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1章 守身如玉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海城,盛夏七月。

    酷热的暑气在白天聚集,又会被夜晚的风吹散。

    几辆黑色的豪车在夜色中疾驰而过,中间那辆迈巴赫车牌号海n00000在整个海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车子驶入一座独栋的别墅内,这座别墅依山傍水,周遭都是成片的树林,冬暖夏凉!

    这个豪宅大院是海城人人向往的人间仙境,走到里面,入眼的一草一木都是由专职绿化人员打理的,自是价值不菲。

    黑色的车门打开,几个黑衣男人率先从一前一后的车里走了下来,然后中间车子的车门才缓缓打开,车里走出来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露出了半截修长有力的手臂。

    他紧绷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却异常俊美。

    所有人都不敢直视他,以及他怀里睡得很死的女人!

    他的压迫感太浓重,管家都是战战兢兢的走在他的前面,打开了别墅白色的门之后,一众人便自觉地退下了。

    “啪!”整个别墅内所有的灯都亮了起来。

    水晶灯下男人的五官越发的清晰,妖冶的眸子,像是幽深的大海,泛着让人惊畏惧的精芒。

    他,正盯着怀里醉酒入睡的女人……

    这个醉酒的女人丝毫没有清醒的迹象,也没有意识到男人的危险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白露,世界真小,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因为慵懒所以十分蛊惑人心。

    这个叫白露的女人,因为喝醉了,此刻面色娇红,白嫩的肌肤像是被水雾浸染过一般,娇艳欲滴,吹弹可破。

    这样惹火的摸样,让男人情难自控似得伸出了手指,摩挲着她娇艳欲滴的红唇。

    “乔司白,你混蛋!”

    “乔司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白露呢喃出声,在男人怀里挣扎了几下,睡梦中她的眼泪还是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溢出了眼眶,一颗一颗顺着脸颊落在了男人黑色的衬衫上,被迅速的吸干了。

    明明说醉了就不会胡思乱想,就不会心痛了,为什么她的心还会痛?为什么?

    喝得少了,一定是喝少了所以才醉的不够彻底!

    妖魅的男人停下了摩挲唇瓣的动作,薄的唇角上扬,闪过一抹肆意的笑……

    这笑有些森冷,让人惊惧,不寒而栗。

    白露胃里灼热,翻江倒海的难受了起来。

    她微微睁开眼睛,又觉得自己是真的醉了,她看到的男人不是乔司白,而是一张陌生的,这样的男人像是暗夜的妖精,致命的修罗!

    是真的醉了!所以才会看到这样不真实的人……

    白露大胆的摸了摸男人的脸,喉咙干痒,但声音轻柔:“你长的可真妖孽!”

    她从来没有主动摸过任何一个男人,就连她的丈夫乔司白她也没有摸过,就算想摸也摸不到,乔司白给了她无爱的婚姻!

    白露说话间,眼皮越来越沉,昏昏欲睡的其实根本不止是因为喝醉了那么简单,但她来不及思考什么,就再次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男人将她抱上楼,放在了主卧的大床上,黑色的被单,衬的女人的肌肤越发的白皙,娇|嫩!

    他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像是带着魔力,轻佻的划过白露笔直、纤细、白皙的大腿间,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粉红。

    这女人可真敏感!

    这样的动作让白露本能的颤-栗着,甚至不由自主的晃动着身子,摩挲着丝滑的床单……

    她的声音轻柔动听,“司白……你终于要我了……”

    男人的表情愈发的阴冷了,他冰凉的食指加重了下滑的力道,然后一瞬间,嗖的挑起了女人白色的底裤边缘,强势的探了进去。

    白露下意识的一惊,但是她太困了,无论如何努力都没办法睁开眼睛……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乔司白情动的样子,看着乔司白在她身上索取的表情,一定俊美无匹,情动迷人。

    白露的眼睛太沉重了,她挣扎了一会儿也没能睁开眼睛。

    “啊!”

    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叫出了声,只见男人修长的食指竟然毫不留情的一下子探进了秘密花园!

    白露下意识的叫出了声,娇小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抖了抖,她哆嗦着,看上去像是无助的浮萍。

    这样的反应,却不知是因为害怕,疼痛,亦或是陌生的、突如其来的快-感……

    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叫声而停下手里的动作,而是依旧冷着一张妖魅的脸,将手指往深处、再往深处探去。

    白露再次叫出声:“啊”

    这次是是因为疼,她似蹙非蹙的柳叶眉皱了起来。

    “司白,轻点……”

    闻言,男人毫不留情的,一点也不留恋的、飞快的将手指抽了出来。

    秘密花园的深处紧实而温热,但他迅速抽出手指的动作像是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空虚也是突如其来的,让白露本能的瑟缩了一下。

    他拍了拍白露的脸,然后捏住了她的下巴,“叫我寒声,季寒声,记住了吗?”

    这个叫季寒声的男人松开了钳制着下巴的手,然后从床头柜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餐巾纸,慵懒的坐在床上,慢条斯理的擦拭着自己刚刚碰过她的手指。

    他擦拭的动作很慢,像是电影镜头下的慢动作。

    这是一个帅气妖魅的男人,因为帅气所以就连这样平常的动作看上去都十分优雅迷人。

    他薄的唇角似笑非笑的上扬出一抹勾人的弧度。

    只有季寒声知道,刚刚探进去的一根手指不过是为了查探她是不是还是个处,而结果他很满意,非常满意!

    这个女人和乔司白结婚一年了,竟然还是干净的?!

    那秘密花园的禁区竟然无人踏足,就连她的丈夫乔司白都没有碰过!

    季寒声本以为提前遇到白露已经是意外,却没想到她还是干净的,这干净对他来说就是惊喜了!

    他将擦拭完手指的纸巾攥成了一团,“嗖”的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篓里。

    然后,他贴着她的耳朵,缓缓出声:“白露,没想到乔司白竟然没碰过你,守身这么多年,而你将会是我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