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6章 画面太美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去买了一袋子道具、用品,什么震-动-棒,小皮鞭、手铐、蜡烛……

    她下车的时候,面色略显窘迫,但还是硬着头皮跟季寒声交代的很清楚,“不用等我了,我去买点东西后直接回家。”

    但季寒声这人向来是发号施令的人,根本不是那种听别人指挥的人,就算这个人是个女人,是白露也不行。

    更何况他转脸看到白露进了成-人用品店,凤眸一眯,沉声命令司机不要开车,原地等着!

    他依旧慵懒的翘着腿,闲适的等着白露出来,一方面好奇这个女人进那种店里做什么,另一方面他竟然隐有期待……

    白露走出来的时候,头顶是白花花的夏日骄阳,炙烤着柏油路的路面,也炙烤着白露的心。

    煎熬是什么滋味,此刻的白露深有体会,她有多煎熬就有多恨乔司白!

    白露紧了紧手里的购物袋,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她心里大抵有了计划,先回婚居,做一桌色香味俱佳的美食,再倒两杯乔司白最爱的拉菲红酒,点两根蜡烛,营造个烛光晚餐的氛围。

    到时候乔司白喝了加安眠药的红酒之后,她就把她绑在床上,什么小皮鞭、滴蜡油全都往他身上招呼!

    她恨乔司白恨不得给他下砒霜,下点安眠药再折磨的他不能人道已经是便宜的!

    想到这里白露娇俏的嘴角微微勾了勾,这事儿光是想想都解气!

    但白露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嗤”的停车声惊住了!

    突然而来的急刹车声惊得她花容失色,因为刚才想事情想的太出神,一个急刹车声把她吓得不轻。

    黑色的车身,在太阳底下泛着奢华的光,耀眼夺人,车门嚯的打开,白露就看到了季寒声。

    男人黑着一张脸,坐在那里,一瞬不瞬的盯着白露,眸色犀利骇人。

    白露的心砰砰砰的跳着,下意识的就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否出格了,是否冒犯了季寒声了?

    可是,没有啊!

    白露深吸一口气,心里暗忖:果然伴君如伴虎,季寒声真是阴晴不定的主!

    “上车。”季寒声沉声命令。

    白露还处在震惊和自我检讨中,一时反应不及,季寒声已经又加了一句:“怎么,还打算让我抱你上来?”

    她木讷的转过头就看到了季寒声那张依旧妖魅的脸,那双丹凤眼凌厉逼人,压迫感十足,白露的头皮一阵发麻,紧紧抓着购物袋上了车。

    购物袋装的满满当当的,白露一个大美女从那个成人用品店里大摇大摆的走进走出,还提了这么一大袋子战利品却是很威武!

    季寒声看着她手里的购物袋,眉头皱了又皱,但他没说话,于是车厢内很安静,落针可闻,只有喘息声响,可就算是喘息声白露都本能的压抑着。

    白露恍然觉得手里一松,惊愕的看过去就看到季寒声已经将购物袋拽了过去。

    他嫌弃的打开了购物袋,从里面拿出了那些少儿不宜的作案工具,整张脸都黑了!

    “没想到你这么重口。”

    白露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她不知道怎么跟季寒声解释,但又觉得没必要解释,这是她的私事。

    “就算是吧。”白露口是心非的没反驳,反倒很淡定的应承了下来。

    "看来你可真是欲求不满,打算拿这些伺候乔司白?白露,没想到你现在可够腐女的,这些事儿都精通。不过"季寒声顿了顿,微微侧脸扫了一眼白露。

    “不过,你真想一边看着赤身。裸。体的乔司白,一边用这些个鬼东西往他身上招呼?”

    画面“太美”,白露一时脑子断片了!

    男人的后半段话带着一丝怒意,和责备,这转变如此突如其来,白露有些吃惊。

    白露撅了撅下巴,随即反驳,“不然呢?我就是要让他受点血的教训,就算他不爱我白露,这辈子也别想忘了我白露的存在!”

    季寒声忽然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这种重口的东西你不合适,我会让陆晋帮你办了,先奸后杀怎么样?”

    如今的白露不稀罕乔司白,想想看到他那肮脏的身体确实倒胃口,“杀人是犯法的,别搞死了就行啦!”

    白露风淡云轻的接受了季寒声的好意,把她惹毛了可不会有好果子吃!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奸了他?”

    这个真可以有!白露用沉默表示奸了乔司白确实真可以有!

    季寒声忽然心情大好!

    曾经的他觉得乔司白就是横在白露心头的一根刺,他想拔不敢拔!

    他追逐在白露的身后,想让白露回头看看他,但沉默高傲如季寒声,他开不了口。

    如今白露自己在逐渐剔除乔司白那根刺,这比他动手要好一百倍,一万倍。

    季寒声拉住了白露的胳膊一扯,将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男人的一只手摩挲着她的后腰,酥-麻阵阵传来,另一只手勾起了白露的下巴,“既然这样就早点签字离婚,再拖下去的话,你就要红杏出-墙了……”

    白露一瞬不瞬的看着季寒声,男人的眸光幽沉的像是要将一切都吸进去一样,过于勾魂了。

    “季董,你是不是太自负了?你帮我是一码事,但我是个有妇之夫,可不想自毁清誉。”白露说完就一把挥开了季寒声的手。

    “我说过等等也是可以的,我没你那么饥-渴。”季寒声整个人慵懒的靠着汽车真皮座椅。

    他穿着黑色的衬衫,依旧是开着三颗纽扣,古铜色的肌肤和锁骨性感撩人。

    这个男人太嚣张了。

    “我帮你教训乔司白绝对会让他难忘,到时候会拷贝录像带给你留个证据和念想。不过你是不是也该用行动表示感谢?”季寒声说完这句话,下意识看了一眼白露的胸口。

    “以身相许免谈,红杏出-墙不可能,除此之外你希望我做什么?”

    在海城,只有白露一个人可以这般跟季寒声谈条件,也只有白露受到过季寒声的优待。

    季寒声整个人闲适的靠着椅背,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眯着,似是闭目养神,假寐中。

    这个男人长的太帅了,帅的人神共愤,单是穿一件简单的衬衫就显得骄矜清贵。再看他的睫毛,浓密细长。尤其一张薄唇,据说这样的唇最适合接吻,滋味让人欲罢不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