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蛮兽骑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遥驸马爷〕〔快穿后我被偏执大〕〔我复活了科学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金币即是正义 千金奇缘之章 第一百七十一章 蒙尘的过去
    艾罗揉着自己的后脑勺,还想着应该用什么谎言来应对。可还没等他想好,这位牧师已经再次开口说道——

    “我和那些孩子不同,我到底活了那么多年,虚长了你们几岁。也许巨山和魂之炎他们看不出来,但作为目睹了整个事件经过的我来说,我还是觉得一对男女如果能够互相看上眼,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我们身为外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刻意去拆散他们,甚至在他们中间添加许许多多的障碍,这种事情实在算不上是什么好事。“

    本来还想着撒谎编理由的艾罗,在看到圣饼那望着自己的眼神之后也不由得有些怂了。

    在犹豫片刻之后,艾罗终究还是耸了耸肩,叹了口气,说道:“本来我也不想的嘛,但他们如果真的开始如胶似漆的话我真的很担心会妨碍我的赚钱计划。圣饼叔,我真的有不能失败的理由,为了能够赚到足够的钱,我已经想尽办法不使用那些更加恶劣的赚钱手法了。所以……”

    越是说,艾罗越是能够看到圣饼望着自己的眼神。

    那是一种带着些许失望,甚至带着一点点怜悯的眼神。

    面对这种眼神,艾罗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在片刻的犹豫之后,他终于完全放弃,举起双手——

    “圣饼叔,我向您保证。等到这次的公会战争结束之后,我一定会想方设法帮助这对男女重新认识对方。只要他们真的能够互相看上眼,我一定为他们牵线搭桥,帮助他们克服自身公会方面的障碍。”

    圣饼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看着艾罗的眼睛。似乎是想要确认一下这个会长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究竟是在敷衍?还是真的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在观察了片刻之后,这位大祭司终于轻轻地点了点头,露出一抹温和的笑容。随后,他也是再次转过头,看着墙上的光明法杖。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两个人能够在一起是真的很不容易。如果因为种种原因而不得不和自己最想念的人分开的话,这种遗憾,很有可能会伴随人的一生的呀……”

    一边说,圣饼的语气渐渐地变得有些黯然。

    艾罗探过脑袋,看到这位牧师的眼角竟然闪烁着些许的泪光,想了想,不由的问道:“您……想起您的女儿了吗?“

    圣饼一愣,看到艾罗那一脸担忧的色彩之后,终究还是笑了笑,抬起袖子擦去眼角的泪水。不过,他也没有否认:“除了我的女儿,还有我的妻子……当时,我妻子也没有比你大上几岁的那个年纪,我们就在二十年前的今天结婚了。现在想来,那真的是一个让我记忆犹新的日子。我现在甚至已经记不清婚礼前后两天我究竟做了什么,但是在那一天,我却能够非常清楚地记得她的每一个笑脸。”

    “那段时间可能是我这一生来最为幸福的时光了吧……”

    艾罗虽然知道圣饼离开了妻子,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女儿。可真正听到他谈论这件事却真的是第一次。

    “圣饼叔,您……方便和我说说吗?您那个时候的故事。”

    圣饼的目光从法杖上缩回,望着艾罗。对于这位会长,他轻轻地笑了笑,干脆重新坐在地上。见此艾罗也是很干脆地坐在旁边,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我本来不是一个牧师,我和光明教廷也没有什么联系。说穿了,在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农民,有着再普通不过的身世,每天过着再普通不过的生活。”

    “我们村落在当时并不算贫穷,所以大伙儿都过得十分宽裕,生活也变得非常安定祥和。在我二十岁那年,我和我的妻子劳拉结婚了。”

    “劳拉是我的同乡,也是我们村远近闻名的美人。当我真的将她娶回家的时候,我一直都怀疑自己还在梦中。”

    “因为我竟然真的能够获得我心目中的女神的垂青!我发誓,我将会用尽我一生的力量保护好我的妻子,我要让她这一辈子都不愁吃穿,快快乐乐地渡过这美满的一生。”

    说到高兴的地方,圣饼的脸上也是不由自主地散发出光芒。艾罗看的出来,这位大叔是真的很高兴,他是由衷地爱着自己的妻子啊。

    “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也是努力这么做的。“

    “为了能够让劳拉过得好,我不满足于仅仅只是在家务农,我想要赚更多的钱。”

    “所以,我开始跟着村里其他一些人学习经商。一开始生意还挺不错!刚才我们说了,我们村物产丰富对吧?所以很多的东西都能够卖得出去,我也能够拿回更多钱,买更多的新衣服,把我的妻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她永远都能够做我心目中的女神。”

    “在这样快乐的日子之中,我们的孩子……诞生了。一个很可爱,很漂亮的女孩。她继承了她妈妈的一头红发,可以想见,她将来一定也是一个大美人。”

    “生意继续做,日子继续过。经商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亏本。但慢慢地,日子也终于渐渐好了起来,我想着这一辈子可能都会这样无惊无险,在许多年以后,年老的我或许会躺在床上,握着劳拉的手然后慢慢地熄灭我生命的光芒。这一生我都将会过得非常安稳,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的波澜壮阔,但却能够让我无怨无悔。”

    “本来,我真的是这样认为的。”

    这一刻,圣饼那原本显得十分光明的脸,却是不自觉地涂上了一层阴霾。

    尽管这位牧师的嘴角依然还是带着那一抹笑容,可艾罗还是能够很清楚地看到,他的眼角已经再次挂上了一抹泪光。

    “呼……那一天,我永远都记得。那是1286年的8月30日,太阳祭日。我们蓝湾帝国和猎凶座帝国起了冲突,死了很久多人……啊……对不起会长,我忘了您的年龄。这个事情对您来说可能比较陌生吧。”

    艾罗轻轻摇了摇头:“第一次蓝湾与猎凶座之间的国境线战争,我们蓝湾帝国和猎凶座帝国长久以来一直都累计的矛盾凭借着一名猎凶座帝国的士兵意外死亡而彻底爆发。相较于猎凶座帝国,我们蓝湾帝国当时的准备实在是太过不充分,所以战争开始的初期我们遭遇了很大的损失。”

    圣饼点点头,笑着道:“没想到会长的历史学的还不错。”

    艾罗也是笑着回应:“不学好历史毕不了业。”

    圣饼想了想,继续说道:“很不幸,我居住的那个村庄当时就比较靠近国境线。那一天,我恰好在外面经商。但是突然间就听到我们和邻国之间爆发的战争。”

    “我心急如焚,向着要快点回村子找我的妻子,找我的女儿。但因为战争的关系,前线封锁,我根本就回不了村子,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在后方等。”

    “我一直等,一直等……足足等了一年,一直到前线的战况终于有些缓和,双方谈判暂时休战之后,我才终于能够赶回我所居住的村子。”

    “然后……”

    刹那间,圣饼的话语停了下来。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面部的表情却像是因为在想起什么十分恐怖的场景一般开始慢慢抽搐。

    艾罗想了想,伸出手轻轻搭在这位牧师的肩膀上,缓缓道:“如果你觉得累的话,我们下次……”

    “不,今天我有兴致,这些话我已经憋在肚子里十几年了。今天能够见到会长,我觉得我也应该说一说了。”

    良久,良久……

    圣饼脸上的那股阴霾终于渐渐地被悲伤所取代。

    他抽泣了一下,摇摇头,缓缓说道:“什么……都没了。”

    “一切的一切,村庄,农田,邻居……所有的一切。”

    “我根本就不敢想象,眼前的这片散发着尸体腐败味道的废墟就是那个我曾经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度过余生的村子。”

    “一切都变了样,我甚至已经认不出街道究竟长什么样。我也不知道那些在路边已经腐烂变成白骨的尸体是不是就是曾经和我谈笑风生的朋友?”

    “我发了疯一样地跑,凭借着记忆向着家的方向跑去。那个时候,我的心里真的有着那么一丝丝的希望。”

    “我希望当我跑回去的时候能够看到我最重要的人就在那里。甚至最差的,我希望当我找遍整个家的废墟之后一无所获,这样的话我就知道我的妻子一定带着孩子逃跑了!接下来我只要找到他们就行了!”

    “我就是这么希望的,我不断地翻开每一块搬砖,掀开每一块坍塌的墙壁。我真的很怕能够在这些废墟下发现些什么,可我越是怕,越是压抑不住努力翻找的手。”

    “也就在我差不多找遍了我整个家,就要松一口气,觉得一切都还有一线希望的时候……”

    “我却在我家的壁炉里,发现了我妻子的……“

    说到这里,圣饼抬起手抹了一把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娇妻还小,大叔宠〕〔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医药空间:农女夜〕〔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靳总宠妻有度〕〔叶凡〕〔神医小狂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