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心权少别惹我林〕〔天王殿夏天小说〕〔一品闲人〕〔无敌房东〕〔星河牧歌〕〔力气太大只能种田〕〔异度侵袭〕〔隆元纪〕〔我有一柄摄魂幡〕〔云端幻念〕〔圣唐时代〕〔当特种兵来到大秦〕〔超神剑尊〕〔千三大世界〕〔我的漫画有灵气〕〔重生之华夏武神〕〔魔本是佛〕〔天王殿小说〕〔春秋大领主〕〔分支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 15|与你同在(15)
    与你同在(15)

    在派出所民警眼里,眼前这个小伙子一点也不像是道士。

    怀疑一切好像是警察的特性,人家见了四爷先问:“你是道士?”

    是!

    可上下打量,真不像啊!

    事实上四爷刚醒过来的时候头发跟狗咬的似的,长的很。是后来有了那不到三百块,买了身像样的衣服换了,这才跑出几乎要关门的村里的理发店叫人给剪了,花了五块钱推了个小平头。此刻,他摸了摸头,像是有些拘谨和腼腆,指了指不远处:“……在那边理的,不知道老板还在不在?”

    在的!看热闹的人群里就有老板的媳妇。

    这女人叽叽喳喳的:“……我说看着眼熟嘛!本来要收十块的,看这小伙子头发乱糟糟的,这么长……”她比划了一下,语气和动作带着夸张。本来到耳朵跟下的,她能比划到脖子下面,“不知道是自己用剪刀剪过的还是什么剪的,乱的哟。可费劲了!”

    这是真没有!但是她说的煞有其事,然后这就跟大家想象的半野人差不多了。

    也比较符合这种几年都不下山一个人住山里的形象。

    警察又问你师傅是谁啊,现在人在哪?你都记得多少?

    这些在地窖里还都有,有清源观的历代记载。四爷一一都能答,他的师傅也就是那位老道士,也确实是五年前死的。就葬在山坳里,倒塌的道观中还有之前供奉的神位,清理的时候林雨桐和四爷也专门清理出来了,字都是刻上去的,也都还依稀可见。后来被放在后来收拾好的两间房舍里去了,点上香烛供奉起来。很像是那么一码事!

    但人家不是你这么说就马上信了:“你这几年在山上吃什么?怎么生活的?”

    那这怎么说你们也不信,眼见为实,咱们还是上去看看。

    道观看上去当然还是破败的,但等露出地窖,还有地窖里的大小箱子,包括里面的十多个大瓮,这答案也就有了。现在掀开瓮,里面还有品质不高的面粉,可惜是已经见底了。地窖的墙壁上,还挂着不少野菜,看的出来,这是准备阴干的。事实上,是四爷这两天抽空挖的特意挂上去的。

    这几年一个人怎么过日子?就是这么过日子的。野菜加上留下来的粮食。

    民警又在角落的半人高的两个坛子里,发现了食用油和食盐的残留。再加上角落里破旧的道士服,这就基本信了八成了。

    随后到住的地方一看,破败的可以。角落里堆着各种晦涩难懂的典籍,地上有一片松软,是干土。干土便放着一根木棍,像是毛笔粗细。这便是做功课练字的地方。

    民警不由的都问:“你每天在山上,都在做功课。”

    四爷的回答萌萌哒:“师傅说,功课做不完不准下山。”

    “现在做完了?”民警又问。

    四爷摇头,有些窘迫:“……没吃的了……”

    听的人都觉得心酸。跟上来看热闹的都说呢:“多可怜的!才这么大点的孩子。”

    “可不是,我们家的小子比这孩子还大,只知道吃好喝好,然后打游戏。”又有人这么说。

    就有人开始掏钱,拿出五十来塞给四爷:“孩子,拿着。能买袋面粉。”

    四爷却坚决不要了:“……师傅说下山得自食其力,我自己挣钱……养我自己,我布施是修道观的……”

    分的很清楚。

    然后大家都觉得,这孩子真实诚。

    林雨桐夹在人群里就说:“自食其力是要自己去挣钱吗?不行!出门都要身份证的。你有吗?别跟这次一样,又把警察给招来。”

    “身份证是什么?”四爷这个身体的长相真不错,一双眼睛无辜起来,真是一点尘埃也不染。

    连身份证都不知道。

    就有老人说了:“你们警察不是管户口,管办身份证吗?如今什么社会了,横不能这么一个大活人不给户口,这是要逼着人家当盲流……”

    “就是!照这么办治安怎么会好?”

    乱糟糟的,你一言我一语的。

    林雨桐笑了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她跟上山之前,给电视台和报社都打了电话。如今这地方电视台,都开始出了那种类似于‘零距离亲民’这种节目,关注的也是这个街道下水道,那个小区供暖之类的问题。提供新闻线索,拨打新闻热线还有奖励。那天下雨抓小偷的事,若不是果断的离开,记者就来了。就是没采访到自己,但新闻上还是对那事进行了报道。当然,重点是报道两个交警。因为群众的要求,‘多管闲事’的管了抓贼的事,急群众之所急,典型呀。受了这个启发,晚上老妈又爱看这种节目,都是身边的事嘛。林雨桐就顺便把新闻热线给记住了。

    如今这边出了单独在山里生活了好几年,一度传为闹鬼新闻的事件,当然会引起他们的关注了。这是澄清舆论反迷信嘛。

    果然,这边还正说着呢,就有扛着摄像机的来了。四爷不直面镜头,只做腼腆。而记者来了,正好是民警露脸的机会。

    四爷回避采访,大家都笑。林雨桐又喊:“该采访警察叔叔,人家帮忙解决问题,户口和身份证,刚才还说现场办公呢。”

    这个又是一个新闻点,关乎政府形象、公职人员形象,弘扬正能量。

    于是,民警表态,说是了解清楚了情况,就帮着办理。然后记者全程跟踪,从山上跟到山下,采访车跟着警车,警车上四爷跟着两警察,上了派出所。

    姓名这个怎么取?

    四爷本来想用‘圆明’二字的,哪怕这名字不僧不道的,但现在也没人懂这个。可不等他解释,人家民警只一听,直接给登记了一个‘元明’。

    这下连名带姓的都有的。

    也无所谓吧!

    至于户籍所在地,这福陵山属于福陵山下的福陵村,那村支书也跟着上电视嘛。这老支书贼精明呢,就说上我们村的户口吧。想占福陵山为集体土地。心里寻思着,这上了电视,这村里是不是能搞旅游了。翻修一下寺庙,叫这小道士在里面支应着,香客给功德香里的钱够小道士自己用了,这其他的土地,不管干啥,换来的不是钞票?

    于是,户籍所在地就是西平市三湖区永安镇福陵村。

    村上一共九十八户人家,他是第九十九户。

    户口本有了,身份证先给了个临时的,能用。正式的得半个月之后才能下来。到时候过来取就行。

    出来之后,记者也走了。四爷就跟村支书两人说话。村支书心里的算盘四爷清楚,但他不能由着别人来修道观。那个树根到底如何,自己还没弄清楚。因此,他只得忽悠人家:“师傅说我下山之后,叫我去找几个人去。他们能帮着把道观建起来。等把道观建起来之后,其他地方,包括山里的路也就修了,那时候支书要是想在山上经营别的,也把稳些。”

    先看看香火再说,别一把把钱扔下去了,谁也看不见回头子在哪。若是意见不统一,下面的工作也不好做。

    支书一想这话也对,这小道士倒是悟性怪好的。

    他也释放善意,心里想着老道士叫小道士去找的必然不是一般人。要不然也不会口气大的说修道观就修道观,连通往山上的路也一并修了。这得花多少钱?他结个善缘:“元明呐,你也是咱们村上的人了,以后村上有啥福利,老叔肯定是忘不了你的。”

    很顺利的,这就把事情办了。

    人都走了,四爷不好在这附近坐车,就直接沿着马路走,都走出一个小时了,这才问了桐桐地址,直接打车过去。

    林雨桐正在小区门口等他,两人也没说话,一前一后往小区里去。屋里被褥吃的林雨桐已经给放好了,书之类的也给他了。钱给他放在床头柜上,随时用随时拿,反正白天两人是不适合在小区里太过亲密的。

    可到了晚上,等到父母都睡了,她睁开眼,给四爷发了短信:你开下窗户,我下来。

    自家三楼的房子是没装防护栏的,早些年不兴那一套。什么防护栏呀防,你防谁呢?后来不是被偷了吗?因为偷的刚好是那家,这事并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以为贼是有意选的目标,就是奔着那家人去的。

    后来也装防护栏了,林雨桐记得,好像就是在她上了大学之后。也就是因为装防护栏,大家都装,价格炒的还不便宜。那时候有家装修公司,特别会做生意,重新粉刷装修房子的,送安装防护栏。所以,现在能从窗户上上下下,过几个月,怕是就不行了。

    她这边想着,看着楼下亭子里的秦琴也没在意,直接就往下攀爬。

    可那话怎么说的?半夜爬墙这事吧,真不是那么好干的。顺利的下到二楼,才一脚踩到窗台上,就觉得不对。低下头,正好对上李奶奶不可思议的眼睛。

    怎么把她老人家给忘了?

    还真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虽然知道的这事的都不算是‘人’了,可还是觉得有点那个……尴尬!她这会子就觉得,李奶奶的事比秦琴的事更紧迫,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看着……想偷摸见四爷,好像有点难呀。

    跟李奶奶对视了半分钟,在老人家的瞪视下,她怂怂的一言不发,蹭蹭蹭的又上三楼回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在天庭做主播〕〔仙人来此〕〔夜行手记〕〔我的爱情在奔跑〕〔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文明序列密码〕〔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林炎〕〔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