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废柴:邪君的第一宠妃 第53章全是报复
    谁也没有想到,在铁骑营,当着李振天的面,风烈敢直接杀了张荣,一时间,所有人都愣了。

    而风烈,在人们还没回过神来时,他已扔下鞭子,最后看了墨楚一眼,大步朝外走去,边走,边道:“李将军,晚辈敬你也是国之栋梁,若我表妹在这遭了什么不测,我犯起混来,到时也就不知南北了。”

    叶子离眸光微微一闪,余光瞥了眼风烈离开的脚步,随即朝二人拱手作揖,道:“都是下人不懂规矩,死不足惜。还望将军能秉公办事,否则闹到朝堂,也着实不好收拾。”

    威胁,**裸的威胁!

    军牢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不停的在墨楚与李振天之间游走,不可置信,内心狂乱!

    区区一介废物姐,何德何能,竟有那么多人为了她,全都不惜跟镇国将军撕破了脸?

    也不知沉寂了多久,一道闷雷般的声音,猛然响起:“总有一日,老子会让你五大世家,全部消失在这东陵国中!”

    声音用了内力,一直传到外面,叶子离不由苦笑:“我这次是把身家都豁出去了,却不知皇上打算扣住襄王多久?”

    “就算是皇上,扣人也要有理由,这次听是蕙贵妃病疾,你猜,要多久?”风烈一语,直接惊呆了叶子离,自古帝王多薄情,就是这样吧?

    “看来我们的拖延也很悬,若三日之内不能找出证明墨楚清白的证据,便要继续开审,到时再动起刑来,你我也无力了。”

    “未必。”深不可测的道了一句,风烈跃上马背扬长而去,他虽不知襄王为何如此维护墨楚,但他知道,那可怜的丫头命很大。

    三天,过就过去了,漆黑的夜,万簌俱寂。

    墨楚浑身是伤,牢房又十分阴寒,她静静的躺在草堆上,冷的缩成了团。

    萧清夜与李振天全都恨不得她死无葬身之地,这样的酷刑,风烈能挡一次,却挡不住接二连三,也不知师父还要多久才来救她?

    思及此,墨楚暗暗抽了口冷气,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响起,牢门突然被人打开,她想要抬头去看,谁知,一桶盐水当头泼下!

    疼,火辣火辣的疼!

    浑身都在颤抖,火烧火燎的痛让墨楚变得有些狰狞,她目光冰冷的望上去,牢门前,萧玉儿正双手叉腰笑容满面的看着她,身后的两名奴才,一人提着一个空掉的水桶,笑的好不得意。

    “这也算是动用私刑吧?”落井下石、寻私报复,墨楚再次看清了一个现实,等人来救不如自救,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留给你等待的时间里,究竟会发生多少事!

    “什么私刑?谁看见我对你动用私刑了?”迎着墨楚的目光,萧玉儿分明心底莫名一颤,却佯装无畏,继续道:“来了铁骑营,你还当着是襄王府?本公主今日就是剥了你的皮,谁知道?”

    敢让她在龙君主面前那样出丑,这两桶盐水顶多算是利息,反正她有皇后宠着皇兄护着,还怕她个阶下囚的废物?

    “来人,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打的她哭爹喊娘,打的她跪地求饶!”萧玉儿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一人上前,沾满了盐水的鞭子,对着墨楚还渗血的伤口毫不留情的甩去。

    “就凭你?”墨楚猛地一个翻身,滚出了好几步远,躲开蛇鞭的同时,一股千针万刺的痛苦,更加猛烈的袭来,她就地抬腿,对着那人下盘一脚狠踹。

    身上有多疼,踹的就有多狠!

    哪怕那是个太监,照样滚在地上呜哇乱叫!

    萧玉儿在旁看着,气的一声大喝:“蠢货,这样都能被她躲开,你是干什么吃的?过去给我把她按住,按住了狠狠的打!”

    分明就是个被抛弃的废物,凭什么住进襄王府?凭什么让她难堪的下不来台?凭什么那么多人都魔障了似得护着她?

    狐狸精,最丑最丑的狐狸精!

    对,她就是个来祸害人的狐媚子,一定还会什么妖蛊之术,才让大家的眼睛全都被蒙蔽了。

    想来,萧玉儿突然有了一种为民除害的感觉,她脸上狰狞的笑变得越发自然,就在那等着看她哭,看她叫,看她求……

    可惜,她就是没有看到墨楚手中突然多出来的银针,而那两枚银针,随随便便就撬开了钳制她的枷锁。

    当那双轻闭的眼眸重新睁开的瞬间,喋血,弑杀!

    才甩鞭子凑近的奴才,对上那双宛如黑暗深渊般的眼眸时,心底顿时“咯噔”一下,下一秒,没有人看到发生了什么,血淋淋的蛇鞭,已经在他脖子上缠了好几圈。

    “知道什么叫鱼死网破,知道什么叫垫背的?”望着那些愣在原地的人,墨楚声音冷的掉渣:“既然你不想让我活,那我就送你先去死!”

    “咔嚓——”墨楚双手使劲一勒,清脆的断骨声音响起,那奴才倒地的同时,她抽回蛇鞭再用力一甩,仅仅一个眨眼的工夫,地上打着滚的太监,直接被抽断了大动脉!

    鲜血,不要钱的往外喷!

    “你,我墨楚一介废柴能有公主陪葬,可是赚了?”她的表情云淡风轻,可那种平淡之下的杀气,却让人心惊胆颤。

    握紧鞭子的手在流血,墨楚却好像没了痛觉一般,任血蔓出,一滴滴的溅落在地,只是目光死寂的望着萧玉儿,然后,一点点的逼近。

    那双黑暗死寂的眼眸,好似会吸走人灵魂的旋涡,无波无澜,更没有一丝的感情,反射出的冷酷与决绝,犹如地狱里爬出来的死神。

    一时间,萧玉儿心寒胆颤,满目恐惧的不停向后退步!

    待她反应过来,瞳孔陡地放大,错愕、不可置信,她竟然会害怕一个废物?

    不过,萧玉儿一身白玄二阶的武力也不是白给的,她条件反射的抽出腰缠软鞭,将玄气全部灌输在上,发出攻击的同时,大声喝道:“墨楚你是不是真活够了?竟敢威胁公主!”

    “不,我没威胁你,我在杀你!”一声低喝,墨楚迎击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魔瞳奇遇〕〔群穿三百渣〕〔娇妻太甜:总裁,〕〔赘婿难为〕〔一窝三宝:总裁喜〕〔绝世神皇〕〔天才萌宝:拐个爹〕〔我成为了调查员〕〔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空间:豪门辣〕〔最后一个掌教〕〔我真不想吃软饭〕〔最后的黎明纪元〕〔邪帝狂妃:鬼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