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限量婚宠:报告军〕〔嫡锁君心〕〔娱乐圈新高度〕〔逍遥趣〕〔医圣都市纵横〕〔我的邻居是皇帝〕〔蝴蝶女妖〕〔大唐第一太监〕〔工业造大明〕〔重生军工子弟〕〔重生之狂野时代〕〔BOSS生猛:席少,〕〔兵王无双〕〔九零恰时光:娇妻〕〔碰瓷萌妃:撞上高〕〔战锤神座〕〔我在仙界联了网〕〔哀家有喜:摄政王〕〔爹地有毒:替身娇〕〔万界最强手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军少的律政娇妻 第九一一章 关联
    周苍南回来时,小可他们还围着医生说个不停。

    过去抱起小周几,跟苏扬打了声招呼,准备带着陶妃去外科看脚。

    陶妃拒绝:“这点儿小伤对你来说应该不难治啊,你回去给我弄点药酒揉揉就行。赶紧回家吧,我现在都能闻见我身上散发的臭味。”

    看见小可后,她可什么心情都没了。

    周苍南看陶妃眼圈黑的厉害,同意先回家。

    坐进车里陶妃抱着还在睡觉的小周几,跟周苍南也聊不动天了,靠着椅背也眯了起来。

    快到家时,关振东和卢敏牵着小尘飞和小朵儿的手在大门口的树荫下等着。

    七月下旬的天像在热气腾腾的蒸笼里闷着一样,就算是树荫下,站一会儿也是一身的汗。

    小朵儿头发已经汗湿头,一缕一缕的垂在额前,却坚持跟姥姥姥爷站在家门口等爸爸妈妈回家。

    一向很娇气懒惰的她,站了一个多小时,愣是一声没吭。

    看见周苍南开车从园中小路过来,才咧开小嘴乐:“爸爸和妈妈回来了。”

    车子还没挺稳,就张开小胳膊跑着过去。

    陶妃被周苍南推醒,擦了下嘴边的口水,使劲眨了眨眼睛:“这么快到了啊,我感觉刚睡着啊。”

    小朵儿已经拍着车门喊妈妈。

    小周几也被惊醒,揉着眼睛有些懵,这是哪儿?他在哪儿?

    抬头看见妈妈,才踏实了,小脑袋一歪,靠在陶妃怀里醒觉。

    周苍南下车先抱起闺女,才拉开车门,让小周几自己下来。

    卢敏看着车里表情疲惫的闺女,眼圈红了:“这到底是谁干的啊?太丧心病狂了。”

    陶妃忍着脚疼下车,嘿嘿乐的搂着卢敏:“妈,看见你真好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

    关振东隐忍着激动:“先回家再说,外面太热了。”

    两个小朋友热的像跟水里捞上的孩子一样,脸蛋上的汗珠子大颗往下掉。

    周苍南把小朵儿放下,过去直接抱起陶妃往家里走。

    陶妃惊呼一声,有些不好意的环住他的脖子:“我可以走的。”

    卢敏这才发现陶妃的脚肿着:“受伤了?伤到骨头没有?”

    “没事,没事,就是扭伤,一会儿揉揉就好啊。”陶妃赶紧安抚都变了声调的卢敏。

    小朵儿在后面牵着哥哥的手乐,妈妈回来就好,受伤什么的,只要不流血就不严重!

    周苍南径直抱着陶妃上楼,弄的一项大大咧咧的女人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样不太好吧,爸妈还在楼下呢。”

    “早就想抱着你,只是因为小周几在,只能委屈你了。”

    一句话说的陶妃眉眼弯弯:“你这句话成功的取悦了我,我想亲你怎么办?”

    话音落,唇瓣就被堵上……所有的担心和焦虑都化在这深深的一吻中。

    小朵儿和小周几要跟着妈妈上楼,被卢敏和关振东拉住:“妈妈很累,需要休息,一会儿等妈妈休息好了再去找妈妈好不好?”

    小周几看了看台阶,反正妈妈已经回来了,见不见都行,转身去沙发上趴着,感觉还是很瞌睡啊。

    小朵儿一副很懂的模样:“我知道,爸爸和妈妈要生小弟弟了。”

    卢敏扑哧乐了:“小朵儿懂的太多了,可惜妈妈不能生小弟弟了。”

    小朵儿哦了一声,转身去哥哥对面趴着,觉得哥哥也很了不起!

    陶妃在周苍南的伺候下,洗了一个很纯洁的澡,又给她的脚腕上涂了药酒揉捏了一会儿。

    从开始疼的直哼哼,到后面倒在枕头上呼呼睡起来。

    她睡着,周苍南也没闲着,又用毛巾包着冰块小心的敷在她红肿的地方。

    冰冷刺骨,都没惊醒沉睡的陶妃。

    这一觉睡到月过中天,才摇着头醒来。

    一骨碌爬起来,看着屋里夜灯的微闪,才松了一口气。

    周苍南端着一碗面进来,看着抹着汗的陶妃:“做梦了?”

    “梦见被追杀,跑也跑不动,跑半天还在原地打转,一挣扎醒了。”陶妃揉了揉眼睛,睡醒后的嗓音有些暗哑低迷,像是在撒娇一样。

    周苍南过去把面放在床头柜上,伸手抱了抱她:“我抱起去漱口,然后吃饭。”

    陶妃非常乐意享受人肉轮椅的伺侯,端起碗时才想起来问:“你怎么知道我这会儿醒啊?我要是不醒呢?”

    “这是第三碗面了。”

    陶妃愣了一下:“前两碗呢?”

    “我吃了。”周苍南平淡的说着,又去低头检查陶妃的脚,睡了一觉起来,明显消肿了不少。

    陶妃感动的眼泪打转,稀里呼噜吃完一碗面,才笑着说:“你放心,就算为了你和孩子,我也努力活着回来啊。除非当时弄死我,否则剩一口气我也会想办法回家的。”

    周苍南摸了摸她的头顶:“susan你了解吗?”

    陶妃愣了一下,不是在深情诉说吗?怎么一下就转到susan身上?

    难道susan和她的绑架案有关:“你查到什么了?”

    周苍南摇头:“哪有那么快,爸听说小可做伪证,也从公司卢副总那边了解了下,说小可跟susan最近走的很近。”

    陶妃哦了一声:“其实你直接见小可就好了,你不是会读心术吗?”

    周苍南去拿药酒过来,继续揉捏着陶妃的伤处,同时缓缓说:“没那么简单,小可被人催眠过,她自己做过的事情她都不知道了。”

    陶妃震惊:“这也太夸张了吧?susan主谋?或许她会害我,但是她肯定没那么大的本事。对了,成家那两朵喇叭花呢?”

    “成雅茹还在金三角,成雅丽不知道所踪,但是以成雅丽的能力,她也做不到不留痕迹。”周苍南第一次感到没有头绪,这一次陶妃的绑架,更像是给他的一个警告。

    陶妃哦了一声:“成雅丽的智商确实差了很多,就算是经历的再多,智商这个玩意儿也很难进步的。算了不想了,以后我小心些,车也听到地上停车场就好了。”

    周苍南去洗了手回来,伸手搂着陶妃:“对不起,我最近不能请假,要不你跟我去队里住几天……”军少的律政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爹地超级宠〕〔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重生医武剑尊〕〔神级魔头系统〕〔老师太霸道〕〔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