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买个世界做游戏〕〔重生大佬马甲多〕〔领主之军团召唤〕〔世界待我很温柔〕〔这个世界过于危险〕〔修仙强者重回都市〕〔神级强者纵横都市〕〔最强上门狂婿〕〔五星战神重回都市〕〔帝国最强败家子〕〔我只想安静的长生〕〔朕能作死一万次〕〔殿下的团宝小青梅〕〔联姻后大佬天天拆〕〔开普之鹰〕〔从斗罗开始化形签〕〔大江湖之热点大侠〕〔生死狙杀〕〔重生之绝世废少〕〔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灵大贤者 第143章 祖龙的阴影
    耶里梅斯被黑暗祖龙算计、被迫用自己的血与其签订了从属契约,这个契约以血脉为见证,由“龙”之概念提供约束,除非耶里梅斯有能力打破黑暗祖龙位于龙族血脉最顶层的压制,否则他一辈子都无法脱离这个契约的束缚。

    前不久暗金来到瑞恩大森林,惊吓到了绿龙一族,作为族长的耶里梅斯便向所谓的盟友“第九祖龙”寻求帮助,没想到黑暗祖龙也是被深渊中的那位盟友算计到了,为了那个新生的概念,不再和耶里梅斯演戏,直接抽取他的龙血、令自己的力量和意志短暂降临在物质世界中。

    谁知,黑暗祖龙被诺兰和暗金联手打了个措手不及,没来得及管耶里梅斯的死活,祂的意识就被迫退回了深渊……

    退回深渊的黑暗祖龙,在那个深渊领主盟友的建议下,干脆就直接不管耶里梅斯,留下这个破绽引诱地表的“生命祖龙”和未知的新晋真灵。

    耶里梅斯这段时间可谓是经历了龙生的大起大落落落落。

    好不容易有一位隐秘存在愿意帮助日渐式微的绿龙一族,却没想到昔日那个屠杀瑞恩大森林的古精灵恶魔又回来了、并且和某个同样可恶的精灵王子走到了一起;当他正要寻求那位隐秘存在的帮助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声称来帮绿龙的家伙竟然也是个别有用心的魔鬼!

    现在,那两个精灵直接找上门来,而那个自称“第九祖龙”的家伙却失了踪、任凭耶里梅斯怎么呼唤都没有丝毫反馈。

    耶里梅斯觉得自己真的太难了!

    作为唯一个智慧与力量一身的绿龙,自己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着这个衰落的族群,但命运却总是如此反复无常!

    虽然不知道诺兰说的是什么、是否和昨天自己的龙血力量被抽掉一半一事有关,但耶里梅斯此时已经破罐子破摔,一点都不挣扎就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诺兰和暗金。

    诺兰没想到耶里梅斯竟然会这么爽快,看着他因为泛着泪光的龙眼,诺兰总觉得,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先给他一个教训好、还是先安慰他好……

    现在诺兰暂时也不追究那些成年绿龙偷偷研究魔法的事情了,警告了耶里梅斯一番,说了一句“这不是你们能够插手的事件”,并布置下一个魔法阵封禁了黑色祭坛后,就和暗金离开了他的巢穴。

    ……

    两人离开绿龙一族的领地后,正向着更北方的蓝龙一族聚居地飞去。

    一路上两人就刚才得到的消息进行了讨论。

    “……这么说来、绿龙一族在数千年间一直被某个未知存在暗中改造,这种改造能够使那个未知的存在对绿龙一族做出一定程度的影响,而黑暗祖龙也能够凭借自身掌握的龙之概念与龙族的联系,利用这种影响,进而利用绿龙一族……”

    诺兰接过暗金的话,说道:

    “瑞恩大森林的各部龙族中,成员最多、规模最大的是蓝龙、绿龙以及灰龙这三个部族,其余的都太过弱小和分散,而这三个部族中,绿龙和灰龙都失去了祖龙的庇护,是最容易施加影响的对象……如果也没猜错的话,这次祂们利用的虽然只有绿龙一族,但灰龙一族也有一定可能已经收到了暗中的影响!”

    暗金点了点头。35xs

    “所以你才要去找蓝龙一族吗?因为他们是目前瑞恩大森林中最纯净的大部族、你想要让他们制衡绿龙,以及提防可能会出问题的灰龙?”

    “有一部分这样的原因,但最主要的是要借助蓝龙一族接触他们的先祖,深蓝之主、水之祖龙。”

    暗金愣了愣,旋即就想到诺兰之前打算联合几位祖龙反制黑暗祖龙的计划,随口问道:

    “如果是要联络祖龙的话,断牙山脉那边的天空祖龙应该最好找到吧?”

    这回又到诺兰表示惊讶了。

    “呃、天空祖龙就在断牙山脉?”

    “是啊,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在哪里,但当年祂和海洋领主大战之后负伤,从天空坠落到大地这才导致了断牙山脉北面那片破碎的激流平原的形成……天空祖龙一直在断牙山脉某处沉睡。”

    传说中断牙山脉是天空祖龙的一枚断牙坠落大地后形成的,不过照暗金所说,似乎不止祂的断牙、而是祂整条龙都砸到了地上才形成了断牙山脉?

    诺兰想到自己竟然有可能是在人家老祖宗眼皮底下将白龙一族揉圆搓扁,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或许自己似乎一直以来都在天空祖龙的注视之中?那自己得到祂的断牙、从而研究出空间系魔法,难道竟然是祂暗中默许的结果?

    诺兰细思极恐,连忙向暗金问道:

    “这件事,你是从哪知道的?”

    暗金回答:

    “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当时我刚刚出生,还不知道自己的前身是生命祖龙,但在天空祖龙坠落大地的时候,却有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悸动,让我一下子就知道了天空中那个坠落的流星究竟是什么。”

    诺兰眼睛微眯,抓住了一个关键的地方,问道:

    “……这么说,天空祖龙并没有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坠落大地、而是掩饰在一个流星之内?而后世关于那个坠落的流星,却形容它是天空祖龙的一枚断牙,并且事实上断牙山脉中还真的有一枚祂的断牙……”

    暗金听后目光一滞,显然祂也没想过这个问题,一直以来祂都以为这只是传说的谬误,但认识诺兰这么久,祂看待问题时也不由得有些阴谋论了起来。

    “难道只有龙族、或者只有祖龙……不、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才知道那个流星中其实是天空祖龙的本尊!”

    “有这个可能……”

    诺兰对如今的世界树暂时还是比较信任的,而之前和世界树的谈话中,祂并没有提到过天空祖龙的事情,诺兰认为不论是处于利益关系还是情感联系、世界树都没必要对自己隐瞒这一点,因此有极大的可能是天空祖龙故意隐瞒了自己的行迹!

    而至于暗金为什么能够发现,诺兰也认为是和暗金自己的猜测差不多,要么这是只有通过龙之概念的联系才能发现、而暗金当时又刚好离得很近,要么就是天空祖龙当时已经发现了这个自己昔日的“妹妹”、出于某种目的而暗中对祂传递了什么信息。

    这是为了让暗金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世”?让祂和世界之树之间产生隔阂?也许暗金后来出走精灵之森,不但有四元素古精灵的影响,也有当初天空祖龙留的这一手的长远影响在后面?

    诺兰心里忍不住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猜测。

    不过,最让诺兰感到有压力的,还是天空祖龙这些年极有可能一直在暗中注视着自己!

    也许从一开始,自己也是一个类似阿特尤斯一样的“旗子”,被天空祖龙在暗中慢慢培养,到后来顺理成章地认识暗金、进而猜疑世界之树、最后经历一场和阿特尤斯当初差不多的反叛、成为一个和阿特尤斯差不多的所谓“神灵”!

    还好自己的本质是一个异界来客,存在的本身就是一个未知数,再加上世界之树的变化大概也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因此至今没出过什么大问题……

    诺兰眉头大皱,尽管这很有可能只是他想太多了,但这种命运不在掌握的感觉真的让他不想再遇到第二次。

    “这些老家伙!一个比一个阴险!”

    暗金虽然不知道诺兰刚才神色几番变化究竟是为什么,但听到这句话后也忍不住白了诺兰一眼,说道:

    “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就是你!”

    ……

    (先更后改……这几天更新很不稳定,稍后会说一下这个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在天庭做主播〕〔仙人来此〕〔我的爱情在奔跑〕〔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文明序列密码〕〔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林炎〕〔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