔司白,甚至为那个男人哭,为那个男人指责他……

    “季寒声,你别碰我。谢谢你提醒我已婚的事实。我们确实不能这样子……”

    季寒声蓦地眼睛微眯,他不可置信的低头看了一眼白露,箍着她腰肢的手在她后背处游走,声音魅惑:“这样是哪样?”

    白露没心思管季寒声的撩-拨。

    她用手背直接抹了抹眼泪,“不管我现在是不是爱乔司白,但他还是我法律上的丈夫。他找小三背叛我,我不会傻到用出-轨报复他,不值得!还有不能否认男人在感情上都有洁癖,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更何况是你这样呼风唤雨、富可敌国的男人。你要什么女人都有,给你做饭,给你暖床,给你生儿育女,对你温柔如水、落落大方……”

    季寒声听的眉头越皱越深,直接出声打断了白露,“所以呢?”

    “所以如果你只是要玩玩就别缠着我,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爱乔司白那么多年,就算他背叛了我们的婚姻,我们要离婚了,但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感情,就算是养得猫猫狗狗也不可能说舍弃就舍弃。所以我没办法对乔司白的生死不闻不问。就算那个人是我不认识的陌生人,我也会担心,也会惧怕……”

    “乔司白是猫狗?”季寒声听到白露这么说,心里顿时好受了很多。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让他备受煎熬,心情起起伏伏犹如过山车。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白露的性子,原本就是重感情的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会受不了。

    但是他恨不得将乔司白这三个字从白露心上剜去,该死的独占欲,该死的吃醋!

    白露紧抿着唇不再说话,这次季寒声也不再说什么亲到你说话为止了,气氛不对。

    电脑屏幕的画面定格在乔司白的身上,多处都是伤痕,白露看着画面,似乎闻到了现场的血腥味,她猛地推开季寒声,快步往垃圾桶走去。

    因为走的太急,季寒声的男士拖鞋太大,所以她跑了两步就变成赤脚跑。

    捂着嘴跑到垃圾桶旁边,白露稀里哗啦的吐了起来。

    晚饭吐了,肚子里的酸水也吐了不少……

    季寒声起身去倒了一杯白开水,他单手端着玻璃水杯,一手插在裤兜里,走近白露然后蹲下身子将水杯递了过去。

    一边是男人修长手指夹着的水杯,一边是男人温厚的手掌拍着她的背。

    白露推开了水杯,开口说话嘴里都是酸水的味道:“季寒声,你别碰我!别自欺欺人了,就算我跟你在一起,你以后也会在意,更何况我现在还没办法做到将乔司白完全放下,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过程,感情不是一蹴而就,也不是说不爱就立马不爱的,你看不过去是不是准备拿刀子把他从我心里剜去?我爱上乔司白已经够心碎的了,为什么你要对我这样,阴晴不定的让人战战兢兢……”

    季寒声紧绷着一张脸一时没有说话,但不过安静了片刻,他薄的笑了,“别闹了,先喝点水。”

    薄的笑里是季寒声的无奈和退让,对白露是他一时心急了。

    这就是季寒声,面对的白露的时候他的情绪会说风就是雨,完全失控一般,忽温柔,忽暴怒!

    “你们把乔司白怎么样了?”

    “放心吧,死不了。”季寒声说着就将水杯重重的搁置在了一旁的茶几上,声响很大,惊得白露身子一颤。

    “我先回去了。”白露站起身就准备要走,卧琥居她是真的不敢再待下去了……

    刚赤脚走了两步就被季寒声抓住了胳膊,女人的胳膊白皙、纤细,佛若无骨似得,抓住手里极其顺滑温软。

    白露胳膊吃痛,“季寒声你松手,你弄疼我了!”

    季寒声没有松手,但还是很配合的松了松。

    白露回头看了一眼季寒声,这个男人深沉、阴晴不定,她看不懂他。

    “白露,收起你那二百五的脑子,林黛玉的心。你这一刻替乔司白难过,等到下一刻你知道躺在乔司白身下的女人是谁的时候,我想你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千刀万剐吗?大概会吧……

    白露不挣扎了,她转过身,缓缓往前走了一步,氲着水雾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季寒声妖魅的脸,妖冶的眼,“你……你知道乔司白的女人是谁?”

    她的眼里满是错愕,还有挫败。

    乔司白的女人是谁她这个做妻子的不知道,但季寒声这个不相干的人都比她清楚。

    季寒声邪魅的笑了笑,这笑会让无数的女人迷恋,但却让白露有些不寒而栗,“不仅仅知道,刚好,我跟那个女人熟的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