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3章 伺候金主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盛世豪庭大酒店位于临市的海岸附近,放眼望去能看到幽沉的大海,海风习习,海浪拍打着礁石和岸堤,哗、哗、哗……

    季寒声和白露下了车,两个人从白色长廊穿过去,就看到了这家久负盛名的,白色建筑风格的度假酒店。

    越接近酒店,白露越忐忑!

    她紧张的握着拳头,甚至不敢看一眼喝酒后的季寒声,孤男寡女这么暧昧的出入酒店,酒后乱了性的可能性太大了。

    她也不否认是自己心虚作祟。

    白露一边和季寒声往里走,一边听着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太响了,捂都捂不住啊!

    她紧张,根本没有心思欣赏酒店的奢华陈设。

    白地砖直铺过去,是一个露天的游泳池,淡淡的路灯下,池水波光闪闪,清澈的池水里有三三两两的男男女女穿着泳衣在里面游泳。

    庆幸的是,酒店是陆晋订的,两间总统套房。

    白露没想到她一个小助理出差还能有这么好的待遇!

    她不用和季寒声共用一室,心里顿时安定了!

    然,事实上陆晋确实订了两间总统套房,却不是刻意替白露订的,因为一间是季寒声的,另一间原本计划是他自己的。

    他是海城薪酬最高的特助,配季寒声出差,单独住总统套房也无可厚非。

    临出差,季寒声改变计划,陆晋换成了白露,所以白露是沾了陆晋的光。

    他看到白露拿着两张房卡,妖冶的丹凤眼微微一眯,喜怒难辨。

    季寒声在心底不满地哼了哼,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白露刷卡开门的动作,然后两个人分别进了不同的房间。

    白露泡完澡之后,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出了浴室,床上的电话此刻也响了起来。

    是乔司白的电话,白露只是看了一眼就狠狠的挂断了。

    乔司白还真是阴魂不散,她都决定不再抓着千疮百孔的婚姻,决定放手了他还来骚扰她,出个差也不能安心!

    白露连续挂断了三次,乔司白没有再打过来,而是发了一条短信:白露,星期二走丢了,速回电。

    星期二是一只白色的猫,是白露和乔司白在一年前收养的流浪猫。

    白露拿着手机,推开露天阳台的玻璃门,来到了阳台上才按下接听键。

    她坐在原木色的藤椅里,焦急的问道:“乔司白,星期二怎么会丢了?”

    窗外的夜色已经很深了,没有月亮的夜空仿佛是被墨色浸染一般,连星光都极其微弱。

    “……”

    “乔司白!“白露怒吼道:”为了一个离婚你至于骗我回去吗?我在出差,我白露以后都不会再围着你一个人转了!离婚的事情等我回海城再谈吧。”

    白露愤怒的声音里夹杂着很多的无奈,但都被夏日里的海风吹散在了空气里。

    “……”

    “我有没有爬上季寒声的床很重要吗?这么多年了你没碰我我还真得谢谢你!我没时间跟你口水战,我要去伺候季寒声那个大金主了,再见!”

    白露说完就愤怒的挂了电话。

    四周又恢复了寂静,白露穿着浴袍,整个人失了气力的躺在藤椅里,胸前的春色若隐若现,她看着夜色说不出的压抑。

    负面的情绪还没开始蔓延,耳边就飘来一句低沉的话:“还不睡?”

    幽静的夜里,耳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白露吓得手一抖,手机险些掉在了地上。

    白露拿稳手机之后,惊魂甫定的拍了拍胸口才站起身,她循着声音缓慢地扭头看去,只见季寒声正站在隔壁阳台上抽烟。

    这男人,依旧穿着黑衬衫,周身气质独特,独立一隅时,除了冷漠孤傲,却又矛盾得沉静从容。

    妖魅!

    白露惊讶,他怎么也没睡?

    这个问题还没来得及钻进白露脑子里,就有另一个问题迅速的攫住了她的思绪!

    刚才她和乔司白聊天的内容他听去了多少?

    想到这里,白露蓦地红了脸,下意识的紧了紧自己浴袍的领口。

    季寒声犀利的眸子看到了她的小动作,羞赧、无地自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男人微微勾唇一笑。

    他正在抽烟,朦胧的烟气模糊了他妖魅的笑容。

    白露像是被抓包的闷骚女流氓,而她yy的对象是自己的顶头上司,海城的首富季寒声。

    “季董,晚安。”白露恭敬的说完,便转身搓了搓自己的脸颊,回了房间。

    临市盛夏,阳台上弥漫着大海的腥甜气息,也弥漫着香烟的气味,季寒声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烟雾升腾,她在烟雾中微微眯了眯一双妖冶的眸子。

    他的耳廓处带着黑色的蓝牙耳机,是在等电话。

    “说。“男人低沉的声音在夏夜中响起,

    季寒声一边听着电话,眸色越发的深沉,似乎要跟漆黑的夜融入一体。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弹了弹烟灰,换了个极其慵懒的姿势靠在了白色护栏上。

    “乔氏集团的财务报告、运营史务必调查的清清楚楚,最迟一周,我必须见到报告!还有派人24小时监视乔司白。“

    乔氏集团是乔家几代人的心血,如今现在乔氏集团的总裁是乔司白。

    挂了电话,季寒声将烟蒂扔在了地上,男人锃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踩在烟蒂上,瞬间碾磨成灰。

    乔司白挂着白露丈夫的头衔一年,霸占了白露的心多年,季寒声没忘记曾经的白露有多爱乔司白,甚至现在还在为乔司白安然伤心!

    因为知道所以嫉妒,因为嫉妒所以季寒声的心里生了魔。

    如今他回来了,这几天白露时常出现在他的身边,他刻意撩-拨、刻意挑-逗,几度把持不住,恨不得直接占了那个女人。

    但,他不能。

    一个男人越是成功,性对于他来说就越廉价。还称得上宝贵的是爱,而且必须是一个骄傲女人的爱!

    何况这个男人是长相妖魅、惑人的季寒声,是手握各行各业经济命脉的商贾巨子季寒声,他要一个女人的身体很容易,但要一个真心却难!</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