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妃〕〔东方璃秦偃月〕〔霍太太是隐形大佬〕〔重回地球的仙帝发〕〔重返地球〕〔从构造技能开始〕〔穿越远古:狂野兽〕〔长生至尊〕〔重回地球养女儿唐〕〔重返地球唐峰〕〔【长生王者】〕〔长生归来当奶爸唐〕〔大道惊仙〕〔长生奶爸〕〔岳风柳如嫣〕〔姜岁岁霍临西〕〔至尊霸婿〕〔林峰凌姐〕〔冷清欢慕容麒〕〔随身医典:医妃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横滨被我一个人包围了 8. 幕间
    是夜

    坂口安吾揉了揉太阳穴,处理着桌上新送来的文件,“白麒麟”来到了横滨,多个异能者死于不明原因,战争爆发,多件事情一起压下来,港黑情报部已经是焦头烂额,文件也是一件接一件的往下发,灌了一口咖啡,安吾已经忘了自己究竟多长时间没睡觉了。

    “坂口先生,这是新的资料。”门外,助理又送来一叠。

    “行了,你先放着吧。”

    安吾叹了口气,从桌子前站起来,办公室并没有窗户,根本没办法看到外面的景象,但安吾知道,此刻的横滨一定是一片寂静,当然,火拼的区域不算。

    “白麒麟……”安吾低喃,得找个机会传一些情报会异能科。这么想着,安吾收拾好眼前散乱的资料,关门离开。

    ——

    横滨的海很美,青木泉这么想着,他坐在港口,看着夜色下的浪花安静的冲刷焦岩。

    青木泉坐在栏杆上,无聊的晃着腿。

    跳下栏杆,青木泉百无聊赖的往回走。

    “……咦?”

    远处一道黑色的人影倒在树旁。

    思考片刻,青木泉还是走近了黑影。看起来有些面善啊……我明白了!青木泉双手相互一敲,恍然大悟——这就是所谓的平行世界吗?看着眼前眼熟的面孔,青木泉默默为其感慨一声世道无常,片刻,掏出一把工兵铲,嘴里念念有词,“啊这,既然看到了,就顺便帮忙把你埋了吧,入土为安,入土为安。”就当是我日行一善了,他想,甚至没有确认鼻息是否存在。

    ——

    坂口安吾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少年模样的的人一边挖着坑一边碎碎念——坑?!!不是,等等——

    “……请问你在干什么?”他看着正在不断扩大的坑默默问道。

    “当然是……”少年条件反射的回应,“诶——?!”

    “啊————诈尸啊!”青木泉一脸惊恐,反手就是一铲子。

    坂口安吾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脑壳和铲子亲密接触发出的清脆声响。

    “……”这倒霉玩意儿是哪来的?!安吾觉得有些崩溃。

    和接头人互换过信息之后,安吾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在户外枯坐了一会,回想着接头人说的今时鹤见不明原因昏迷的信息,心中有些担心,奈何月色太好,风声正好,几乎几天没睡的安吾倚着树,难得有些精神放松。结果——等他听到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一个少年在挖坑准备埋了自己?!

    少年,铲子,公园,坑,安吾

    这是什么奇妙的组合啊?!

    “我说大叔——”

    大叔?!安吾本体颤抖。

    “你没事大半夜不回家倒在树根旁边是个人都会以为是尸体吧?”

    “???!”

    正常情况难道不是会以为对方晕过去吗?!为什么你这小鬼会以为是尸体啊?!

    “我这坑都挖的差不多了。”青木泉委屈。

    “……让你白白挖了个坑真是不好意思啊。”安吾扶了扶本体。

    “算啦算啦~你还活着我就不和你计较啦!你早点回去啊,我也走了。”青木泉将铲子在树上磕了磕,抖掉泥土收了起来。

    言毕,不甚在意的挥挥手,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安吾无言。

    算了,回去了。他揉了揉脑袋,也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在准备抬脚的时候,却看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这是什么?安吾捡起来观察了一下。

    “滋……”拧开开关,哦呼,防狼电棒。……现在的孩子,还挺个性?安吾不确定的想着。

    “等等,你东西……”掉了。

    诶?

    安吾定睛望去,哪还有什么少年。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突兀的鸟鸣,一阵阴风刮过,安吾不禁周身一冷,鸡皮疙瘩直掉。

    大半夜,公园……我不会是,撞鬼了吧?!!

    坂口安吾,瞳孔地震.jpg

    ——

    “哈哈哈哈哈,所以安吾你是被吓着跑回港黑的吗——”

    酒吧里,太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把桌子拍的咚咚响。

    安吾抽搐着嘴角扶了扶眼镜,“这有什么好笑的,当时的情况……的确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吗?”

    隔日再到酒吧,安吾已经能认真回忆当时的情况了,鬼当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可能是少年走的着急。毕竟鬼又不会带着防狼电棒。

    (走的着急的青木泉:我给小银搞来的防狼电棒呢?那么大的防狼电棒呢?!花容失色.jpg)

    “啊……没准会是柳树成精呢?不是会有这样的传说吗?”太宰手舞足蹈。

    “不会有那种事情的啊!”安吾暴躁。

    “嘁嘁嘁,安吾真没意思。”太宰一脸嫌弃的摆摆手。

    那还真是抱歉啊!安吾青筋狂跳。

    “说起来……青色头发的少年,我好像见过。”织田作思考了一会,开口道。

    “诶?织田作见过那位柳树精先生吗?”太宰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

    “说了是人啊!”安吾呐喊。

    “是的,之前好像在咖喱店见过,因为这个发色会少见一些,所以有注意到,貌似家里还有个哥哥和妹妹吧?”织田作摩挲着下巴,不确定道。

    “啊啊……不说这个了,织田作你最近是不是收养了小孩子啊?”太宰兴致勃勃。“那干脆把我也收养了吧!”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啊!”安吾震声。

    “的确收养了孩子,是战争的孤儿,现在被拜托在咖喱店老板那里,果然,养孩子还是有点难的,太宰的话,不是被森先生收养了吗?况且,不能收养同事的吧?”

    “这种时候应该吐槽的啊织田作——不对,为什么我也在叫织田作啊?!”安吾绝望的捂脸。

    “啊……是这样的吗?”织田作迟钝道。

    “诶——我也想看织田作养的小孩子啊——”

    太宰拉长了尾音。

    “啊……那下次一起过去吧?”织田作试探的说。

    “好哦好哦。”太宰愉快的点头。

    提起孩子,织田作肉眼可见的轻松起来,开始讲起孩子的事情。

    “咦……啊这……”安吾听了一会也不禁感慨起孩子的话题,“孩子的话……有些时候的确会让人头痛啊。”

    “安吾以前也养过孩子吗?”织田作问。

    “唔……勉强算是吧……喂太宰,收起你的眼神啊!”安吾气结。

    “可是安吾明明看起来就不会养小孩诶——你肯定被嫌弃过的吧?”

    “什——怎么可能——今时他……”

    “哦哦原来叫今时啊”

    “!!”安吾顿时沉默下来,有些事就算是朋友也是不能说的,更何况自己现在身份特殊。

    “……是离开那里之前带过一段时间,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现在应该还在乡下吧。”安吾语焉不详。

    太宰治似笑非笑的盯着安吾,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在他即将饶有趣味的开口时,安吾先一步墙画,“话说太宰……你和中原先生最近搭档的怎么样了?”

    “咦惹”太宰治瞬间一脸被恶心到了的表情,“提他干什么啦,安吾真狡猾……暴力蛞蝓什么的最讨厌了,昨天居然还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我一顿,好痛的啊……”

    “肯定是你先挑衅的吧……”

    安吾无奈道。

    “才——不管呢,我想要的是清爽而充满朝气的自杀,而不是被暴力小矮子打死的那种。”

    太宰嘟囔道。

    看着太宰好像放过“安吾养孩子”这一话题,安吾不禁松了一口气。

    不明原因昏迷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异能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喝了一口酒,安吾沉思。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安暖叶景淮〕〔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全职艺术家〕〔太子妃拒绝争宠〕〔万族之劫〕〔这个诅咒太棒了〕〔都市风云乔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