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世界做游戏〕〔重生大佬马甲多〕〔领主之军团召唤〕〔世界待我很温柔〕〔这个世界过于危险〕〔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神级强者纵横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五星战神重回都市〕〔帝国最强败家子〕〔我只想安静的长生〕〔朕能作死一万次〕〔殿下的团宝小青梅〕〔联姻后大佬天天拆〕〔开普之鹰〕〔从斗罗开始化形签〕〔大江湖之热点大侠〕〔生死狙杀〕〔重生之绝世废少〕〔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带猫嚯嚯钱 第五十二章 人事天命
    送退了年轻长奕和宿沉继续回去闭关,宿沉抬眼看了看仍然闷声的长奕:“殷左谌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长奕制作糕点的手停了停,又加入了一些茶花瓣进去:“现在我们做的一切都会对以后产生不可估计的影响。”

    “那殷左谌就不救了?”

    “当初的你我就是打听到了他是白虎星宿丞星护法神的儿子才与他接触,可是后来…”

    长奕摆摆手止住宿沉的话头:“就算这个机会摆在我们眼前,左谌以后就算不是因此而死也会因为别的,这是天命,你我阻止不了。”

    宿沉皱了皱眉头看向长奕:“我记得你以前是最不信天命的,如今为何…”

    “宿沉,”长奕做糕点的手也停下来认真的看着宿沉,眼里却忽然多了几分悲痛:“你我少时不畏惧天庭威权,如今更没什么可怕的,但我们和天命斗争如果得到了好的结果还好,如果殷左谌这个人注定要消逝,世间万物就唯剩我们二人记得他了。”

    宿沉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长奕,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确确实实害怕了失去,可我实在做不到看着左谌去死。”

    门口笼子里的银白色的小鸟忽然飞了进来站在案板上:“缌盈公主来啦。”

    长奕伸出手掌,小鸟儿开心的蹦蹦跶跶跳到长奕的手上:“宿沉,或许这个从来一遍的机会只是让你我再去怀念一些人或物罢了吧。”

    “可我父亲原在这场战争中应该离世,如今你我救了他,他不是也好好的么?”

    “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会对以后造成影响,如果宿叔叔真的可以被医治好自然是最好的,可如果连着你一起消逝了呢?”

    “我…”

    小鸟儿眨眨小眼睛不明所以的望着长奕:“公主还在外面等着那。”

    长奕抬手放飞浑身发光的小鸟儿:“去吧,把公主请进来。”

    一袭粉色衣裙的女子袅袅娉婷提着篮子走了进来,看到长奕正在制作的茶花糕抿嘴笑了笑:“缌盈也做了些许茶花糕,不过味道或许没有兄长做得好。”

    宿沉一扬手抢过盈盈手里的篮子笑道:“长奕做点心的手艺确实是天下一绝,不过缌盈公主的手艺也令人难以相忘啊。”

    “缌盈,今日有事儿么?”

    “长奕哥哥,缌盈确实有要事与二位哥哥商谈。”

    缌盈提起裙角端坐到二人对面:“白虎星宿护法神今日给父皇递了个折子,说魔域殷左谌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独子,之所以不出兵是怕伤了殷左谌,自愿领罚。”

    “所以他要护着他儿子,就让我们去死呗?”

    宿沉嚼着嘴里的糕点一脸不屑,实际上心里已经开始打鼓,之前殷左谌的身份可不是被这么揭开的,而白虎承星不出兵的理由也并不是这个,一种不祥的预感浮在二人心头,事情的发展方向或许已经不是二人可以掌控的了。

    缌盈鼓了鼓小腮帮子:“可是殷左谌从一开始就是魔域二公子,如何会是白虎承星之子,那老东西不会在找理由吧。”

    长奕给缌盈添了一杯茶水:“其他的我都不关心,我只关心玉帝会给他什么样的惩罚。”

    缌盈像泄了气一般看着长奕:“白虎承星护子心切,着以三道火浴之刑惩戒。”

    宿沉不可思议的拄着桌子问道:“连他的总兵之权都没有收回?”

    缌盈点了点头:“白虎承星是母后的亲哥哥,父皇偏袒他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行,我要去找玉帝评理。”

    “宿沉。”

    长奕叫住已经快飞步到门口的宿沉,起身走到宿沉身边:“总兵之权你和玉帝争辩是争不出来的。”

    “那怎么办?那个倚老卖老的家伙成天盼着咱俩死。”

    确实这场战争没有凤凰之力就是全军覆没,长奕勾起唇角笑了笑,却不同于往日的沐浴春风之感:“你我加封殿下却被架空了兵权,殿下这个名号在军里确实没有什么大用,可是咱俩有用。”

    “你打算怎么办?”

    长奕转过身看了看缌盈,缌盈不明所以满脸大写的懵,后来很快反应过来拄着下巴点了点头,三人相视一笑。

    玉清宫

    缌盈扶着玉帝坐到一旁的座椅上,孝顺的拿起桌子上的茶递到玉帝面前,玉帝连忙从自己这个最喜欢的小女儿手上接过茶杯:“缌盈今日怎么想起来来看父皇啦?”

    “父皇说的哪里话,缌盈不过是想父皇了。”

    “呵呵呵,缌盈啊,你也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众神之中你相中了哪一位?父皇给你做主。”

    “父皇,”缌盈娇嗔一声走到玉帝身后用恰到好处的力度给玉帝捏着肩膀:“女儿不着急出嫁,还要在父皇身边多待两年。”

    “哈哈哈,你这丫头。”

    “父皇,女儿最近听说一事不知真假,想来问问父皇。”

    “你说。”

    “魔域二公子…真的是舅舅的儿子么?”

    “哎,初起朕也是不相信的,但是承星把人证物证一一给朕呈了上来,堵的朕哑口无言。”

    “可若是以后魔域又大肆来犯,天庭总兵无法出动,今日是凤凰一族,以后难道要神族在战争中消失殆尽才行吗?”

    玉帝的面色忽然严肃起来,缌盈转了转眼睛连忙笑面如花的走到玉帝面前行了个礼:“是女儿多虑了,我天庭神族法力深不可测,自古以来邪不压正,就算舅舅不出手我们也是可以取胜的。”

    缌盈低着头没有去看玉帝的表情,玉帝起身把缌盈扶了起来:“那依皇儿之见?”

    “父皇抬举缌盈了,这种事情缌盈怎么懂得,不过是随意八卦两句罢了。”

    “陛下,白虎星宿护法神递了奏折过来。”

    “快呈上来。”

    玉帝端坐在御台处审阅着折子,眼中的情绪忽明忽暗,对着缌盈招了招手:“缌盈,过来看看。”

    缌盈点点头拿起折子,看完合上仍是笑得纯真可爱:“父皇,此事不是迎刃而解了嘛?”

    “嗯,”玉帝长呼出一口气:“本来朕还担心你母后会不同意,承星自请卸任,如此一来朕便可以顺理成章了。”

    “嗯嗯,怕是舅舅也知道了自己的不对。”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在天庭做主播〕〔仙人来此〕〔我的爱情在奔跑〕〔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文明序列密码〕〔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林炎〕〔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