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4章 你抱抱我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第二天陪季寒声在酒店用早餐。

    自助式的早餐,长型的欧式餐桌上摆着各色的精致菜肴,她拿着餐盘跟在季寒声身后选食物。

    季寒声这个人曾经对吃穿用度并不讲究,甚至一段时间只为温饱。但如今他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所以他穿最好的,用最好的,就连吃也是最美味的。

    几年下来,整个人胃口也变得刁钻了。

    白金级度假酒店的自助餐摆盘精美,季寒声大多只是扫了扫,没什么胃口。

    反观白露却是挑了不少,很多是她喜欢的,也有些是拿了打算尝尝味道。

    对海鲜不过敏就是这点好,可以尽情的品尝!

    白心妍和经纪人来到餐厅的时候,一进门就看到了季寒声,他竟然破天荒的穿上了西装。

    季寒声之所以会穿这件西装,那是因为这是白露早晨让人准备的,因为是她的安排,所以他愿意穿一穿。

    穿一件西装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穿上西装的季寒声,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贵胄之气。

    平时孤傲少言少语的他独自一个人坐在餐桌旁,两条修长的腿随意慵懒的交叠在一起。

    他一边喝着牛奶一边看着挑选食物的白露,那样的目光,白心妍一进去就捕捉到了,白露其实也感受到了,那目光太赤果果,也带着狂傲和霸气。

    魅惑迷人,令人过目难忘。

    白心妍咬着娇艳欲滴的下唇,紧了紧拳头。然后笑着走向了白露,很自然的跟她打着招呼,“白露。”

    “姐姐,好巧,你也住在这家酒店吗?”

    白心妍拿过经纪人韩晶递过来的餐盘,跟白露并肩站着,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姐妹,眉目间还是有几分相似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开始选食物,白心妍抬眼看了一眼白露精致的雪白的侧脸,问道:“你和季寒声出差,乔大哥知道吗?”

    白露拿着夹子的手一顿,面色僵了僵,“他知道。姐,我跟他准备离婚了。”

    白心妍是演员,演起戏来入木三分。

    她震惊的纤手一抖,原本夹着的食物顿时从夹子里滑了出来,看上去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略显狼狈,震惊的看着白露。

    “你说真的?你们怎么会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露抿了抿唇,嘴角闪过一抹苦涩的笑,“强扭得瓜不甜,离婚对大家都好。姐,你先别告诉爸爸和五哥,我怕他们会担心我。”

    白露之所以不想告诉父亲,是怕白世荣震怒反对他们离婚。

    她也不敢告诉自己的哥哥白梓骁,白梓骁对她爱护有加,如果知道乔司白婚内出轨肯定要闹出大乱子的。

    所以,不能说,到时候默默的离了婚就好。

    “姐,你衣服脏了,去弄一下吧。我和乔司白之间的事情没什么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白露看了一眼白心妍的裙子,圆领的白色裙子,后背却是v型设计,可以看见性感白瓷的纤背,很性感、很有心机的一款衣服。

    裙子上沾了食物的油渍,白底的料子油渍很扎眼。

    白心妍讪讪的笑了笑,放下餐盘去了洗手间。

    片刻后,白露将选好的食物放在了自己的位子上,对季寒声说道:“我去个洗手间。”

    季寒声正在看报纸,餐厅里有用餐人的窃窃私语声,也有季寒声翻动报纸的“哗哗”声。

    男人没抬头,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白露走到洗手间,正打算推开洗手间的门,却听到有人说起了她的丈夫乔司白!

    她一双手搁在门把上,失去了推门而入的勇气和力气……

    “楚楚,你说那个白露真是好笑死了,没想到一年过去了她还是没能得到乔大哥的欢心,夜夜独守空房,望眼欲穿的,寂寞空虚冷,欲求不满真可悲。“

    “还有,还有……难怪我今天碰到她觉得她的脸色比之前能难看了,欲火难泄啊!”

    “……”

    女人的娇笑声隔着门板传了过来,娇滴滴的,酥的人心发软。

    那声音白露很熟悉,是她的姐姐白心妍!

    “她还以为乔大哥当初是真的喜欢她才答应跟她交往的,是真的爱她才答应跟她结婚的!真是笑死人了,当初还是她先提出结婚的呢!

    当初要不是我让乔大哥接受她的追求,要不是我让乔大哥娶她,她哪里会这么顺利的当上乔太太。话说,我还真有些想乔大哥了,对我有求必应、死心塌地,这年头是真不好找。”

    “……”

    “你想要这样的男人就去找一个呗,这年头四条腿的蛤蟆和两条腿的男人一样,找起来容易的很呢。”

    ……白露整个人都嗡的一声要炸开了!

    像是被雷击了一样,整个人都僵在了洗手间的门口。

    ……乔司白会接受她,会跟她结婚是因为白心妍?

    只是因为白心妍的一句话,那个男人就心甘情愿、随随便便的交付了自己的婚姻?

    他到底把她白露当什么?

    白露死死的咬着唇,都快要把娇嫩的唇瓣咬破了!

    “她现在本事着呢,成了季寒声的特助。不过……我白心妍也不是吃素的,我可不怕她。她白露已经嫁人了,即使离婚了也是个二手货,哪里还配得上季寒声。呵呵呵呵……其实她原本就不配,一直都不配。贱人生的女儿,一辈子都贱……”

    白露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话,一张小脸愈发的惨白!

    原来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竟然有这样的隐情!

    那乔司白在外面找的野女人会不会就是她的姐姐白心妍?

    白露想到这里都是撕心裂肺的疼,根本不敢想象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又会是怎样的晴天霹雳!

    被自己爱的男人背叛,被自己信任的姐姐背叛……

    白露踉跄着回到了餐厅,脸色煞白,呆呆的走近季寒声,坐在了他的对面。

    她拉开椅子的动作有点大,动静不小,引得季寒声从报纸上移开视线,套头就看到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不由的皱了皱眉。

    季寒声哗的收起报纸,表情有些轻微的凝重,他倾身上前,压低声音问道:“白露,你哭丧着脸给谁看呢!”

    该死的,是因为乔司白吧?

    白露娇滴滴的眼珠一转,盈水的眼眸中,满溢着哀愁和绝望,看的季寒声心弦一动。

    她抓住季寒声的手,乞求道:“季寒声,你抱抱我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