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章 吻到窒息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顿住了步子,他听着白露的话,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意,那笑昭示着他浓浓的兴趣。

    这笑妖魅勾魂,乔司白是个男人,但看到季寒声笑的样子也暗暗惊叹,这个男人长得太过出色,尤其是那两片性`感的薄唇,微微一笑,有着让人窒息的魔力。

    上帝从来都是不公平的,看看季寒声就是最好的证据。

    他出身名门季家,身世金贵,坐拥帝景董事长身份,身价千亿!但这样一个成功的男人却才貌双全,完美的让任何男人都自行惭秽,无法匹敌!

    这个男人也完美的让所有女人都会为之沉醉,迷恋!

    只是,白露怎么会勾搭上季寒声的?难怪之前会答应离婚,原来是傍上了季寒声这个高枝。

    他就知道,白露这个女人不简单!

    乔司白的思绪被白露打断了,只见白露依旧挎着季寒声的胳膊,笑的娇媚动人,“乔司白,不是说我缺男人吗?所以我把自己卖了,给你没买了一顶绿帽子!但是你来找我又算什么,你是吃醋嫉妒还是单纯的犯贱?”

    白露后面的说是什么他已经听不到了,他只听到白露说他吃醋嫉妒脑子就嗡的一声炸开了,当即厉声反驳:“白露,你不配让我吃醋嫉妒!”

    “所以你是犯贱,跑过来让人观看你的气急败坏、毫无风度吗?”白露哂笑着说完又仰头看向季寒声,嗲嗲的说道:“亲爱的,你会帮人家做主吗?”

    季寒声的手指修长漂亮,骨节分明,他勾起了白露性感娇俏的小下巴,让她的头又扬高了几分,然后凉唇便不由分说的覆上了白露那双微启的红唇……

    俊男美女,唇齿交缠!

    白露虽然不是第一次接吻,但是被这么霸道的强吻、深吻还是第一次。一股从没有过的酥-麻从男人的薄唇过渡到她的唇?瓣,激-荡-蔓-延席卷了全身。

    男人的舌强势的跟她纠缠在一起,白露娇小的身子仿若无骨的靠在季寒声的怀里,她只觉心猿意马,酥了心魂,软了娇躯,只能用手紧紧的抓住季寒声的胳膊,防止自己失去平衡!

    乔司白看着这一幕,目赤欲裂,他快步走上前正准备抓住白露的胳膊,却反而被眼疾手快的季寒声捏住了手腕。

    钻心的疼痛便从他的手腕处传来,随后是乔司白“嗷嗷”的叫声!

    乔司白的惨叫也让酥了心魂的白露怔住了,她看到了季寒声妖冶的丹凤眼里满是戾气。

    “乖点儿,别动!”他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

    这样的季寒声不再像个商人,更像是暗夜中的帝王,白露想到了他的外号,冷血无情的“并购狂魔”!

    这样的男人她真的惹得起吗?

    下意识的白露微张着小嘴,噤了声。

    她眼睁睁的看着乔司白疼的额头冒汗,疼的嗷嗷直叫,这个她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如今再看确实拙劣,让人瞧不起!

    她不会替这个渣男求情。

    乔司白婚内出轨,她虽然不会婚内出?轨,但她是绝对不会让乔司白好过,他不是爱那个野女人吗,那就要看看他为那个野女人能牺牲多少?

    那么爱面子的男人,如果被戴绿帽子会有什么反应?

    乔司白疼的额头青筋暴突,但是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白露陪季寒声睡了!

    反观季寒声呢?

    季寒声不屑的勾了勾薄的唇,他只是微微一用力,就将乔司白推开了,而且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但季寒声不屑欣赏乔司白的狼狈,“嗖”的抽出了暗红色的西装口袋巾,作为口袋巾的手帕如今越来越五彩缤纷,成为博雅的一种标志。

    季寒声这个男人从不像其他商界总裁、高管那样系领带,他偏爱象征博雅的口袋巾,喜欢微微敞开衬衫顶端的两三颗纽扣,露出一小节性感有力的锁骨,很骚很性感。

    男人修长的手指捏着手帕,擦拭的动作优雅又性感,像是在擦拭艺术品。

    擦完手,暗红色的手帕被季寒声随手丢到了地上,随后便揽着白露纤细的腰肢,往前走,坐进了车里。

    三辆黑色的豪车整齐有序的驶离了卧琥居,白露靠在车窗处,看着乔司白消失在了视线里,她才轻声对季寒声说道:“季董,刚才谢谢你。”

    季寒声翘着腿,慵懒的靠着椅背,他侧着脸,幽邃的眼眸注视着白露,语气深沉,“怎么,不舍得了?”

    “不舍得?当他跟其他女人翻云覆雨的时候就该想到没那么便宜的事,这么一点疼而已,我有什么不舍!他毁了我的爱情、我的家……”

    “白露!”季寒声的声音不高,但不怒自威。

    白露微微转过头,女子潋滟的眸子里氲满了水雾,波光闪闪,眼眶红了。

    她不是在意乔司白,她只是替自己心疼,这么多年了,她把真心都给了乔司白,却被践踏了,想起来就钻心的疼。

    为了这段婚姻她也付出了很多,她那么努力的做一个好妻子,却恍然发现在这段婚姻里入戏的只有她自己!

    现在的她要努力找回自己,所以她回归职场,她要好好工作,不过是个工作,乔司白就说她爬上了季寒声的床!

    只许官兵放火,不许她百姓点灯?

    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再去为他伤心,为他难过,是时候放手了。

    白露这几天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这么告诫着自己,然而此刻,那眼泪却依旧如断线的珠子一般的,往外涌个不停。

    季寒声恨铁不成钢的说道:“白露,你真该看看你自己失魂落魄的样子,哪里像是我季寒声的特助,简直连我的暖床工具都不配!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有多丑?”

    “季寒声!谁稀罕做的你的暖床工具啊!”白露立刻反驳,她反应过激都忘了季寒声是她的老板,她要尊称一声季董。

    “为了一个男人你哭死哭活给谁看?我看你压抑的这么辛苦,很真诚的建议你考虑做我季寒声的女人!”

    白露惊愕,她看着季寒声妖异的眼眸中,潋滟出让人读不懂的流光溢彩。</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