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0章 猎食猎艳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没说话,但季寒声那如鹰一般的眸子凌厉逼人的盯着她,像要把她看穿一般。

    这样的眼神压抑着白露的神经,也扼住了她脖颈,白露只觉得空气稀薄,呼吸不畅。

    她看不透季寒声,总觉得这样一双眼睛很熟悉,就像是曾经自己身体的一部分那样熟悉,但越是如此白露越发的紧张、小心翼翼了!

    她扭头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季寒声无声勾唇一下,转而浑身一松往椅背上靠去。

    晚高峰时段,路段有些拥挤,白露坐在车里能看见前方不远处的红绿灯,而她一旁的男人正在闭目假寐。

    车水马龙的街头,他艳丽至极的侧脸晕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倨傲的下颚,线条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性感!这个男人也只有闭着眼睛小憩、沉睡的时候才会让人觉得温润无害,毫无攻击性。

    “肆无忌惮。”季寒声嚯的睁开眼睛,她和他的视线就对了个正着,白露看到季寒声笑了。

    他的笑依旧薄、妖魅,但男人的眸子里却有着丝丝的暖意,看的出来季寒声似乎心情不错。

    白露羞红着一张脸收回了男人口中所说的肆无忌惮的偷窥。

    被扰了雅兴的季寒声却不肯饶了罪魁祸首白露!

    他长臂一伸,男人修长的手指干净白皙,右手穿过她的身后已经覆在她的腰间,并缓缓下移。

    白露先是一僵,随后又忍不住轻-颤起来,这种陌生的又酥又麻的感觉舒服的激?荡着她的全身,连同脚趾头都不由自主的向里弯曲。

    她终于知道季寒声为什么在女人堆里呼声如此之高,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一个动作都能让女人为之痴狂,迷恋。就像她虽然觉得季寒声太轻浮,她太羞愤了,但却是心口不一的享受着他的爱-抚。

    白露羞于承认,无爱无性的婚姻让她愈发的饥-渴了,这样的她哪里经得起这般撩-拨?

    白露侧过脸,潋滟的眸子瞪向季寒声,这样的嗔怪没有丝毫的震慑力,反倒无限娇羞。

    女人的唇是娇艳的红,

    季寒声看着,一时失神,他的脸缓缓欺近,白露没躲开,女人这样的反应就是默许,是无声邀约。

    但季寒声没有吻上去,欲吻不吻的距离,像是小猫的爪子挠着白露的心,实则也挠着季寒声的心,但他是季寒声他擅长步步引-诱,他说了,等等也是可以的。

    猎艳和猎食一样,不能急,更何况他这次回海城不止想要白露的人,更想要她的心。

    白露轻颤的身体里有一根叫做自制力的心弦顿时被拨动了,她的双手不自觉的攀住了季寒声的肩,季寒声很配合,双手箍住了白露的腰……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她娇俏的小脸蛋,白嫩的能掐出水来。

    仿佛酒吧的那次再遇,时隔14年,白露的名字、白露的一举一动依旧带着魔力,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审视、窥探,箍着她的手悄然用力,隐隐野蛮。

    “我有没有告诉你,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已经起了邪念?”

    第一次见面,在白露的印象里是她去帝景集团面试的那一次,她不知道季寒声嘴里的第一次见面是14年前。

    白露眼带疑惑的摇头。

    季寒声没有吻她,也没有在她身上再次点一把火,而是抬起手,用那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唇瓣,“想要的话就说,我会喂饱你的。”

    白露羞愤有加,她张不开嘴,脸颊酡红。

    因为季寒声她晃了心神,完全没有注意到车子已经驶到了海城国际机场,季寒声的那句喂饱她用在此情此景也不过是戏谑逗弄她!

    ……白露羞红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拿着身份证和机票她和季寒声走vip通道登机,直奔头等舱。

    头等舱里坐着一个妖艳的女人,白露一走进去就注意到了,棕色的卷发,妆容精致,戴着ck的墨镜,唇色鲜艳,很有欧美大牌的范儿。

    因为带着墨镜所以白露匆匆一瞥没有认出她是谁,但就在她擦过女子身边,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女子摘下墨镜,喊出了她的名字:“白露!”

    这声音很轻柔,像是四月天里的落英缤纷,轻轻柔柔的带着软甜。

    是白心妍!

    “姐姐,你怎么在这里?”白露惊喜的问道。

    白心妍抬手摘下墨镜,一张浓妆艳抹娇媚动人的脸便彻底暴露在了白露的面前,“我去临市参加一个活动,因为新剧要上映了所以剧组在各地做宣传。”

    白露在白家和哥哥白梓骁的感情最好,其次就是白心妍。

    当年回到白家她没想到白心妍能接纳她,白心妍是白家真正的掌上明珠,但跟她相处的过程中总是温柔、友好,没有千金小姐的脾气和架子,所以白露在心里是感激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的!

    季寒声是走在白露前面的,他已经落座、系好了安全带,抬眼扫了一眼白露,歪头示意她快坐过来。

    白露又跟白心妍简单的说了几句便坐到了季寒声的隔壁,刚坐下来就看到白心妍微微起身正回头跟她和季寒声打招呼。

    笑着跟白心妍摆手的是白露,季寒声高冷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一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白心妍。

    白露不由的略显尴尬,只能涩涩的笑了笑。

    季寒声看到了白露讪讪的笑,他“配合”的看了一眼白心妍,与其说是看还不如说是冷冷的睇着白心妍,眼底全然都是讥诮和不屑。

    白心妍脸上的笑越来越僵硬,她木讷的转过头,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笑容渐止,两个粉拳紧紧的握住,指甲嵌进掌心,挖的肉疼,但这疼也没办法消减她心头的恼意。

    白露竟然真的和季寒声一起出差了?!

    她的心思何其敏锐,已经嗅到了男女之间暧昧的气息,看来白露是不记得曾经的季寒声了,但该死的乔司白在做什么,怎么能任由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搞暧昧。

    尤其那个别的男人还是季寒声!</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