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蛮兽骑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遥驸马爷〕〔快穿后我被偏执大〕〔我复活了科学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币即是正义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三十九章 我们不是杀手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是让刚才还凝聚成铁板一块的壮烈气氛,瞬间崩裂。

    可可几乎是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会长哥哥。

    布莱德和芭菲也是不由得张大嘴,下巴开的都能看到这两人喉咙里面的小舌头了。

    甚至就连从刚才起就在那边漠不关心只顾着闭目养神的娜帕,现在也是震惊地抬起头,宝蓝色的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个白天折腾了一整天的公会会长。

    但,艾罗却丝毫都没有理会自家成员的疑惑,他只是继续用缓和的语气冲着面前这个已经完全绝望的盗贼,缓缓说道——

    “忌廉,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虽然你说的很动人,听得我同情的泪水都快掉下来了。但你知道你在委托什么类型的任务吗?”

    “你是在委托一个在帝国进行过注册的正规公会,正面迎战另外一个在帝国进行过正经注册的正规公会,并且要将其彻底铲除的任务。”

    “更加准确地来说,你这已经不是一个适合在公会进行委托的任务了。你的委托是一场针对其他公会成员的暗杀,如果人鱼之歌真的接下这个任务,那我们和专门接手肮脏工作的雇佣兵就没有什么区别了。但你应该知道,冒险者公会和雇佣兵并不相同。我们冒险者公会绝对不允许随随便便接下针对人类或其他智慧种族的暗杀或剿灭活动。这不是什么冒险,而是将我们公会成员彻底至于危险境地的行为。布莱德,芭菲,可可,这一点你们也必须明白,我们公会绝对不是什么雇佣兵,杀人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轻易接受的。”

    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的可可被艾罗严厉的眼神直接怼了回来,这个魔法师捏着自己的枯树枝,缩着脖子。在仔细回味了一番艾罗的话语之后,她再次抬起头望向自家会长。

    再又一次地接触到艾罗严厉的眼神之后,她终于低下头,亡灵士兵也伴随着早已经化为灰尘的骷髅狗,一并化为尘埃。

    布莱德脑子笨,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艾罗会长。他只能不断地开闭嘴巴,半晌才憋出一句:“我们……不能随便杀人吗?哪怕是坏人……也不能随便杀?”

    “我们没有权力随便决定他人是否该死,如果我们觉得我们有这个权力,那么其他人一样也可以有决定我们是否该死的权力。你是希望这个世界上时刻都有人认定你,或是芭菲该死吗?”

    说布莱德自己或许还没什么意见,但说到芭菲,这个大块头猛地一惊,本能地抬起手护住肩膀上的花之妖精。这下子,他也总算是想明白,默默地坐了下来。

    芭菲也一样,用布莱德的性命来举例,她比布莱德还要快学会“公会不是雇佣杀手”这个概念。

    看到自家会员终于认同了这个理论,艾罗也是不由得呼出一口气。

    要知道,自家的公会成员都很年轻,也都很意气用事。但作为一名成熟的冒险者必然不能随时随地都用情绪来行动,他们必须要学会一些规则,必须要理解即便是在情绪最亢奋的时候,也必须要牢记一些规则对自己的约束。

    放纵情绪,可能会让你做出正确的事。但更多的时候却会让你陷入一个更加糟糕的地步。尤其,不能让这些孩子觉得成为一名冒险者,就拥有了随意夺取他人性命的权力这件事。

    力量可以用来为人所服务,但如果放肆情绪去控制力量,力量就会反噬自身。对于踏入杀害人命这条界限后完全没有警惕与敬畏之心,那么这些孩子今后很有可能也不会得到善终。

    幸好,他们似乎理解了自己的意思。

    教导好成员,艾罗重新转向那边的忌廉,继续带着高傲的口吻说道:“正如同我刚才所说的那样,我们公会不会接下杀人的委托。同时换个角度来想,你即便是雇佣专业的雇佣兵应该也找不到吧?你有多少钱可以付账?铁狼公会就算已经元气大伤但依然是一个挺强大的公会吧。真实之眼的火焰魔法师也不是什么善茬,你以为就凭你脖子上的那个魔晶石戒指能够抵多少费用?呵呵,就连我在闪耀森林里面布置的那些捕兽陷阱能创造的财富恐怕都要比你值钱吧。”

    艾罗挥了挥手,算是不想再谈现在的这个话题。他让布莱德和可可收拾碗盘,自己则是继续一副懒洋洋的表情坐在完全迟钝的忌廉面前,眯着眼睛说道:“看在你曾经给我介绍过生意的份上,现在时间已经晚了,你就在我这里住一晚吧,我不算你任何费用。你别怪我无情,也别怪我太贪生怕死。实在是……”

    他叹了口气,以一种十分惋惜的口吻说道——

    “实在是我们公会实力不济,即便想帮你也帮不了。布莱德,可可和芭菲都很单纯,而且他们很弱,我不想让他们不明不白地死在这件事上。”

    良久,忌廉才轻轻地点了点头,一脸死灰,用一种如同病死之人前的虚弱声音,轻轻地嗯了一声。

    有了忌廉的应答,艾罗这位公会会长也是起身,开始自顾自地忙碌去了。整个公会大厅全都静悄悄的,除了四周墙壁上的灯光闪烁之外,一切都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化为死寂。

    布莱德和可可在经过大厅的时候也不敢上前来和忌廉搭话,或许他们也知道现在即便说什么也没意义了吧。

    时间,滴答……滴答……地走着。

    原本忙碌的公会大厅,伴随着夜的逐渐深沉,也变得渐渐安静了下来。

    在灭绝了人鱼之歌这最后的希望的那一刻起,忌廉知道自己就等于被判处了死刑。

    沃尔夫和梅林绝对不会让自己死的太过轻松,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贪欲,因为对金银财宝的执着,因为对瑞菈的感情……而这些美好的“梦想”,可以说最后终究还是毁在自己的手上。眼睁睁地……看着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化为灰烬……

    手指抬起,带着颤抖。

    他摸摸索索地取下那挂在脖子上的吊坠,取下那一枚他精心挑选的魔晶石戒指。

    黑暗色的魔晶石带着杂质,蕴含的魔力对于那些魔法师来说简直是微不足道。

    虽然不是什么值钱货,他甚至想过在洗劫完子爵之后,可以换一个更加大,等级更加高一点的魔晶石戒指。

    但即便是这么一枚小小的戒指,他也曾梦想过那么美好的一天……

    那一天,他可以面对阳光,郑重地跪在自己心爱的人面前,说出准备了很长时间的话语,然后将这枚戒指戴在心爱之人的无名指上。

    在那最美好的一天,一切都会变得五彩缤纷。他不会再去想自己身为一个街头小混混的事实,也不会想要再回到那个充满了肮脏与欺骗的街道。

    一切的一切,都可以从那最美好的一天开始,变得更加美好……更加的……

    “咕呜……!”

    猛地,忌廉的牙齿紧紧咬住。

    他双手抱住那枚戒指,原本充满悲伤与绝望的双眼再次被愤怒填满。

    “沃尔夫·菲斯,梅林·暗语者……你们想杀我是不是?好啊,我也要杀了你们!”

    “我不会再逃了,哪怕是死,我也要拖着你们同归于尽!地狱的入口就是为我们这样的人准备的,做这一行,想必你们早就想过这一天了吧?那,我们就来试试看吧!”

    想到就做,忌廉将杯中的牛奶一饮而尽,重新起身。

    可之后要怎么做呢?

    他开始思考现在自己的处境。不过很快,他突然想到了刚才听到那个人鱼会长所说的一句话!

    闪耀森林,陷阱!

    想起这句话的同时,他开始闭上眼睛仔细回忆那个矮个子会长说这些话的状态。

    伴随着思考,那个矮个子会长腰带上的两把装饰短剑立刻跳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想到那两把短剑,忌廉再看看自己插在桌子上的这两把残破短剑。

    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客气了。忌廉拔起残破短剑插入剑鞘,稍稍确认了一下大厅内没人,那只猫也趴在坐垫上呼呼大睡之后,蹑手蹑脚地向着大厅后面的储藏室走去。

    推开储藏室的门,偌大的空间已经熄灭灯火。不过远远地,却能看到那个矮个子会长和那个死灵法师正站在一起,走到一面挂着铁盾牌,铁锤,皮甲的墙壁面前。

    “会长哥哥,我们……真的不帮那个盗贼吗?他很可怜啊……虽然我们不能去杀人,可是帮他逃跑应该……还是可以的吧?”

    死灵法师的好心让忌廉不由得有些感动,但他还是把自己的身影潜藏于黑暗之中,慢慢地靠近前方的两人。远远地,他就能看到那个矮个子会长腰上的两把短剑。

    “你怎么那么想帮他?就因为那个真实之眼的魔法师吗?”

    “难道不是吗?那可是有那个邪恶的魔法师组织的成员的坏蛋公会啊!”

    “那么可可我问你,是不是只要曾经是这个魔法师组织中的人,不管其现在还是不是这个组织的成员,都一辈子都是一个坏人,永远都没有成为好人的可能呢?”

    死灵法师被问的一时间语塞。

    躲在暗处,忌廉看到那小女孩的嘴角有些许抽搐,隔了片刻之后,她终究还是放弃,不再说任何话了。

    那个矮个子会长笑了笑,伸手揉了揉死灵法师的脑袋,同时将自己腰间的两把短剑拿下,工工整整地放在墙上的挂架上,随后说道:“对了可可,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去闪耀森林。为了节约点伙食费,我在森林里面放了很多的陷阱。如果你去了不小心中了陷阱的话就麻烦了。”

    小死灵法师楞了一下,有些焦急地说道:“会长哥哥,我们的经济状况真的差到这种地步吗?我们都需要开始打野味吃饭了吗?”

    矮个子会长笑了笑,继续安抚自家的公会成员:“这倒不是,只是聊胜于无嘛。只是如果最近你接受一些任务委托一定要进入闪耀森林的话,你记住了,我在陷阱的旁边的树上肯定做过记号。我一共安装了八个陷阱,而且我已经把陷阱的大致地图都记录了下来。”

    说着,这个会长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摆放在旁边一张矮桌上,笑着说道:“现在天晚了,明天你有空的时候就来仔细看看吧。也可以让布莱德也过来记一下,省的在森林里面出问题。”

    死灵法师点了点头。

    人鱼之歌的两人一边说话,一边缓缓地走出储藏室。

    忌廉一直等到那大门完全关上,又在黑暗中蛰伏了许久,确认没有任何人可以来打扰的时候,这才一个箭步冲向刚才那个矮个子会长摆放武器的地方,默默地打亮了火折。

    他毫不犹豫地拿下那两把短剑,放下火折,猛地拔出剑鞘。

    尖牙短剑的锋芒即便是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之下依然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锐利的剑刃和略带弧线的剑身看的忌廉不由得心跳加速!

    他一脸喜色地将两把短剑往腰间一插,随后走到那张小矮桌上,抄起那张地图看了一眼。

    “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就当我得你的帮助走狗屎运了。我向你赔礼道歉,磕头磕到你满意为止。但如果我回不回来,你就当花点钱,帮我送葬了吧。”

    说完,忌廉把地图往怀中一踹,迅速地窜出储藏室,在厨房里随便抓了一点面包和饼之后,悄悄打开公会的大门,如同一阵烟雾一般消失在鹈鹕镇的夜色之下。

    ——1301年9月24日,伙食费:-1铜4铁,捕兽陷阱:-2银,杂物任务委托:2铜,结余:83金6银7铜3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娇妻还小,大叔宠〕〔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医药空间:农女夜〕〔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靳总宠妻有度〕〔神医小狂妃〕〔叶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