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被唐三哥哥〕〔撼龙棺〕〔开局一条猴,然后〕〔赛博时代的魔女〕〔新婚夜,我亲醒了〕〔我的因果模拟器〕〔从日常到玄幻〕〔抗战之铁血东北军〕〔重生之金牌明星经〕〔仙道圣尊〕〔转生从修改命格开〕〔大国科技〕〔误上幽灵船的我被〕〔投影升级之旅〕〔锦鲤弃妇:随身空〕〔LOL:这个选手有点〕〔团宠将门弃女,偏〕〔领主崛起:从无用〕〔开局一片地暴击出〕〔八零改嫁糙汉后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拜错师门后我躺平了 第4章 第四章
    第四章

    凤天天虽然不理解冷烨和方尚翎为什么会双双被骗,但她大为震撼。

    原来我穿的,不止是个没有背景设定的杂鱼角色,勉强能算个小反派呢!

    命运让她转投魔道,这会又被人寻仇,凤天天不禁油然而生一股反派的使命感!

    纵使心里震惊,面上,凤天天依旧半吊着眉,一脸的不屑,从头发丝到脚趾,都写上了狂霸酷炫拽。

    凤天天举起沾血的斧子,利刃直指宋芝兰。

    “你废话和你师兄一样多啊,难怪是师兄妹,不知道你们师父,每日修炼都只给你们上文化课吗?别着急啊小美人,马上送你和你师兄一起双双归西。”

    宋芝兰蓄满泪水的眼睛盯着凤天天,里面的仇恨如果能具现化,估计能当场化成鞭子,抽死凤天天。

    宋芝兰声音都气到发抖:“你虚情假意,只为幽兰剑法也罢,我们好歹同你朝夕相处日日一起练剑,今日我们来拜师,就是得了消息,想来找你问清楚,要个说法。”

    得了消息?谁给的?

    凤天天眉毛微蹙。

    “可你当真如此绝情,你当真只为了剑法……妖女,你就没有一点点真心吗?!”

    说法?

    凤天天并不想谴责他们与她碰面,便各种找茬冷嘲热讽的行为。她理智上能理解,行为上不认同。

    同时真心。

    她无法代替以前的凤汐回答,但目前,对于并不善待她的陌生人,她也并无真心。

    凤天天不再摆出高冷姿态,只是静静地注视着宋芝兰。

    她的视线,如远山,仿佛两人之间隔绝了千沟万壑。

    “我无法更正过去的所作所为,亦无法为之道歉。”

    宋芝兰那双饱含怒意的眼睛,瞬间没了生气。

    她明白,凤汐给出了回答。

    宋兰芝抹掉眼泪,“你如此绝情,反倒像我们纠缠不休了,那好,既然如此,往日的情分我一并在此……”

    宋芝兰话才说一半,凤天天长叹一口气,肩膀也跨了下来。

    她把斧子抛搞接住,再抛高接住,如此反复,不但百无聊赖,还十分没有耐心。

    “你们师兄妹,话是真的多。到底打不打啊……”

    宋芝兰脸色煞白,可这一次她终于不再对顽石发表伤心感言,白衣女子不顾规则,扔了选择的武器,而是抽出佩剑,使出和方尚翎师出同门的幽兰剑法,朝凤天天攻去。

    凤天天瞪眼,这也行?

    她一边闪躲,一边留意旁边云修竹和他师弟的举动。

    他们只是看着,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可恶,真不愧是没血没泪的魔道啊!

    凤天天立刻明白,即便宋兰芝赢了,云修竹也不会判定她合格,但同时,竞争者们的死活,他亦不会插手。

    当然,从穿过来千夫所指,千剑阁里竟无一人帮凤汐说话的时候,凤天天早就做好了谁也不靠,也不指望谁的心理准备了。

    凤天天刚和方尚翎对战过,即便幽兰剑法的速度,不是刚失金丹的她能跟上的,但根据方才的经验,如果她的灵气能再次爆发,也能抗住幽兰剑法的致命一击。

    凤天天感受了一□□内灵气的储备。

    大概还有五成,并且还在源源不断的恢复。

    凤天天隐隐觉着哪里不对,却又只能归结于这座山的灵脉大概和她的功法相和,所以她灵气才能吸收得如此之快的原因上。

    她稳住心神,尽力躲避开要害,灵气在五脏六腑游走,她的注意力越来越集中,纵使利刃划过肩膀、手臂、大腿的皮肤,带来阵阵刺痛,凤天天却只觉得——宋芝兰的剑,越来越慢了。

    她甚至发现了宋芝兰的破绽。

    宋芝兰太注重完成幽兰剑法,太注重剑的速度,而她本人的力气和持久都无法达到,以至于她斜刺过来时,左手总有个遮挡的动作。

    可能只是她的习惯,但这就是所谓的——多余的动作。

    多余的动作,不但会形成视觉的死角,同时也是她的可乘之机啊!

    凤天天瞄准了这一点,她使用着不太熟练的斧子对抗,同时积蓄灵气,故意卖了个破绽给宋芝兰。

    果然宋芝兰使出剑招,斜刺向凤天天。

    凤天天的灵气陡然爆发,硬生生地抗下地同时,斧子如闪电般狠狠砍向她的腰间!

    念头一闪而过,凤天天右手轻轻一拧,斧子在即将砍到宋芝兰腰间的同时,竟转换成了斧背!

    即便如此,在极大的冲击力下,宋芝兰依旧被凤天天狠狠击飞出去,撞到墙上。

    轰地——!

    尘土飞扬,砖墙破了个大洞。

    “咳咳咳!”

    宋芝兰咳出血来。

    “你、你为什么,不用斧刃?”

    “别别别,你千万别多想。”凤天天一脸嫌弃地立刻否认,“别脑补啊!我就是单纯怜香惜玉,不想把场面搞得那么血腥而已。”

    “你……你咳咳……明明说了那么多绝情的话,可你……咳咳你的斧子,并不绝情……凤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逍遥〕〔大明我开局带着皇〕〔都市医道高手〕〔快穿:疯批宿主又〕〔网游我能掌握各系〕〔修真弃少叶辰〕〔赛博时代的魔女〕〔首辅大人的锦鲤医〕〔人在盗墓刮地三尺〕〔从不良人开始加点〕〔豪门大小姐她撕了〕〔重启1986〕〔天降小郡主!夫人〕〔重生飞扬年代〕〔昼夜旅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