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御灵大画师 第一百零二章 朱厌(五更求首订)
    尤山村附近的地形比较复杂,连一条出山的路都没有,如果不是从山崖坠下他可能永远都找不到这里。

    就在江婪骑着胖虎在林中转悠时,一只纸鹤从远处飞了过来。

    江婪在很多地方都留下过不同的纸鹤,或者是用以传讯,或者是用以收集阴力,这些纸鹤不管相距多远都能循着他的气息飞来。

    接过这只纸鹤后, 江婪发现鹤上带着血迹。

    “这是白猿府的鹤!”

    江婪心中有些警觉,瞬间想到了一定是白猿府出事了。

    “胖虎,跟着这鹤走”

    纸鹤带路朝着白猿府飞去,感觉到了江婪心中焦急,胖虎的速度也提升到了极致。

    虎躯纵身一跃,翻过十几米宽的溪流。

    如此大的动静也惊动了不少林中异兽, 江婪现在可没空与他们纠缠,不管不顾的朝着白猿府赶路。

    花费了足足大半天的时间,终于到了白猿府, 面前的场景让江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白猿府山门口两只已经气绝的白猿倒在地上,胸口有一道深可见骨的疤痕,谷内白猿的尸体更是随处可见。

    胖虎目露凶光喉咙发出低吼,载着江婪直接来到了白猿府内,这里同样没有幸免于难。

    两头玄灵境的白猿浑身都是伤痕奄奄一息,白猿王也倒在王座前。

    “大猿…”

    江婪快步朝着白猿王跑去,白猿王见到江婪以后居然裂开了嘴。

    “是谁,是谁干的!”

    江婪有些快要发狂,前几日他们还在一起偷酒,还在林间嬉戏,在洞内把酒言欢,这才短短几日整个白猿府都遭到了灭顶之灾。

    白猿王的手摊开,里面抓着一些衣服的碎料,江婪一眼便认出了这是白阳教的服饰。

    “大猿,不要死,你们不能死!”

    江婪扯下自己的衣服想要给白猿王包扎,但是白猿王却用手比划着拒绝, 然后指了指山洞的一角。

    一堆年幼的白猿的尸体堆在一起,江婪控制不住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的身体,这些白阳教的人简直丧尽天良,连这些毫无威胁的幼年期白猿都不放过。

    突然,这些小白猿的尸体中,传出一阵微弱的声音。

    江婪急忙把所有的尸体都刨开,居然在白猿的尸体中找到了一个刚刚出生,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小白猿。

    感觉到小白猿的身体正在逐渐冰凉,江婪急忙揣到了自己怀中。

    白阳教与这些白猿无冤无仇,也没有任何想干的地方,双方唯一有牵连的地方就是自己,江婪想到的仅有的可能就是是他连累了白猿府。

    这里有他的气息,白阳教的人循着他的踪迹找到了这里….

    “报仇,我一定要为你们报仇!”江婪双眼赤红,像极了一头暴怒的野兽。

    白猿府中有两头已经达到了玄灵境,即便这样还是惨遭屠戮,白阳教的人实力起码也在玄灵境巅峰。

    而江婪自己才居灵境而已,对付武府开悟的玄灵境都险些丧命, 何况是这更强的一个, 但江婪已经顾不上这些。

    “我还有一个办法….”

    想到丹青法合灵术的江婪, 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江婪盘腿坐在白猿王面前,看着这些前几日还活蹦乱跳与他嬉闹的大猿猴,此刻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你不用说了,我意已决,是我连累了你们,希望你不要恨我!”

    江婪伸出了手,握住了白猿王的手掌。

    “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若不能给你们报仇,我此生难安…”

    一股庞大的灵力在山洞中汇聚,不止是白猿王,所有的白猿都将他们最后的力量融汇到了一处。

    江婪收起悲愤,将这数倍于他自己能掌控的力量全部纳入体内,取出笔墨颜料,以合灵术开始作画。

    燕先生曾说过,合灵术的本质是一种禁术,在他修为尚浅时使用会遭受巨大的反噬。

    仇恨恼怒蒙蔽已经快让他丧失了理智,白猿的力量狂暴,江婪将白猿府力量收集融合后险些将他自己撑爆。

    合灵术尚未入画便先损伤自己,手中的笔都在颤抖,但笔毫颤颤巍巍的落在纸上后却异常稳健,江婪完全是在凭借自己的意志力作画。

    白猿的灵力与他自身的灵力融合,江婪沉浸在作画之中,只要能让白阳教的人付出代价,即便是冒生命的危险也在所不惜。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从日上三竿,一直到天将薄暮。

    白猿的力量太过强大,江婪想要完全操控根本不肯能,单是这份力量就让他付出了很大代价。

    鼻尖有血迹滴落,阳神也被合灵术快速消耗,当江婪停笔时整个人都已经有些站不稳。

    而胖虎盘卧在一旁,怀中暖着一个还没有睁开眼的小白猿。

    画纸上是一头脚踏千山手捉日月的白色暴猿,正捶胸怒吼,因为作画时江婪便是满腔仇恨,作出来的暴猿同样双目中带着无穷的戾气,暴虐之气溢出纸面。

    因为是合灵术所做,因此这暴猿不止形态逼真,气势神韵都一模一样。

    用手轻抚这头汇聚了所有白猿最后力量而创作出来的画,暴猿虽在形态上与白猿非常相似,但眼前的画中俨然化作了一头大凶之兽。

    “从今以后,你就是朱厌!”

    江婪甚至隐隐听到纸面上传来一阵吼声,提笔沾染红色的颜料,在空白处写下两个大字,朱厌!

    西山又西四百里,曰小次之山,其上多白玉,其下多赤铜。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有兵!

    江婪将这山海经中的凶兽,作为了白猿灵力的载体,于画中重生!

    从胖虎怀中抱起整个白猿府仅剩的最后一只小白猿,拿起了刚用合灵术做好的画。

    “随我去报仇”

    白鹤追踪,江婪骑在胖虎背上在仙都山内到处追查白阳神使的下落。

    白阳神使确实有一些能够追踪气息的秘法,江婪每呆过的一个地方都会被他们找到。

    就在上一个武夫开悟的白阳神使自爆的地方,江婪与白阳教的人不期而遇。

    一个身穿白阳教服饰的中年壮汉,一身实力比起之前的还要强悍不少,手持一柄短刀在顺着山旁往崖下看。

    “白阳神使,你是在找我吗?”江婪骑着胖虎跃至这人身后。

    “你不躲着我,居然还敢主动找上来送死,真实佩服你的勇气”

    “就是你杀了我的朋友?”

    “你朋友?那群白猿?一群畜生而已杀就杀了,如果你不把神贡交出来,我保证你死的比他们更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违规者俱乐部〕〔聘为妻〕〔我的老婆从游戏里〕〔被夺一切后她封神〕〔神医狂婿〕〔盖世龙婿〕〔神荒笈〕〔空间种田:糙汉的〕〔皇城谍影〕〔凡人觅仙〕〔我收服了宝可梦〕〔仙阵世家〕〔离婚吧,别耽误我〕〔星空彼岸〕〔吞噬古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