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7章 一场好戏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给我做顿饭,晚上给你看场好戏。“假寐中的季寒声忽然张口说话,他的声音很低沉,仿佛被拨弦的大提琴。

    亿万富豪季寒声还缺人给他做饭?别说是做饭了,就算是暖床应该也要排到黄浦江了吧!

    这个很惊艳的男人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白露看不懂,也猜不出。

    眼下她不想回她和乔司白的婚居,那婚居囚禁了她一年的悲喜和真情,回去的话落寞会被无限放大。

    海城之大,她能去的地方真的不多,白家去不得,她不想看到爸爸续弦再娶的太太,也不想看见两面三刀的白心妍。

    她也不敢见自己的哥哥白梓骁,怕他看出端倪一个冲动去杀了乔司白,乔司白死了事小,但杀人是犯法的……

    季寒声说过他等等也是可以的,这话她信,只因他是季寒声。

    在海城,季寒声有着显赫的背景和惊人的财力,这些给了他一诺千金的资本。

    他外出用餐很多时候不用签单,他的名字就是最好的付费凭证。

    很多人都说,宁愿相信这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这张嘴,但如果这个男人是季寒声,那没有人不信。

    都说无奸不商,商场上,季寒声事出了名的狂狷霸道,冷酷无情。但他也是有名的儒商、慈善家。

    帝景集团设有慈善基金,每年会资助海大的贫困学生,也会资助孤寡老人,所以外人眼里的季寒声很矛盾,很神秘。

    他搞慈善,有人说是大爱无私,也有人说不过是博人眼球……

    但这话有多酸就有多羡慕嫉妒。

    海大的学生很多都梦想着毕业后能进入帝景集团实习、就业,如今白露成了季寒声的特助,私底下羡慕她的人一抓一大把。

    白露是海大的高材生,当年在海大小有名气。

    很多人都以为白露毕业会入职帝景,做季氏财团的金融顾问,但20岁的白露却销声匿迹了一般,鲜少有人知道她低调结婚,做了全职太太。

    21岁,白露婚姻触礁,她也没想到能在这一年有机会做季寒声的特助,成为他的左膀右臂,见证他在商业上的一次次呼风唤雨。

    白露看着车水马龙的马路,想的出神。

    不时有车从旁边经过,有经济型的福特、大众,也有中高档的奥迪、宝马、奔驰,但没有一个人的阵仗赶得上季寒声。

    季寒声出行,最少三辆座驾,一前一后的车最低配置是百万以上的奔驰,中间的黑色迈巴赫,集完美、优雅和极致舒适与一体,售价更是高达千万以上。

    人生很现实,这就是差距,季寒声有资本高高在上……

    再看看人行道上快步疾行的路人,也有骑着电动车、自行车的人,海城是一座金融大城,生活节奏快,生活成本高,所以生存压力很大。

    白露鼻尖一酸,她何尝压力不大?

    长舒了一口气,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想想伤感情,不过她的感情早就残缺了……

    她转头看向季寒声,男人依旧慵懒的靠着椅背,浓密的眉毛稍稍扬起,英挺的鼻梁到性感的嘴角,弧度完美的一塌糊涂!

    白露干咽了一口口水,疑惑的问道:“好戏?主演是谁?”

    季寒声嚯的睁开眼睛,微勾着唇角,“你的丈夫乔司白。”

    他重重的咬了丈夫两个字,深邃幽沉的眸子专注的盯着白露的脸,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

    白露面色未变,季寒声的笑意却是更深了,女人心海底针?

    爱到极致死去活来,恨到极致又是恨不得抽筋剥骨,有多爱就有多恨,这一点季寒声懂。

    所以他邀请白露去卧琥居,做饭是借口,看戏也是借口,他只是想试探她的反应……

    “一顿饭换一场好戏,很值!”白露娇俏一笑,抬手顺了顺自己一侧的墨发,明明是很简单、很平常的一个动作,却带着别样的风情。

    车子穿过闹市区,逐渐进入宽敞寂静的大马路,这条路直通卧琥居,车子很少,倒显得像是通往卧琥居的专用道路。

    道路两旁种着成排的香樟树,在盛夏季节绿树成荫,打开车窗的话也能闻到香樟的气息。

    骄阳似火所以香樟树的叶子也是毫无生气,奄哒哒的垂着。

    “季董,我们之前见过面吗?”白露扭头看着季寒声完美的侧脸,如今跟季寒声相处了两天,她也不再像最初那么惧怕季寒声了。

    季寒声缔造商界神话,白露却忽然觉得但很多时候季寒声也是个普通人,只不过是人在高处所以显得孤傲清俊些吧……

    这个男人就算言行举止孤傲不可一世,和任何人都显得十分疏离,但依然阻挡不了你对他的好感,尤其是女人对他的好感。

    白露迎视着季寒声的眸子,又向下看了看他性感的薄唇,心猿意马了起来,这就是这个男人的魅力,看一眼就想睡了……

    今年,海城最想接吻的男神评选,季寒声是冠军,就连娱乐圈的当红男神、小鲜肉等都没法与他匹敌,季寒声以超高的票数拿下第一。

    季寒声的眉眼让她觉得很熟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男人妖冶的凤眸闪了闪,“或许吧。”

    ……或许见过,毕竟季寒声是公众人物,白露是这么理解季寒声的这句话的。

    乔司白亲自开车去海城国际机场接白心妍。

    白心妍戴着棒球帽、墨镜,很低调但现场早已经有热情的粉丝和记者在蹲守了。

    韩晶和保安护着她才得以脱离一众人的围堵,在地下停车场她一眼就看到了乔司白的车。

    那是一辆保时捷跑车,这车很酷,适合耍帅装逼,其实和乔司白的气质并不搭,但这款车是白心妍

    喜欢的,所以乔司白当时才买了这辆车。

    白心妍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凉鞋,扭着纤细的腰款款走近保时捷时,乔司白很绅士的提前从驾驶座上走了下来。

    今天的乔司白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系着一条藏蓝色的格纹领带,一双黑色的皮鞋,整个人温润如玉,挺拔英俊,一副翩翩公子的摸样。

    白心妍笑着走近了些许,就看到有几个男人朝保时捷靠近,朝乔司白靠近,她刚要张嘴提醒乔司白却还是晚了一步!

    那几个训练有素的男人行动很快,毛巾一捂上乔司白的脸,乔司白顿时就晕了过去。

    几个男人飞快的转身,拖着乔司白上了一辆黑色的车子,嗖扬长而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