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夺心权少别惹我林〕〔天王殿夏天小说〕〔一品闲人〕〔无敌房东〕〔星河牧歌〕〔力气太大只能种田〕〔异度侵袭〕〔隆元纪〕〔我有一柄摄魂幡〕〔云端幻念〕〔圣唐时代〕〔当特种兵来到大秦〕〔超神剑尊〕〔千三大世界〕〔我的漫画有灵气〕〔重生之华夏武神〕〔魔本是佛〕〔天王殿小说〕〔春秋大领主〕〔分支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何故思红颜 第十六章
    我笑着看向空青,空青的舞技可是猨翼山一绝,只要空青一跳舞,四面八方的蔬菜水果,鱼虫鸟兽必定是伸长了脖子观看。

    待乐声四起,空青缓缓退后几步脚步微顿,抬手一拱以示舞始转瞬身形已转步履轻盈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舞风轻抚仙袂翩翩若轻云出岫,倏尔秀足轻点几下展臂挽袖顿身一笑复又仰身疾舞腰肢袅娜似弱柳仰抚云髻,俯弄芳荣一舞,终碎步定身。

    掌声四起,我看了看对面辛夷,双手不停地握住酒杯,面色为何转变的如此之快,前一秒高傲的如同只孔雀,如今倒成了只发狠的老虎。

    我看了看身后的京墨,竟看得合不拢嘴了,我怕他口水滴到地上,赶忙塞了颗葡萄进入。他才摸了摸头害羞的笑了笑。

    “你觉得我跳的怎么样?”空青回了位,问了问京墨。

    “唔甚美天人之姿”京墨支支吾吾的道。

    空青听了满意的回过头来,我突发觉这京墨与南星还是有很大不同。京墨比南星可爱多了!

    首位上的皇后身着以红黄两色为主的金银丝鸾鸟朝凤绣纹朝服,两袖旁绣着大朵牡丹,鲜艳无比。神情也是无比的高傲,细细看来倒与刚刚那位有丝相像,不不,眉眼是尽得真传。

    “哈哈哈今日二位才女可是让本宫大饱眼福了,不知刚刚那位姑娘是哪家的小姐?”

    未得皇后说完,南星起身向皇后道:“此乃我府中的贵客。”

    “哦~,贵客?既是星儿邀请的贵客那本宫可不能怠慢。来人啊,赏白玉梳一对,黄金百两。”话虽如此说着,那满面傲气却彰显出另一番不屑模样,好似施舍般。

    我细细想着白玉梳,果真是十分精美,一看便是上好的玉石,可细看好似在哪见过,莫不是与南星的一样。这皇后未免也太小肚鸡肠了吧,不过是跳了舞便下如此狠手。

    “谢过皇后娘娘。”空青朝皇后福了福身子。皇后会心一笑,此事也便过去了。

    “辛夷,你且与陵游靠近些,迟早都是一家人,何必如此生疏。你二人才是珠联璧合,天赐的良缘”我正与空青眉来眼去的欢快,这皇后又有些个高见。遂放下手中吃食静静聆听。

    只见那辛夷红着脸,十分娇嗔:“皇后娘娘取笑辛夷了,是辛夷高攀了二殿下。”

    说罢,皇后便示意陵游去往辛夷的身边,只见得南星凰蹙了蹙眉,挺俏鼻梁上些许纹路起。紧握双拳,怕是内心怒火四起。

    难不成这南星所爱竟是辛夷,而辛夷又钟情陵游,南星与陵游又是死对头。好生悲催的三角恋。

    我叹了叹气,扶着额头喝了口果酒,倒是十分甘甜。空青在我耳边轻喃:“为何南星和京墨脸色都变得如此差?”

    我看了看身后的京墨,竟也是眉头紧锁,我轻轻道:“好生复杂的四角恋!”

    待陵游与辛夷坐在一起,皇后心情倒是十分美丽,遂看向南星。

    “星儿,如今你容貌已恢复,不若皇母帮你寻个贤良淑德之女子,早些个成家。”

    这皇后当真如同九重天的月老般忙碌。

    皇后那一双细长凤眼微微上挑,十分凌厉的扫过来又扫过去。

    “不若适才的姑娘,我见她倒是十分机灵可人。”

    话出口,空青一怔,南星一呛,将离一抖,身后的京墨一晃,我一悲。若是空青与南星在一起那不是分分钟被那人的眼神做成烤蛇。说罢我都闻到了丝丝香味。

    南星立马起身对天后一个躬身道:“儿臣此刻并无娶亲之想法,前些时日儿臣厮杀于战场,满身戾气。害怕得过些时日。”

    空青京墨与我皆是一喜。继而皇后又道:“如此也罢,你也需静静休养一时间。”

    这宴会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吃的我是心惊胆颤。

    好不容易挨到了宴会结束,我正纠缠着将离带我与空青去集市走一番。

    无奈却得到了南星一个万箭穿心般的眼神。

    我们一行人正欲离开,陵游却挡住了道路。

    “刚刚听三弟说是一名神医治好了你的脸,不知今日神医可在?不若替本王把把脉,探探可无真才实学。”

    “适才皇兄不是有言身子安康吗?脉可不是乱把的,况且神医有无真才实学本王心里明白的很,也便不劳二哥费心了。”

    南星便直接推开了陵游,直奔着马车而去。

    我紧随其后,可依然听到二皇子咒骂道:“若是神医不在你身边看你有何能耐,还不是每日躲着不见人。”

    我也只得当做没听见罢,这人真是极蠢,当了皇上有什么好。如柳华般逍遥自在才是人生与妖生的精髓。

    待回府后,南星立马拿起白玉梳仔细端详起来,空青倒是十分焦急在我耳边道:“若他喜欢是不是便不给我了。”

    “你待会便知晓了。”

    南星手起刀落便破开了白玉梳。同样,一窝白色蠕虫爬了出来,与南星的有些个不同,上次貌似是黑色虫子。

    将离蹲下仔细的看着,是不是竟翻动两下,邹起眉头。

    “这蛊虫性极凉,我也是在我师父遗留的书籍中见到过,此虫诞生起便在蛇心中生存,以毒炼制七七四十九天。”

    “蛇心!”空青一听便是炸了起来。我拍了拍她道:“无事,无事,下次便带你去吃。”

    将离往蠕虫处浇了口热茶,立马便化为透明,好生奇怪。

    “此虫惧热,若进入身体,冰冻五脏,不出时日,便会如同冻僵般死去。”将离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想不到这皇后心地如此歹毒。

    “当年,我一直待她如同生母搬恭敬。这白玉梳是在我十岁生辰赠与我。我每日当做宝物搬使用,不曾想,那时她便已经对我下毒。”南星眉心悠然一收,黑眸之中蓝光乍现。

    这南星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唉!若是灵仙在必然是哭的一把鼻涕一把老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在天庭做主播〕〔仙人来此〕〔夜行手记〕〔我的爱情在奔跑〕〔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文明序列密码〕〔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林炎〕〔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