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章 秀个恩爱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一路走到别墅的门口,这一路她都没有遇到一个佣人,之前帮她和季寒声开门的管家像是消失了一般,竟然不曾再次露面。

    在她印象里,是初次接触季寒声,自然不知道季寒声的癖好,比如他注重隐私,所以他在别墅的时候是禁止佣人进进出出的……

    比如他从来不喜欢女人咬他的耳朵,无论如何情动,耳垂甚至整个耳朵都是他的禁忌。

    “乔司白,你脑子有病吗?你找到这里来是几个意思?”

    白露抱臂站在乔司白的对面,姿态慵懒,像只惺忪的小野猫。

    她和乔司白之间隔着白色的雕花大门,他进不来,她不愿意走出去,但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的表情。

    乔司白知道卧琥居是季寒声用钱砸出来的人间天堂,他不敢对季寒声放肆,也不敢在卧琥居造次,但白露是他法律上的妻子,他在白露面前耀武扬威、趾高气扬的很,尤其现在他抓住了白露的把柄!

    这个该死的女人口口声声说爱他,说什么全身心的交付给他,忠于他们的婚姻,一切不过是说着玩玩的!他前脚离开婚居,她就迫不及待的勾搭上了季寒声?

    这女人,装婊。子还给自己立贞洁牌坊,太可恨了!

    乔司白咬牙切齿的说道:“该死的白露!你看看你都做了什么?你的口红都被季寒声吃了吧?你可真让我恶心,你说我外遇对婚姻不忠,可你看看你自己……”

    白露听着乔司白的话,十分的不耐烦,她打断了男人尖锐的指责声:“所以呢?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的吗?如果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

    乔司白双手掐着腰,愤怒的来回踱步,一边踱步一边恨得咬牙切齿,他这么恨,这么恼,但是他不知道是恨自己将他们的婚姻走到了这一步,还是恨白露移情别恋。

    他没时间思考自己的心,只知道听说白露去了季寒声的卧琥居他就怒火攻心了!

    他就坐不住了!

    所以驱车赶到了卧琥居,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他的妻子涂着口红的嘴都花了,是怎么造成的他很清楚,是被吻的!是被男人蹂躏的!

    所以乔司白的的脑子都要炸了,他焦灼的来回踱步,像一只走入了困境的斗兽!

    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犯贱,明明是他要离婚的,明明他从来没有对她上心过,可看到她这副娇艳欲滴的摸样,想到她在季寒声的身下辗转绽放,他莫名的暴躁……

    连他自己都在心里想着,乔司白啊乔司白你真是贱!

    可管不住自己的心,管不住自己的脚,也管不住自己的嘴!

    “白露,你能耐!你真是好样的,说到做到,这么快就给我带绿帽子了!这样也好,我们协议离婚,夫妻共同财产对半!”

    白露“扑哧”笑出了声,“你想的可真好,你可没少从白家移花接木、暗度陈仓,我凭什么便宜了你和那个野女人。还是那句话,要离婚要分割财产也可以,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

    乔司白怒瞪着白露,只看到女人在笑,笑靥如花,明媚又阳光,该死的刺眼。

    “就算不是她也会是别的女人,所以那个女人是谁一点也不重要。”

    白露脸上的笑冷了下来,“你看看你,既然那么护着那个女人,那就净身出户跟我离婚,然后跟你的心上人喜结连理吧!你也知道哒~所谓的婚后财产几乎都跟白家脱不了关系,你还想拿着白家的钱去养小三,让我当冤大头?”

    说完这些话,白露伸出手,竖起了修长的食指,她的食指纤细白皙,在乔司白对面晃了晃,“你不放弃财产,我就让你的备胎变成破胎,二选一,你好好想想吧。”

    乔司白从白露的眼角看到了一抹一闪而过的狠戾,那样的白露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像是发怒的小狮子,随时都会咬住敌人的脖颈,一口致命。

    他看着白露悠闲的往卧琥居里面走去,乔司白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威胁,他怒了!

    快步走上前,但卧琥居的门不是他想推开就能推开的!

    卧琥居是什么地方?

    是建在静谧山丘上的、亚洲隐秘的花园别墅之一。

    是海城人人艳羡的豪宅大院,这里依山傍水,占地宽广,鲜少有人驻足。

    别墅的内部更没有被媒体曝光,但人人都猜测,内部奢华无比,但是什么样的奢华法鲜有人知。

    乔司白不知道卧琥居里面有多奢华,但白露知道,她和他一门之隔,他却跨不进。

    他紧紧的抓住门把,怒吼道:“白露!”

    白露回眸一笑,娇俏道:“老公~回去好好想想吧,我期待出差回来能收到你的好消息。”

    乔司白正要准备继续骂白露,他鬼使神差的抬头望向别墅,远远的就看到了季寒声正站在别墅二楼的露台上。

    那般闲适、肆意的季寒声俯视着他,但眸光却阴冷的毒蛇嘴里吐出的信子,乔司白像被扼住了脖颈,他喊不出来了……

    眼睁睁的看着白露走到了别墅里,却无能为力,什么都不能做,这种无力感像是回到了母亲跳楼自杀的时候。

    他看着流了一地的鲜血,却不哭不叫,失声无语!

    乔司白握紧了拳头,拖着沉重的步子坐进了自己的车里,但他没有驱车离开,而是呆呆坐在车里注视着别墅镂空的白色大门。

    一刻钟后,大门打开,白露和季寒声走出了别墅。

    乔司白推开车门下车,叫了一声“白露。”

    白露没理他!

    当着季寒声的面乔司白反倒不再像刚才那般失控了,在海城人人都会惧其三分,乔司白也是惧怕季寒声的。

    乔司白迈开长腿,大步走向白露,只是还没来得及靠近她,却看到白露加快步子走到了季寒声的身侧。

    白露很自然的挽住了季寒声的胳膊,然后她的唇慢慢靠近了季寒声的耳朵,她的唇和他的耳朵间隔着一厘米的距离,耳鬓厮磨,窃窃私语。

    乔司白僵住,握紧了拳头,骨节泛白,手指的骨节咯嘣作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