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小农民的逆袭〕〔道医天下〕〔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军少的律政娇妻 第一零六四章:隐忍(五十三)
    男孩妈妈有些词穷,男孩爸爸却不干了,瞪眼看着许砚,伸手指着他:“你他妈有种跟我出来,躲在个女人身后算什么?”

    梁多多也恼了:“你满口脏话,难怪你的孩子也这个样子,他凭什么跟你出去?从开始到现在你了解过事情的经过吗?”

    许砚垂眼看了眼面前愤怒的梁多多,眼中闪过欣慰,腾出一只手拍了拍梁多多的肩膀:“你抱着孩子,我跟他去!”

    梁多多不想许砚因为如意和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态度坚决的说道:“干嘛要出去?我们凭什么出去!”

    许砚笑了笑,把一脸蒙圈状态的如意递给梁多多:“去座位等我就好。”

    在外人眼里分明就是温暖的一家三口,梁多多只能接过如意,让后退了退,免得一会儿在这儿动手了,伤到如意。

    男孩爸爸看着比自己高半头的许砚,眼神是满满的不屑,歪了歪嘴角:“走啊!”

    喝了酒脑子也不清醒了,伸手就要去抓许砚的脖领子,揪他跟自己出门。

    他在镇子上横行霸道惯了,再加上又是镇派出所领导的亲戚,平时里横冲直撞谁也不服。

    今天仗着喝了点酒开始耍酒疯,压根儿不把比自己高半头的许砚放在眼里,蛮横的伸手过去,却不想手还没挨到许砚的衣服,就被许砚用左手扣着,稍稍用力就感到骨头被捏碎的疼痛。

    男孩爸爸吸了一口冷气,声音变调还叫嚣着:“松开!有本事咱们出去打!”

    许砚剑眉微挑,手轻轻往回一带用往外一推,松手对方后退几步险些跌倒。

    饭店老板匆匆赶来,忙着掏烟先去给男孩爸爸,陪着笑说:“五哥,五哥,给兄弟一个面子啊,今天咱们就别闹了。这顿饭算我请。”

    他是怕真打起来,这一屋子人跑个七七八八啊。

    男孩爸爸甩了甩发麻酸疼的手腕,瞪眼看着许砚,冷哼一声把老板手里的烟接了过去:“今天就给你个面子,要不我非把这小子废了。”

    饭店老板一顿点头哈腰的是,然后又去许砚跟前赔礼道歉:“兄弟,对不住啊,咱们出门都求个平安,我们做生意也求个和气生财,希望兄弟给个面子,这事就算了啊。”

    许砚目光淡淡的看了眼饭店老板,没去接他手里的烟,而是转身去把梁多多怀里的如意抱了过去,小声说道:“吃饱了吗?吃饱了结账咱们走吧。”

    熟捻的语气,让梁多多愣了一下,他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亲近了?

    却听话的跑去结账,喊着韩子琴离开。

    再上车时,如意显然有些兴奋,跪坐在梁多多腿上抓着驾驶座的椅背,小手不停的去抓一下许砚的肩膀衣服,小嘴咯咯乐的喊叔叔。

    许砚一路唇角微勾的笑着,不时用低沉迷人的嗓音提醒如意要坐好,要小心。

    车上梁多多还接到了陶妃打来的电话,声音有些疑惑:“多多,你到家没有?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啊?”

    梁多多一手搂着如意的腰,一手拿着电话,犹豫了下:“没呢,路上出了点小故障,车子送去修理厂了。”

    陶妃惊呼一声,声音有些担心:“那你们现在在哪儿?还有多久到家?怎么没给我打个电话,我过去找你们?”

    梁多多有些犹豫该怎么说她们就坐了个陌生人的车回家,如意已经脆脆甜甜的喊着:“叔叔!叔叔!”

    陶妃狐疑:“什么叔叔?你们现在到底在哪儿?”

    梁多多生怕陶妃多想,赶紧解释:“我们遇见了个去石市的军人,就坐他的车回去,估计再有半个小时就到家了。”

    陶妃哦了一声:“这么巧?那你们小心点儿啊,别让人骗了,到家了给我来个电话。”

    梁多多使劲点头:“好啊,一会儿到家给你电话。”

    陶妃又叮嘱了两句才挂了电话,却对如意嘴里这个叔叔很好奇啊。

    许砚没问梁多多地址,径直把车开到了她们居住的小区门口,梁多多有些惊讶。

    韩子琴在一边笑着解释:“是我那会儿跟他聊天才发现,他父母跟咱们住在一个小区呢。”

    梁多多心里疑惑韩子琴什么时候和许砚聊的这么熟了?也顾不上问,跟许砚道谢:“谢谢你啊!”

    许砚没下车,只是微微摇头:“没事,你们赶紧回去吧,我看孩子都困了。”

    梁多多又是一番道谢,才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拎着抱,韩子琴拎着个大包进了小区。

    许砚坐在车上,沉默的看着梁多多和孩子消失在小区门里,车内还留有如意身上淡淡的奶香味,让他忍不住闭眼回味在其中……

    而回家的路上韩子琴也开始跟梁多多唠叨许砚的家庭情况:“没有结婚也没有对象,都三十一了,比你大个四五岁吧?感觉还不错啊。”

    梁多多警惕的看着韩子琴:“韩姨,你想干嘛啊?”

    韩子琴叹口气:“我知道这会儿说这话不合适,可是苏扬到底不在了。如意也需要爸爸啊,你看如意今天黏着许砚的样子,孩子啊,还是要在一个健康的家庭里长大才好。”

    梁多多非常坚定的摇头:“韩姨,这事以后不要再提了,除了苏扬我不会喜欢上任何人的。如果为了如意跟一个男人结婚,对人家也不公平。”

    韩子琴张张嘴还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这个倔强的丫头。

    梁多多抱着如意回家,给孩子洗了澡换了衣服,又给她冲了半瓶奶喝了,才哄着她睡觉。

    等如意睡着了,才轻手轻脚去出去,拿出包里的电话给陶妃打电话,顺手一摸,还摸到一个硬硬的小本,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许砚的军官证。

    那会儿匆忙把车钥匙和军官证都装进包里了,只是后来掏车钥匙怎么就发现军官证呢?

    这下也不知道对方的联系方式,该怎么把证件还给人家啊?

    愣了会儿神,才回神给陶妃打了个电话。

    陶妃也一直在电话那头守着,接到梁多多的电话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你说你们胆子多大啊,陌生人的车你们也敢坐,就不怕把你们拐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