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被唐三哥哥〕〔撼龙棺〕〔开局一条猴,然后〕〔赛博时代的魔女〕〔新婚夜,我亲醒了〕〔我的因果模拟器〕〔从日常到玄幻〕〔抗战之铁血东北军〕〔重生之金牌明星经〕〔仙道圣尊〕〔转生从修改命格开〕〔大国科技〕〔误上幽灵船的我被〕〔投影升级之旅〕〔锦鲤弃妇:随身空〕〔LOL:这个选手有点〕〔团宠将门弃女,偏〕〔领主崛起:从无用〕〔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八零改嫁糙汉后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拜错师门后我躺平了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凤天天都惊呆了。

    这中洲密林,是什么魔鬼地方?

    她只是随意折了根树枝扔远点而已啊,怎、怎么就……给咱们的正道人士友人们招了仇恨呢?

    凤天天越想越觉得惊奇。

    同时还有点小害怕。

    害怕是正常的。

    毕竟她只是个小小的金丹期修者,那边自诩光正伟的正道人士们和她隔的距离还不够远。

    所以他们“啊啊啊!”和“哇啊啊啊!”或者“救命啊!”的惊恐叫声不绝于耳。

    凤天天听得那叫一个毛骨悚然。

    万一,他们跑错了方向,跑到她这边了怎么办?

    怎么说呢……她才是折断树枝的罪魁祸首。那颗发狂的树要是冷静下来,认出是她……

    她看莫虚白和许易安的表情,也都是僵硬的。

    凤天天顿时冷汗直冒!

    她连连倒退,身上灵气流转,脚下更是积聚了不少,正欲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之时……

    只听脚下咔嚓一声脆响。

    熟悉的声音传来,大地再次震动,树叶扑簌扑簌往下直掉!

    凤天天想也没想,手比脑子更快,她抓起埋在枯叶之下,刚刚被她踩断的枯枝,奋力扔出——!

    再次扔向冷烨他们。

    旋即她立刻克制住自己的灵气,同时做了个手往下压的手势,让莫虚白和许易安不要动。

    果然,又一颗树睁开了猩红的眼睛。

    这次凤天天忍住恐惧,仔细看了下。

    那眼,其实只是红彤彤两窟窿而已,并没有瞳孔什么的。

    这颗狂暴的枯树二号,同样从地底抽出根系,一边嚎叫着一边朝它断裂的树枝奔袭而去。

    不一会,那边传来更加嘈杂的脚步声,和恨不得把耳膜震穿的尖叫。

    只是这些声音,都渐渐分散远去。

    随着微风,空气里传来淡淡的铁锈味。

    凤天天咽了咽口水,眼中惊惧神情未消。

    莫虚白和许易安也看着她。

    三人面面相觑。

    莫虚白:“……卧槽,一棵树,这么野?”

    许易安搓搓手,惊恐说道:“这件事教导我们,万物皆有灵,切记不可滥杀无辜荼害生灵破坏环境,那边穿蓝衣服的,不要把视线移开,我说的就是你!”

    蓝衣服·荼害生灵·凤天天耸肩:“那个,我说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们信吗?”

    两人摇头如拨浪鼓。

    第一次,其实他们还是信的。

    可第二次,凤天天动作那么熟练,说她不是故意的简直是在骗鬼啊!

    还是那种活着是睁眼瞎,死了也瞧不见的鬼!

    后怕是后怕,听那边自诩强者的正派人士“啊啊啊不要过来啊”地叫个不停……

    这感觉,还挺爽的厚!

    听着那边四处逃窜的声音,凤天天咽了咽口水,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大胆的想法。

    “不如我们干一票……”

    莫虚白也吞了吞口水。

    别的不说,他刚才瞟了一眼,除了他还算了解的冷烨和林若溪外,其他人的兵器、装备……哇,很值钱的样子!

    这个时候,倒是许易安最冷静。

    他平静甚至有些冷淡地说道:“都省省吧,你们在想什么呢?来前我特地学习了一番,刚刚那颗会跑的树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两位没头脑摇头。

    许易安:“这种树叫嗜血枯木,平时是假死状态,一旦激活不吸到一定量的灵气,不会停止活动。一般修者灵气都有限度,所以被枯树缠上的修者,若不能提供它需要的灵气,都会被吸血扒皮,活活吸成人干。若以修者的实力来划分,这种枯木至少有元婴以上的实力。”

    说到这里,许易安竟然从储物戒指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书,哗哗翻了几页,他皱眉困惑。

    “不过我记得这种等级的妖兽,不会出现在密林外围啊。哦对,书上还说,嗜血枯木的主干部分,坚硬无比,很适合用来冶炼成武器,这种武器因为原材料稀少,很值钱的。”

    他话音未落,凤天天已经眼冒金光了。

    “很值钱的!”

    同样眼冒金光的还有莫虚白。

    “武器!稀有的!”

    原本意在让他们冷静的介绍说完,两要钱不要命的主,已如脱缰的野马,笔直向嗜血枯木消失的方向狂奔而去!

    许易安:“……”

    尼玛……

    旋即。

    “你们等等我!”

    三人一路狂奔,赶路时做好了简单的计划和战略分配。

    听声音都知道,那群正道人士已然被冲散,如果找到枯木时,枯木已经缠上了正道人士,他们会救,但也不会白白救人。

    ——留下买命钱!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反正在进中洲密林前,正道人士已经看不上他们了,他们这会也不能因为区区致命危机赶着给人擦屁股。

    我又不是你妈。

    花钱买命,天经地义!

    这次在中洲密林里参加资格赛的修者们,都只有金丹实力。

    因为元婴期的参赛修者们,是另外的考题。

    而修者对修者,又或者修者对妖兽,其实越级去打,很吃亏。

    拿凤天天自己来说,她上次从筑基跨入金丹,整个人如一次升了十级一样,有一个比较大的提升。

    大家修为都差不多,对上忽然出现,至少有元婴实力的妖兽,那群看上去就很富的狗大户们,不慌才怪呢!

    三人朝着尖叫声的方向狂奔着,性格最为谨慎的许易安仍有些惴惴不安。

    他问道:“你们……有把握吗?”

    这嗜血枯木虽算不得太强,但级别高,吊打他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凤天天拍拍胸脯,豪气云天:“开玩笑,你师姐我也是越级一剑斩元婴的一代天骄好吗!”

    许易安真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抢人冷烨人头的事,你要说到什么时候去?

    莫虚白这暴躁老弟最恨别人质疑他。

    他说道:“我师妹都能斩元婴了,我身为师兄,难道会比她还弱?”

    许易安:“……”

    够了!真别逼我扇你们!

    但其实,两人吹牛是吹牛,冲动……着实冲动了,不过凤天天是有些把握的。

    对于其他修者来说,枯木抓住他们吸灵气吸成人干,确实很可怕。

    可凤天天不怕啊!

    她那天生善于吸收灵气的九天仙骨,简直是个bug。

    她就躺那,让嗜血枯木去吸,凤天天怀疑她都能让枯木逢春,皱纹舒展,从此找到第二春!

    所以怕什么?干它!

    一想到能赚一笔,三人脚程极快,没一会就抵达了第一个案发现场。

    凤天天万万没想到,被一棵嗜血枯木绑住的,竟然是刚才在入口处叫嚣得正欢的孙妙春。

    黄衫少女纱裙勾得宛如乞丐装,头发散了,喉咙都快叫破了!

    而堂堂万丹谷谷主的孙女,妥妥的大小姐、关系户,身边保护的人竟然不多,不仅如此,那四人也已倒在地上形容枯槁,不知是生是死。

    孙妙春泪眼婆娑,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护卫死去,所以主动上前勾引。

    但她也快没力气了,要不是她口袋里有几块高品灵石,她拿灵石喂养着枯木,她早就被抽干了!

    “冷烨……救我啊冷烨,冷烨你在哪里……呜呜呜……”孙妙春绝望地喊着,眼泪模糊了视线。

    “别哭啦,脸哭花了就不好看了,等下冷烨要是良心发现,回头找你,你哭成这样可不把人吓跑了么?”

    凤天天笑眯眯的,即便看到刚才对她出言不逊的孙妙春落难,她也没有落井下石。

    原因无他。

    土财主嘛,供着点准没错。

    孙妙春依旧抽抽搭搭的,可人声让她燃起了一丝希望,她抬头不管不顾地说道:“救救我,我乃万丹谷谷主的孙女……”

    “我知道,在中洲密林门口,你已经自我介绍过一遍啦大小姐。”凤天天语气柔和,“既然如此,你打算花多少钱买自己的命呢?”

    孙妙春一愣,忘记了哭。

    泪水止住,她自然看清了来人。

    凤汐!

    还有她那不入流的魔道门派师兄弟!

    孙妙春咬紧牙关,脸色涨红。

    她、她竟然向这种人求饶……

    黄衫少女实力不高,心气倒是挺高的。

    明明她被枯木吸灵气吸得晕头转向虚弱非常,却不肯继续求助。

    凤天天一声叹息。

    得抓紧时间。

    你死了,我可亏大了。

    于是她规劝道:“反正这里也没人,你的马仔都晕了,你花钱买命,我们也就一次性\的交易关系。等下你过你的阳关道,我们走我们的独木桥,互不相干。”

    “你!要救就救,不救就不救,这么多废话,我看你是想把我的东西都骗走,然后放我一个人死在这里吧!”孙妙春吼道,“我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的!”

    闻言,凤天天恍然大悟,以拳击掌。

    “还有这种操作。大小姐,你简直是比我还魔鬼的魔道人才啊!”

    孙妙春:“……”

    看吧!她就知道魔道没一个好人!

    凤天天:“诚然有这种可能,但现在除了我们,没人能救你。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

    她可是垄断方诶!也不知道孙大小姐拿什么谈。

    “我也不想和你浪费时间,我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时间一到,我立刻离开,孙大小姐您就自求多福吧!”

    “五,四……我们走!”

    “还有三二一呢!”孙妙春满脸黑线,她挣扎着大叫,“我买,我买!凤汐,救救我!”

    这还差不多。

    凤天天淡笑回头,就这么个只会嘴炮的纨绔,我还治不了你?

    不等孙妙春开口询价,凤天天率先说道:“储物戒指给我。”

    孙妙春:“你欺人太……回来,我给你,我马上给你!”

    说着,她甩了下手,手上的戒指飞到凤天天手中。

    凤天天也不含糊,她说道:“虽然你的命是挺值钱的,但我这人呢,也没那么黑。我拿一半,另一半你留着。”

    孙妙春微愣。

    凤天天又说道:“说不定等下你又遇危险,另一半还能再买一次。”

    孙妙春:“……”

    说着,凤天天迅速靠近,持刀攻击了嗜血枯木,枯木嚎叫一声立刻缠上了灵气更雄厚的凤天天,孙妙春掉到了地上。

    她脚步虚浮,根本站不起来。

    孙妙春却急切说道:“小心,被它缠上它会一直吸你的灵气,你根本使不上劲挣脱的!”

    刚被嗜血枯木缠上,凤天天立刻明白孙妙春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陡然的灵气流逝确实让她头晕目眩,使不上劲。

    但凤天天调整了下姿势……不如说在攻击的时候,她就调整了姿势,凤天天已然躺到地上。

    枯木将凤天天缠紧,枯枝像是能扎进经脉一样,一直吮吸着凤天天的灵气。

    孙妙春焦急地看着,见凤天天没动静,又急切地看向莫虚白和许易安。

    “你们怎么不动?就让凤汐被枯木吸着灵气?”

    莫虚白和许易安只是抱臂而立,注视着被枯木缠住的凤天天。

    他们的静默,却愈发使得孙妙春心焦。

    刚才情况混乱,冷烨见她有侍从保护,便先带着林若溪离开了。

    而她的侍从们均没撑过十招,一个接一个倒下。

    现在凤汐的师兄弟们,竟然眼看着凤汐被枯木攻击,看着她受苦,没有任何作为?

    万丹谷谷主孙女,无数人宠爱的大小姐孙妙春,只觉得世界都快崩塌了。

    你们魔教,这么硬核的吗?

    孙妙春忍不住大喊:“凤汐,你要钱不要命吧?!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没把握我给你叫外援去!”

    凤天天不做声。

    她其实维持得……还有点小辛苦。

    这枯木忒能吸了。

    见她连话都不回,孙妙春对莫虚白说道:“这不是你师妹吗,即便是魔道,师门手足之情你们也不顾吗?”

    莫虚白沉声喝道:“闭嘴!再说话斩了你!”

    孙妙春倒吸一口凉气。

    然后她闭嘴了。

    含着一泡眼泪,苦巴巴地盯着凤汐。

    她虽讨厌凤汐,但若凤汐因为救她而死……

    呜呜呜不要啊老祖保佑,凤汐一定不要有事啊!

    就在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枯树渐渐松开了对凤汐的桎梏,它的枯枝舒展开来,整棵树宛如人吃饱了伸懒腰一样,向外展开。

    如此景象,孙妙春给看呆了。

    怎么回事?

    嗯???

    嗜血枯木,吃饱了???

    而展开的树枝,让嗜血枯木露出了树干上一处浅粉色的柔软内里,它如同嘴一样,蠕动着,仿佛吃得很满足。

    就在此时,躺在地上的凤天天往旁边滚去,而一直抱臂而立沉默不语的莫虚白,微微躬身,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拔剑斜斩!

    寒光闪过,众人眼前一白。

    只听一声破碎的“啊”,嗜血枯木上粉色的一块忽地破碎,一阵白气从那里逸散,枯树应声倒地。

    就这么……干掉了?

    凤天天和莫虚白配合得行云流水,一剑斩杀嗜血枯木,这轻松的模样看得孙妙春目瞪口呆。

    确定是同一只,把一群人搅得乱七八糟的那只?

    再看看一地晕倒的侍从,而且她到现在都腿软发虚站不起来……

    孙妙春本来觉得自己天赋不错,出身不错,一直以来都比同期厉害,将来必定是个人物。

    但现在,她只觉得自己好废物啊!

    这,就是她一直瞧不上的凤汐吗?

    孙妙春朝凤天天投以复杂的目光。

    但和在密林入口刚遇到时不一样,此时的孙妙春,觉得凤汐,还是有点本事傍身的……

    也难怪她倾心的冷烨,一直对凤汐青眼有加了。

    然而她眼中,有点本事·有点厉害·凤汐,见嗜血枯木应声而倒,她咕噜一下爬起来,先是捞走了嗜血枯木的尸体,紧接着她打开孙妙春的储物戒指,忙不迭地往外掏东西。

    凤天天眼冒金光。

    “哇,不愧是万丹谷谷主的孙女,值钱丹药不少呢!”

    凤天天美滋滋地搜刮。

    “凝神丹、健体丹、还魂丹……哇,竟然加速灵气运转爆发的丹药也有!”

    孙妙春的储物戒指里,尽是各种各样的丹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逍遥〕〔大明我开局带着皇〕〔都市医道高手〕〔快穿:疯批宿主又〕〔网游我能掌握各系〕〔修真弃少叶辰〕〔赛博时代的魔女〕〔首辅大人的锦鲤医〕〔人在盗墓刮地三尺〕〔从不良人开始加点〕〔豪门大小姐她撕了〕〔重启1986〕〔天降小郡主!夫人〕〔重生飞扬年代〕〔昼夜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