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斗罗开始逆天成〕〔三界劳改局〕〔大佬每天都在努力〕〔朕怀了摄政王的崽〕〔重生后老公自己宠〕〔重生后我渣了死对〕〔福满农门之彪悍农〕〔三国之关平当老大〕〔术修大巫〕〔诸天大造化〕〔网游之道士凶猛〕〔开局召唤一只小骷〕〔锦书雁回〕〔小仙女有个红包群〕〔穿梭奇幻的科技大〕〔轮回者必须死〕〔金鳞〕〔只要有爱就算是都〕〔盛爷夫人是超级大〕〔末日原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 98|民国谍影(34)三合一
    民国谍影(34)

    刚进了屋子, 连落脚也算不上。老朋友来了,烧一壶开水行, 别的真没有。林雨桐给泡了一杯茶端出去, “别卖关子,我是实在想不出来, 能给我们什么差事。”

    “别说的那么亲密!”王曼丽端了茶:“你是你, 他是他, 再想绑在一起开夫妻店, 那是别想了。”

    “那就是说我们这次被调离, 跟我们之间的关系, 有很直接的关系。”林雨桐给白雪梅把茶递过去, “如今胜利了, 用我们的地方也不多了,我干脆申请退役算了。”说着,她就看王曼丽, “你之前说的对, 我其实连累他的前程了。我不干了,在家做个贤妻良母,他该干嘛干嘛去。这不挺好?”

    白雪梅甩过来一个白眼:“你是傻呀!这局面是像是战争要结束的样子吗?这么打下去, 谁也不知道会打到什么时候……”

    “她哪里是傻?”王曼丽就道:“她完全是不想跟工党打起来……”

    “闯进家门的强盗□□掉了, 剩下的就是家里兄弟二人的事。有什么事是不能坐下来商量的?”林雨桐也不妨表达她的意思,非常直接。对着两人,别藏着掖着,她们出了门, 知道话该怎么说。

    她的话一说完,白雪梅就道:“我读书不多,但是也从戏上知道一点历史上发生过的事。为了能坐上龙椅,你死我活的可不都是兄弟。”

    “你这话不对呀。”王曼丽就道:“咱们讲的是民|主……”

    “行行行!民|主民|主!特别民|主!”白雪梅摆手:“少给我扣帽子,我不就比喻一下。”说着,就抬脚踢她:“赶紧的,怎么安排咱狐的?”

    “如今总部在重青还没有迁过来,跟着老板过来的也都是临时抽调来的人员,主要为老板来回联络之用。”王曼丽就道,“你有没有意向跟我一块工作?”

    问自己的意思,却没说具体的安排。那这个安排一定就不是跟王曼丽一起。她这个问题回答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如果胡木兰对自己还有疑虑,那么,很多机密性的工作是不会放手给自己的。

    她还是摇头:“没兴趣,别觉得我说的话是敷衍……这一年,生生死死的事经历了几遭了,真有些腻味了。你要是真有心,又能跟上面搭上话,那你就帮我说说,放了得了。”

    王曼丽这才认真看了林雨桐两眼:“你当真的?”

    “当真!”林雨桐说着就看正削苹果的四爷:“我们俩还打算趁着年轻生俩孩子呢。”

    “那你没戏了。”王曼丽也跟着看了四爷一眼,“知道俞敏慧是做什么的吗?”

    四爷将果盘推过去:“你们说话,我只带了耳朵。再重申一遍,俞敏慧跟我没关系!”说着,起身拍了拍桐桐,“我只跟她有关系……”

    白雪梅一脸牙酸的样:“知道你们幸福,别拿出来炫耀了。”她说王曼丽,“别提那个女人……”

    “不提不行,估计很长时间,她还得跟俞敏慧打交道。”王曼丽坐正了身子,“知道咱们总部如今设置了多少个处吗?”

    知道!情报处就有两个,第一处专管军事情报,第二处管党政情报,第三是行动处,第四处是电讯处,第五处则是由司法科扩充的,第六处是人事室改成的,会计室则改为第七处,总务科扩充为第八处。除这八大处外,好像训练科也改成了训练处,行动处的稽警科也变成了警务处,以前几个专负责布置沦陷地区工作的单位,则合并成为布置处。此外还有一个设计委员会,一个惩戒委员会,一个考核委员会,一个策反委员会,抗战胜利了,好像正在成立了一个财产清理委员会。

    “……与处级别相同的组织好像还有:一个特种政治问题研究室;一个专门研究杀|人放|火与破坏及制造du药等的特种技术研究室,以及由经济情报科扩充的经济研究室,还有一个主管文娱活动的中山室……”再别的还真想不出来了。

    王曼丽就接话道:“如今正拟改着的大概还有一些,像是译电科也升格成了机要组,文书科成了文书组,武装特务队也由大队成总队……杂七杂八的,你慢慢接触就知道了。”

    说了这么多,我到底在哪呢?

    白雪梅看林雨桐,“还没反应过来?除了特种技术研究室,还有哪里适合你?”

    专门研究杀|人放|火破坏制造du药?

    “我就适合干这个?”林雨桐看王曼丽嘴角浮现出的笑意,她忍不住爆粗口:“tm的!不是开玩笑的?”

    王曼丽点点头:“怎么样?适合你吧。这是你比较擅长又比较清闲的工作……至于你男人,他却炙手可热。财产清理委员会……肥差呀!”

    可这跟俞敏慧有什么关系?

    “她也在特种技术研究室?”林雨桐摇头,“她那技术算特殊吗就敢去研究?”

    “人家虽然技术不如你,但人家背景好啊!”王曼丽便道:“不是好奇她到底是什么背景吗?知道中m所吗?”

    哦!知道了。

    中m所,叫中m合作所,是以共同对r而组建的联合特wu组织。应该是刚刚解散。在这几年期间,说是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可实际上,m方人员几乎是想统领干涉军tong的,而军tong呢,也不可能听他们调派。但很多时候,又不能不妥协。因为军tong需要的所有的先进设备包括武|器,哪怕一颗子弹,都得由中m所的m方批转了才能从库里取出来。所以,m方在某些方面就占着绝对的优势。尤其是生活上,好似说重青那边以前作为监狱的白公馆因为m方觉得做宿舍好,然后戴就在渣滓洞重建了监狱,将白公馆给m方腾出来。这几年间,也培养了不少学员,但是女学员不多。后来据说是因为争抢女学员导致老m内部因为吃醋大打出手,这才把女学员都给调离了,以后这中m所就再不允许有女学员包括女性的工作人员。

    “俞敏慧就是中m所为数不多的女学员中的一个?”怪不得敢那么牛气哄哄的。敢跟中tong勾勾搭搭,军tong 内部连胡木兰这种级别的都得客气着。感情是有m国人在撑腰呀,“不过,这中m所撤了,m国人都回了,她也没有什么依仗了。”

    “她是没有依仗了,但是背景还是在那里放着的。何况,咱们跟老m之间,这关系可是断不了的。她的背景就是她的资历,据说,ma歇儿要来了,调停国工之间的军事冲突,这属于外事活动。而这位m方代表的安全问题等等,现实俞敏慧这种背景的就会被直接调过去,所以,她最多就是跟你做个挂牌的同事,人家比你前程看好的多。”这话王曼丽说的相当不客气,但也切中要害,“你要是再不想点办法……还想做什么贤妻良母,等着吧!那女人睚眦必报的,不回来跟你抢男人?”

    怎么就说到抢男人上了。

    这个谈不上。不过是这样的女人要是站的比自己高了,也确实是很危险的。

    更为重要的是,她要是被调回来,那个欧阳白估计是跟他在一起的。欧阳白那就是个□□。虽然他确实很努力,也很有悟性。但他这种资质的,却偏偏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林雨桐这会子就想着,能不能找个机会干掉俞敏慧。

    她活着一天,自己和四爷甚至于冷子秋的危险就多存在一天。相反,她死了,欧阳白就能脱身了。往大后方去,回到自己的阵营去。如此,他们这种潜伏下来的人才能更安心不是?

    可这种事,想要不沾身,还得看机会的。

    当然了,这种事不能叫王曼丽和白雪梅知道,她只一副嘲讽的语气道:“资历这种东西,没个统一的标准,谁占便宜谁吃亏,这种事有时候是说不好的。”

    “你是在实战中确立了自己地位的人。”白雪梅就道,“你要真由着他们给安排,那你这一身本事,真可能被养废了。想想办法,动一动。我还认识几个人,听说蒋公子那边正在招兵买马,你有没有兴趣?”

    是说san青团吧。

    林雨桐摇头:“如今的san青团,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吗?多数都被军tong 和中tong控制了,受中tong 和军tong的影响太深了。我去做什么?人家要青年团员,我呢?别瞎出主意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白雪梅就叹气道:“我说句不怕上面知道的话……如今咱狐这种尴尬,主要还是不被老板信任。这一行,要是没有上面的信任,这就算是走到头了。你要是听我的,就去磨磨洋工,上面让你干什么,你就干点什么。有空闲了,就跟我一样,发点财,走门路在外面多置办点产业,让后半辈有个保障,就行了。”

    “她一身本事不是浪费了吗?”王曼丽对白雪梅摆手:“你少说动摇军心的话。”说着,又看林雨桐:“不过,你应该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空闲,这机构政府想搬回来,那可不是容易的事。加上这里面还有不少文件档案的运输,所以,事情比想的要多的多。等上面想起了你了,你再过去就是了。”

    行啊!

    三个人聚了没两个小时,王曼丽有差事,急着走了。白雪梅还有个妇女联合会组织的会议要参加,也急忙走了。

    林雨桐朝四爷摊手:“只说我会闲着,估计你是闲不下来。”

    这逆产的清理,要是调到总部的话,管着各个地方的,那可是够忙的。

    四爷摇头:“忙不了。你想啊,这过一手被扒拉下一层,到送上来还剩下几层?那古董字画赝品换真品,你上哪查去?这事才真是棘手!”

    也是!这调新人上来就是没憋好屁。还有那什么特殊技术研究室……谁见过什么特殊技术研究室,真他娘的扯淡。她以前也没正经的了解过这些东西,曾经在言安更是不会去打探这一类事情,只是在后来的电视剧上看见过,刑讯逼供的时候上各种的药之类的,她一直以为那就是杜撰的,谁知道人家专门有这么一个研究室专门研究这个事。当然了,du药这个,自己研究不出来,谁也别把我怎么着。但这里有个杀人放火搞破坏……试问,如今在这一方面,有几个比自己更权威的。很多人大概将自己看作是大杀器了。没事再叫制作个杀|人|爆|破的计划……呵呵呵呵……怎么就这么想跑呢?!感觉没有在言安住窑洞安稳呀。

    消极怠工?

    不现实!

    “先安顿下来,安顿下来再慢慢想办法。”四爷这么说。

    可这里不是平津,没有老底子,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的。扑腾开其实也不容易。

    两人花了半天时间,将屋里屋外检查了一遍。被褥之类的都是新的,厨房的那一套也一样,凡是能用的都是新采买回来的。白雪梅确实是用了心了。

    检查没有监听之类的设备,这小楼又相对比较独立,住在这里的生活要说过日子的话也还不错。但显然两人没法只过日子,当时临走的时候告诉了孙朝发,只说会来n京。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就更没法跟孙朝发说了。因此,这就有了个问题,那就是跟组织断了联系了。要重新建立联络站,哪怕是速度快,估计也得在一两个之后呢。

    那么在这之前,除了定点的听广播看有没有召唤他们,那就是自己忙自己的。

    如今的n京,虽然说是战后,城市看起来破败和萧条,但是最近,已经露出繁华的雏形来了。都知道首|都要搬迁回来,这又刚刚胜利了。艰苦的日子,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去了,欢欣鼓舞,整个n京叫的上名字的上流场所,都是一样的歌舞升平。之前想着战事,如今嘛,人人都捉摸着,这官是不是能升一升了,肩膀上的星星是不是能多一点了。亦或者,不能升迁的,也好歹换个位子,都冲着肥缺来的。

    战后的放松,表现的那是相当明显。

    两人这几天没干别的,就熟悉环境了。附近的环境,整个n京的环境,道路哪里是通着哪里的。每天一点,晚上回来两人再绘图,每一小片的地图当天晚上绘制出来,然后烂熟于胸之后,再烧掉。最后再将这些小的地图在心里拼接出来,要能独立的画出整个南京大的地图。若有错处,在重新勘察,烧了旧的,画新的。持续了半个月,两人把这一手的资料就拿全了。

    可这不算完的,得先把黄页上所有的机构商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给背熟了,最后再是车牌号。车的主人是谁,车牌号是谁的,什么型号的车。

    当然了,四爷只挑重点的记,他得记得是对外的一些公开信息和人。然后从这些人的履历上分析派系等等。两人算是分工合作。

    所以,千万别觉得干这一行的人有多酷,酷的时候许是就那么一瞬间,但这背后的功课却相当的枯燥和操|蛋。这还不包括记各种联络的暗号,电报联络的密码等等。这要是双面间谍,相互的信息出一丁点差错,那也是能要命的。

    前后差不多得有一个月的时间,两人过的挺消停的。王曼丽是忙,特别忙的那种。白雪梅倒是不忙,可不忙正事也有旁的事情做的。何况,白雪梅自身就是干这个的,她知道林同意需要什么。黄页,电话号码,甚至包括很多人的资料,都是她弄来给林雨桐的,帮助林雨桐尽快的熟悉n京的一切。

    一个月一到,白雪梅估计这边差不多了,叫司机给送来两张请帖,又在电话里到:“陆|军俱乐部的酒会,都是自己人。你们千万要过来,我带你们认识个人。这种酒会级别比较高,常不常的都会出现几个一般人攀不上的人……还有,这里也有很多的政治掮客,人脉少的,暂时可以走他们的路子。这些人都熟悉信誉比较好的,只要收了钱,肯定帮你们办事的那种。”

    林雨桐把玩着请柬,这玩意吧,怎么说呢?有靠谱的掮客当然是好了,可这你首先得有钱才行。说实话,四爷和林雨桐两人真没攒下家底。除了白雪梅那里当初存着的一部分没有钱当初没有分,只叫她看着去运作的那部分钱,他们手里现在也没有多少了。而且,当初到底是多少钱林雨桐也没问,如今赚了多少林雨桐更不好问。人家都给把房之类的准备好了,你还想要怎么的。

    要借钱人家肯定是会借,但这也不靠谱呀。以林雨桐和四爷的收入,怎么说也不至于拿不出来这笔钱。

    他们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掮客那边没戏。这只能看能不能认识点别的什么人了。

    酒会那天早早的,白雪梅就过来了。给林雨桐带了两大包的衣服,挑了一件白色绣着菊花的旗袍:“穿这个……今晚就穿这个……”

    是不是有点太娇弱?

    “到了如今了,你就不能表现的太强势。”说着,还瞟了一眼四爷,“你好歹注意点人家的面子,带着一个比男人还强悍的女人出门特有面子吗?”

    不是特有面子但也不能说丢人吧。

    林雨桐拎着衣服问四爷:“我给你丢人了?”从来不存在的!

    四爷正穿外套了,回头看了一眼:“你什么时候给我丢过人呀?要是觉得不方便,穿军装都行。”

    白雪梅嘴上啧啧有声:“看的人羡慕呀。”

    林雨桐到底是打扮的娇弱了一点和四爷跟着白雪梅去了。

    n京的车到底有多少,看门口的停车场就知道了。车停在门口,有门童帮着泊车。刚才只随便的扫了两眼,看看车牌就知道今晚的规格到底有多高。

    三个人一行,一进大厅,就见一四十大几,感觉都要奔五的男人朝这边走来。他一身中山装,步伐之间却能看出他的身份,此人是有军职的。

    他一边朝这边走一边哈哈大笑:“你可算是来了。下了死命令叫我不论如何今晚要来,我这把手头的事都推干净了,过来半天了也不见你的人。有什么事家里说也是一样的,非得来凑什么热闹。”说着话,人就到了跟前,顺手把白雪梅脱下来的外套就接了过去,给了边上的侍者。

    如今已经是十月了,夜里微微有些凉意。

    林雨桐不由的就打量了这人一眼,眼神带着几分锐利和挑剔。这人一愣,就朝林雨桐看来,然后马上就伸手过来:“是林副站长吧!幸会幸会!我就说嘛,雪梅这么大动干戈的做什么,非要叫我来,原来是你们。”

    林雨桐跟他握了一下手,这位又热情的跟四爷握手:“金副站长我也知道,都是英雄呐。来来来……过来坐,咱们坐下好好聊聊!”

    白雪梅脸上透着粉红色,拉着林雨桐,“别这么看我。老严对我还不错。”

    这个人到了跟前,四爷和林雨桐就都知道是谁了,也还真就算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吧。一方诸侯这位是当的起的。国党内元老级的人物了,人前人后说起蒋,那也都是老蒋老蒋的叫。曾在黄pu做过校务主任,b伐的时候已经是军长了。但怎么也没想到,白雪梅跟了他!

    “他老家有老婆,不过连面都见过就出来了闹命了,早几年前也死了。这些年他在外面也没成过家,倒是有过几段感情,不过打仗之后分分合合的,也就那样了。你也知道他的年纪,像是他这种年纪的,稳当了。不会再想着在外面乱来,反而有点时间就愿意回家。对我呢……基本是有求必应。我这种情况,能跟他结伴走一程,也不错。”白雪梅说着就看林雨桐,“你说呢?”

    林雨桐拍拍她,“只要他对你好,那就好。”

    两人嘀嘀咕咕的,就坐到了位置上。老严还开玩笑:“你们姐俩嘀嘀咕咕说什么呢?不会是又说我坏话呢吧。”

    林雨桐从侍者手里端了酒:“雪梅是个苦命人,能遇上您这样的人是她的福气,所以,珍惜她,爱护她,要是敢对不起她……你会知道妖狐的名头不是白来的。”

    老严爽朗大笑,端起酒爽气的就喝了:“好!我一直以为,只有男人之间才有这样的情分,现在看,倒是我狭隘了。这心贴心肉贴肉,血里火里拼出来的情分这不分男人女人,都一样。为你们这情分,得干一杯。”说着话,又端了一杯酒,跟四爷碰了一下。

    一认识,彼此有共同的话题,林雨桐和白雪梅又不是不懂外面事的女人,四个人一起,倒是能说到一起去。

    老严说话也直接:“我的态度是和,建立联合政|府,人家m润zhi就说的很好。可老蒋啊,我跟他打交道的时间长了,以我对他老蒋的了解,他是不肯退让的。m国人来调停能怎么样,改变不了这个结局。脑子清醒的人都知道,不能搞清一色,不能搞对对胡。可他蒋某人,未必听的进去。”说着,就问四爷:“我是早就听说过你的,后勤总部好几个老朋友那是对你夸了又夸,说得你汝清一人,能抵得上百人。怎么样,调回来了,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们这一行,那是许进不许出的。”四爷就道,“有什么想法也不行啊!”

    “他姓戴的,还是讲封建社会那一套忠义嘛,江湖气太浓。”老严一副很看不上眼的样子,摆摆手:“你要是想调任,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姓戴的喜欢给别人的身边放钉子,这个我是知道的嘛。”

    林雨桐就看白雪梅,白雪梅苦笑,“老板知道我跟老严在一起之后,召见过我。”

    那老严可不容易,手底下一个集团军,竟然就那么敢把白雪梅留在身边。老严倒是豁达的很:“不是雪梅,也会是别人。他愿意放,我愿意收,省的他给我下其他绊子。”

    白雪梅就低声道:“被老板送到m国留学的那位翟女士如今也三十多了,她不就是留给胡z南的……”

    这个林雨桐知道,翟原先是戴的情妇,只是被胡看中。为了笼络胡,戴将翟送出去留学,一定要把翟打造成胡喜欢的那种像那位宋夫人似的女性。

    翟也算是早年军统培养出来的高级特工人员了。

    戴老板如今也是把白雪梅这么用的,但翟对胡,白雪梅对老严,夫妻做久的,处的时间长了,心是朝着谁的,这就不好说了。

    这可不算是一愉快的话题,老严好像也怕白雪梅不高兴,就哈哈一笑转移话题,问起了四爷:“若是内战,你觉得哪方的胜算大?”

    初期自然是国党胜算大,但是越打就越是不容易了。

    工党看起来难,但蒋未必就不难。工党能把所以的力量集中到军事上,但是蒋不行!他有很多事要做,如今要做清查汉奸,遣送rb侨客,搬迁政府,还要将工业往沿海迁移,党内又存在种种势力掣肘,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只会越打越吃力。每占领一个城市,便得留下驻防的兵力,长期以往,兵力越来越分散,不能集中优势兵力,胜算在哪里?”

    这话叫老严沉默不语,良久才跟四爷碰了一下:“姓戴的不放人,要是放人,我就要你去我的参谋部。他娘的个个都是乐观的,都是老m的武器好,土8路怎么怎么不好……却没一个人敢这么直接的把这可能的事摆在我面前过。你这样的,窝在jun统可惜了。”他说着就道:“你不是要查逆产吗?查那个干什么,说到底,查的不过是贪污罢了。最大的贪污在哪里?在军|部的后勤部门,我有老关系在后勤部,回头就叫人将你要过去,你们老板肯定乐意的。”说着,就问四爷,“你这样的人才,你们老板没道理不用呀?”

    “我刚才的话就有为工党张目的嫌疑。”四爷半开玩笑的这么说。

    “扯他娘的蛋。”老严冷哼道:“要是工党把工作都做到我身边了,那还打个屁啊,求个缴枪不杀去qiu。”

    慢慢的,两人说的投契了。林雨桐和白雪梅就不关注了,白雪梅拉了林雨桐起身,去另一边拿吃的,顺便说点私房话。

    拿了点水果,林雨桐就问白雪梅:“老师知道你的事吗?”

    “老板不会瞒着的。”白雪梅低声道,“但老师从来没有打电话问过这件事。想来多少还是有些失望的,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学生走了这条路……但是,我不知道你理解不理解,打从一线退下来,我就适应不了了。打打杀杀的,辛苦危险,但也刺激,有成就感。过那种的日子的时候,我觉得想要踏实下来,只要平平安安就好。可真等着一天来了,整天坐在会议室,穿的体体面面的,开一些茶话会,座谈会,晚上出席各种的酒会舞会来回的应酬,白天灌茶水,晚上灌酒水。出门有司机,回家有保姆。可晚上躺在床上,那种空虚……说不上来。每天最有的意义的时候不是吃饭喝水,而是将qiang掏出来擦拭了再擦拭,然后蒙着眼睛,拆了装装了再拆。每次路上,碰见车就看人家的车牌号,然后想想这是谁的车,这个方向是去哪边的。或者是看见谁,就想想他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他办公室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上次见到他老婆的时候,他老婆穿的什么衣服,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从而推断此人的收入多少,品位如何。想想她老婆对谁家的女眷傲然,对谁家的女眷巴结,依次来推断此人最近有跟谁靠近的驱使。不想想这些,我就怕哪一天用到的时候,我的手艺生了。练成咱们这样不容易,废了可惜了。”白雪梅靠在一边的墙角,脸上露出几分林雨桐从来没见过的怅然:“我感觉我就像退下来的武器,放在仓库里落灰,而后等人再想起来的时候,早已经看不出当年的模样了。突然之间,没有了活下去的目标。”

    “直到老严出现?”林雨桐递给她一杯酒,“所以,你发现活着,不光是有战场,有战友,有任务,还有……爱情,家庭……”

    “对!”白雪梅抿了一口酒:“我讨厌这种有进无出的见鬼规矩。老板要是用我,我还能朝前冲,还能上战场杀敌,只要有任务,拼了命我还会去完成。可是人家用我的方式变了。非要用一把杀人的利器去切菜削水果……这是一种羞辱你知道吗?我选老严,那是我的选择……而不是……不是跟yaozi里挂着招牌的aozi似得卖|身给老严……”

    对军tong ,白雪梅有了怨气。林雨桐就提醒她,“这些话,可不能跟王曼丽说。”

    “明白!”白雪梅露出几分难看的笑意来:“她是老板的人,我知道。”说着,她又无辜的看林雨桐:“这事,我还没跟冷子秋说,不知道怎么开口。你先别告诉她……等有机会我亲自跟他说。其实,我现在还有些能理解你了。嫁个有担当的男人,在家里过消消停停的日子,要是有可能,生个孩子。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以后的人生好歹有个伴。我现在是,一方面觉得你的手艺要是扔了可惜,另一方面,又觉得你想回归家庭这做法也没错。你呢?当真不心疼你的手艺?”

    这事林雨桐没瞒着白雪梅:“我宁肯让刀生锈,也不想把刀锋对准自己人。这是我不想干的主要原因。同室操戈,相煎太急?这事不能干,手上不能沾自己人的血,要不然一辈子都洗不清的。”

    “这话也是你不能跟老师和王曼丽说的话。”白雪梅拍了拍林雨桐,“得谢谢你信任我。”

    林雨桐瞪了她一眼,好像在说,不信任你还能信任谁。

    白雪梅就摇头:“你呀,想跟我这样,不行。我呢,算是老板派到老严身边带着监视任务的,所以,我就算是申请跟老严结婚,上面也会批的。可你不同啊,你家那位不是老严那个级别的。所以啊,你还得有用。还得叫人觉得你有大用处才行。要不然……路在哪里呢?”

    是啊!路在哪呢。

    正说着话呢,就见门口方向进来两人。这两人一前一后,打扮的光鲜亮丽。而且,还都是熟人。

    一个是俞敏慧,一个是徐媛。

    俞敏慧一进来就看见林雨桐,毫不犹豫的就朝这边走过来:“林站长,真是巧啊。”

    “正应了那句话,人生何处不相逢。”林雨桐伸手跟她握了握,“没想到俞小姐也来n京了。”

    “今日遇不到,明日总会遇到的。”俞敏慧一脸的笑意:“我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找林小姐。想邀请您跟我共事的。”

    跟你共事?

    共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在天庭做主播〕〔仙人来此〕〔我的爱情在奔跑〕〔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文明序列密码〕〔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林炎〕〔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