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8章 终身难忘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心妍穿着细高跟凉鞋和紧身连衣裙跑起来很吃力,几度差点扭到脚摔倒。

    她是真的急了,也被吓坏了,一边跑着一边哭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快救救他!”

    但偌大停车场他们所在的地方比较偏僻,偶有三两个人但都没人敢帮忙。

    绑架乔司白的那几个人个个虎背熊腰,长相彪悍骇人。

    再加上现在社会上人心冷漠,就算白心妍跟朵娇花一样,哭的梨花带雨一时也没人敢上前。

    白心妍狼狈的看着乔司白被一众人带走,她浑身抖得不成样子,是真的吓坏了!

    她拍过不少电视剧、电影,里面也有这样的情节。但那毕竟是拍戏,人生还是头一遭经历绑架,虽然绑的是乔司白可她吓的整个人受了惊吓不受控的颤抖着。

    消失在转角的车子上没有车牌号,白心妍一边拨打电话报警,一边上了乔司白的保时捷。

    白心妍只能抖着手发动车子,试图追上那几个绑匪。

    虽然白心妍开的是保时捷但她车技一般根本不能将这辆跑车发挥到极致。毕竟是白家的千金小姐,以前出门有专职司机,后来进了娱乐圈有保姆车,保时捷刚开出停车场便失去了追踪的目标……

    白心妍将车子停在了路边,她失去了气力一般的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只觉得眼花、头晕目眩。

    南方的夏天,几乎每天都会有一场瓢泼大雨,雨势来的突然又猛烈,转眼又会放晴。

    她就那么呆呆的坐在车里,紧紧的攥着手机像是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白心妍任由大雨砸在车身上,雨刮器也没开,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似乎要跟她的眼泪融为了一体……

    乔司白被带到了海城的一家高档夜总会,这家夜总会外有着镂金的硕大招牌“帝王宫”。

    店如其名,这里的会员都是有着显赫身份的人,来这里自然是为了享受帝王般的待遇。没有过硬的身家或者政治背景是没有资格拿到这里的vip会员卡的。

    帝王宫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帝王攻,美人受,这里确实奢靡,关键是很重口。

    这里的招牌就是sm,有时候站在高处的有钱人、有权人爱好特别,喜好施-虐与受-虐比如捆绑、鞭打或其他调。教……

    乔司白是被一捅冰水泼醒的,醒来他已经置身一间奢华的房间,房间的墙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道具,皮鞭、刀子、手铐、蜡烛……

    他嚯的惊醒意欲坐直身子,手腕处的刺痛猛的传来,乔司白“嘶”的叫出了声。

    手竟然被拷在了床头上,双脚也被禁锢在了床上的另一端,他被摆成了一个大字型!

    乔司白的瞳孔一片猩红,眸子不由的猛缩了一下,他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然后才缓缓响起在机场的停车场被绑架,竟然是绑架到了这里!

    他扯了扯双臂和双腿,不管再怎么用力都没办法挣脱开,反而会惹得手腕、脚腕吃痛。

    直到房间内门被推开,传来了女人的脚步声,那是高跟鞋踩在地面上的声音,“哒哒哒”一声声的像是敲在了乔司白的心上。

    听声音可以猜到,不止一个人!

    再然后乔司白还没来得及看到来人是谁,整个人就被一张黑色的丝绸盖住了,先是盖住了他整个人,再然后有人走近撩起了丝绸的一角,竟然是蒙住了他的脸,乔司白没法反抗,整个人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是服务员,还是金主?

    乔司白:“你们到底是谁?”

    他的怒吼声直接被当成空气忽略掉了,在场的是两个穿着黑色吊带、黑色真皮热裤的女人,她们冷着一张脸只是蒙住了乔司白的脸,但没有堵住他的嘴。

    sm享受的除了夺人心魄的伤痕外还有刺激的叫喊声……

    这一天是2010年7月18日,乔司白终身难忘。

    他先是被人割破了衣物,再然后被虐待了长达三个小时,最后他的叫声都嘶哑了,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嘴角有鲜血溢出……

    他不知道是谁要这么折磨他,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但对方没有要置她于死地的意思,三个小时脚上的脚铐被解开了,手上的手铐也被解开了,但乔司白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气,他只有半条命了!

    他的身体应该是被一张床单裹了起来,然后,乔司白听到了一个女人的说话声:“送他去医院,别弄死了!”

    女人的声音很冷,像是淬了冰渣一样,但声音略显低沉沧桑。

    乔司白奄奄一息,但他努力保持着神智,转动自己的脑子,他觉得女人起码有四十岁左右,富家或者官家太太,要么就是女财阀。

    这一点乔司白猜的没错,站在那里指挥的确实是个四十岁出头的女人,雍容华贵,只是难掩衰老,中年略显发福,但气质出众。

    听到自己小命可保,乔司白再也没有了精神气去支撑自己的神智,又累又疼的昏睡了过去!

    乔司白在医院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人是白心妍,只因最后一通电话是他打给白心妍的,所以对方“好心”替他通知了白心妍。

    洁白的病床边上,白心妍抓着乔司白的手,眼泪哗哗的往下淌,原本一双娇媚的眼睛都肿了,看着满身是伤遭到性|虐待的乔司白,她说不出一句话。

    “心妍,别哭了,我没事!”反倒是乔司白沙哑出声,安慰白心妍。

    白露和季寒声一起去了卧琥居,车子驶近卧琥居的时候忽然下起了瓢泼的大雨,明明前一刻还是艳阳高照,这一秒就下起了太阳雨,雨势来的又急又猛。

    她和季寒声两个人一前一后下车,保镖已经站在车门口撑好了黑色的大伞,白露和季寒声分别站在两把伞下,并肩走近了卧琥居。

    雨中的卧琥居和晴日下的卧琥居有着不同的景致,雨中给人一种置身热带雨林的感觉。

    只因卧琥居内树木繁多,远看成林,近看也是葱葱郁郁,绿树成荫,繁花似锦。

    白露欣赏着卧琥居,全然不知乔司白险些小命不保……</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