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章 强吻白露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一转身,却被季寒声的长臂一拉,就撞进了男人非同寻常的目光里,这目光像是带着怒意,又像是带着一抹轻佻!

    “季董,你让我来就是为了整我,看我出糗的吗?如果是的话那恭喜你,你成功了。既然成功了能不能请你拿开你的手?”

    白露涨红着脸,一口气把话说了出来,说完了,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她是真的没想到,季寒声下一秒会用将她禁锢在怀里的姿势去拿她身后的黑色衬衫,他们贴的那么近,男人身上的沐浴露的味道将她包裹住,姿态亲昵,过于暧-昧!

    白露往后倾着身子,她穿着高跟鞋,差点摔倒,然后就被季寒声箍住了纤细的腰,被他禁锢在了怀里!

    她整个人瞬间被点了一把火,这把火怪季寒声的轻浮举止,也怪她情不自禁的浑身燥-热……

    白露的声音冷冷的,她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很想反抗,但自己没有实力!可是,不反抗让自己吃亏,又会觉得对不起自己。

    那种前无出路,后无退路的无助感啃噬着她的神经,让她眸子里的神色都暗淡了!

    她觉得自己的人生过的很失败,她在婚姻里顶着乔太太的名号,却不是实至名归的乔太太。

    她在工作中是季寒声的特助,却又似半个老妈子,半个供他调戏的小丑……

    季寒声看了她一眼,眼底的光芒深邃无波,他手压在她后腰上推了把,女人顺着他的力就站直了身子,可还不等她站稳手腕被人扯住,这次却是撞进了季寒声的怀里!

    男人的胸膛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烫的她的脸颊顿时鲜红欲滴……

    “你放开我!”白露在他的怀里挣扎,她推搡着男人结实的胸膛,无果!

    又去推男人的胳膊,精壮的胳膊她也无力撼动……

    白露是个保守的人,她跟乔司白的婚姻关系还没终止,她不能像乔司白那样做个婚内出轨的人,她暂时也不能接受跟乔司白之外的男人这般亲密。

    就算这个人是季寒声,就算他长的秒杀其他所有男人也不可以!

    “季董,你应该看过我的个人简历。”

    季寒声挑了挑眉,“看了又怎么样?”

    他不止看过她的简历,连她的家底都调查的一清二楚,她的喜好,甚至她穿内衣的尺码……

    白露抬起头,眼眸潋滟,宛若小鹿斑比的双眸澄澈撩人,“我结婚了,我有丈夫,我不会玩婚内出-轨!难道你想做小三?”

    虽然白露认为季寒声这样的男人不会对她感兴趣,但他们现在的姿势这么暧-昧,她不得不说!

    果然,季寒声笑了,这笑妖凉勾人,“我知道你有丈夫,如果我说我不在乎呢?而且,你的身体反应可比你的嘴巴诚实,白露,你不得不承认你喜欢我碰你!”

    季寒声说完用手托住了她的脖颈,男人的手抚上雪白脖颈的时候,白露本能的一颤。

    他一只手紧紧的箍住她的脖颈,另一只手转而下滑到她的大-腿-内-侧,男人的手带着魔力惹得她双腿微微颤-动。

    她娇-喘出声,泛着潮-红的娇身不住的哆-嗦着……

    白露不否认她身体的反应很诚实,但这样的真实并不能说明她是喜欢季寒声碰她,换做是别的男人碰她她应该也会是这样的反应!

    她羞于承认,她未曾和任何男人这般亲昵过,她饥-渴了……

    就算这样子,白露也没打算做背叛乔司白的事,就要离婚了,如果她做了出格的事情,她跟乔司白那个人渣有什么区别?

    “嗡嗡嗡”季寒声的手机震动声传来,白露长舒了一口气。

    但季寒声非但没有松开钳制着她的手,反而猛的吻了上去。

    白露的唇柔软又温润,季寒声欺身而上的时候她的脑子“嗡”的一声,这样似是情动,又似懵了!

    “看看你自己的反应,这么敏感,乔司白一定没能满足你吧?还有……我的吻技好吗?”

    季寒声将薄的唇移到白露的耳边,一边说着一边低笑出声。

    这个问题,时隔10年。

    白露却闭唇不答。

    季寒声很少笑,但笑起来魅惑人心的本事却是十足的,他低沉的笑声夹杂着魔力,让白露的小耳朵亦是鲜红欲滴。

    “季寒声!”白露怒吼。

    “这就对了,季董季董的叫确实太生疏了,你可以叫我寒声,季寒声。”

    ……白露无语,察觉到季寒声放松了钳制,她用力一推,很快挣出了他的禁锢。

    “你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这不过是一个工作,我不……”

    白露怒极了,她一边说一边准备去拿自己的包。

    “白露!白露!白露你给我滚出来!”

    男人气急败坏的叫喊声从外面传来,白露跑到窗边撩起窗帘就看到了乔司白正站在卧琥居的别墅门口。

    乔司白双手叉腰,领带大咧咧的扯着挂在脖子上,衬衫有些凌乱,看他怒气滔天的样子,白露说不出的喜悦!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乔司白这副德性,不再是以往的清贵公子哥,更像是气急败坏的炸了毛的公鸡。

    白露回头看了一眼季寒声,季寒声正在慢条斯理的穿衣服,男人的手指修长灵动,他慢条斯理的扣着衬衫的袖扣,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这哪里是赶时间?

    乔司白怎么知道她在帝景?

    白露一想,就知道自己被季寒声算计了,但这算计换来乔司白的气急败坏,是值得的!

    季寒声丝毫不理会外面的叫喊声,他站在卧室里慢条斯理的系着袖扣。

    男人的手腕腕骨白皙性感,修长的手指捏着袖扣动作像是行云流水,十分优雅,这优雅淡化了季寒声身上凌厉的感觉。

    白露这么看着季寒声,又想起了那双洁白修长的手曾在她身上游走,那是一双带着魔力的手,仅是这么想想,白露的身子都莫名的燥热了。

    白露用手背擦了擦滚烫的脸颊,“我去看一下。”

    说完她就就走出了卧室,季寒声站在那里没有阻止白露。

    他很淡定的听着乔司白气急败坏的叫喊声,只是那张妖魅至极的脸上笑意逐渐消退,狠厉渐增,眸色一片冰寒……</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