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维投影〕〔快穿之夫人在线求〕〔摊牌了我真是封号〕〔诸天从金山寺灭门〕〔玄幻:无双皇子,〕〔灵气复苏:我回收〕〔带着精灵球勇闯怪〕〔中场全能巨星〕〔剑悬天门〕〔这个修士太吝啬〕〔我有怪谈笔记〕〔厉少的闪婚小萌妻〕〔明末之七海为王〕〔我真不是始皇帝啊〕〔学霸之巅〕〔吞噬星空,我可以〕〔开局一千普朗克,〕〔以言铭心〕〔网游之超神驯兽师〕〔魂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完美吞噬之魔道封神 第17章 我可以亲近你吗?
    夜幕降临,轩夏古城灯火通明,待到知秋,狐小白,守言睡后,朝词的床头,出现一道身影。

    朝词看到这道身影,心里瞬间一万只羊驼崩腾而过。

    若不是因为老师,自己也不会昏睡这么多天,但看到老师的身影,朝词还是很不情愿的喊了句:“老师。”

    看着朝词现在的状态,老师眉头轻轻皱起,随手一挥,一颗丹药便漂浮在朝词的身前,并且说到:“吃了这丹药就没事了。”

    朝词看着眼前的这道身影,他发誓,从来没有遇到这样坑人的老师,正想问:“老师,我出事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但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老师打断了:“球球哪儿去了?”

    老师转过身,朝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眼花了,老师的身体竟然透明了几分。

    朝词回答到:“被狐小白带走了。”

    老师沉默片刻后才缓缓说道:“以后,我就要借宿在球球的身体里,修炼的事,你先自个儿琢磨。”

    朝词正想说什么,老师的身影却已经不见了。

    “哎。”朝词无奈的叹了口气。

    此时身体丹田处传来一阵暖流,好似阳春三月般的暖和,这股暖流顺着四肢百骸滋润着朝词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这难道是那颗丹药的药效,太神奇了。”朝词喃喃道。

    “其实老师也没那么坏嘛。”朝词嘴角露出微微一笑,自言自语道。

    朝词在想到那两把奇怪、诡异、邪气的兵器,心里一阵后怕,还好挺过来了,差点就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吃下丹药才一盏茶的功夫,朝词就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现在精神倍爽,起身,还跳了跳,感觉到自己跟个没事人一样似的。

    朝词努力不去想那两把诡异的兵器的事,一头扎进床里。

    但越是这样,朝词就越是难以入眠,辗转反侧就是不能寐,心里就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难受至极。

    “不去想,不去想···”

    “一只羊,两只羊·······”

    折腾了半个小时,朝词的心里堵的更加的难受了。

    朝词突然间从床上诈起,口中嘀咕:“我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非要把这事儿弄清楚不可,大不了,大不了,再昏迷一次。”

    朝词用意念将老师传给自己的功法,武技,武器······

    反正只要是老师传给自己的,都全部弄出来,床上顿时堆满了七零八落的东西,挺凌乱的。

    一道寒光一闪而过,“嗖”的一下,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从这七零八落的物品中飞了出来。

    速度太快,快到根本用肉眼就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只能看到一道寒光。

    “嗖。”

    又是一道寒光,径直对着朝词就飞了过来,吓得朝词赶紧闭上了双眼,本能的用双手护住头部。

    “扑通,扑通,扑通···”朝词此时都能听到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

    朝词敢肯定,刚刚要是那道寒光划向自己,自己的这条小命就没了。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只能听到朝词剧烈的心跳声和急促的呼吸声,好半晌都没动静。

    “难道是我看错了,又或者是错觉?”朝词疑惑的说道

    缓缓地放下挡住头部的双手,又赶紧捂住,然后又放开,如此往复了几遍,确定没事之后,朝词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然而睁开双眼时,两把月牙状的刀悬浮在朝词的面前,静静的浮在空中。

    朝词此时敢肯定,自己刚刚的那不是错觉,是真的,那道寒光也是眼前这月牙状的刀发出来的。

    看着眼前悬浮着的刀,朝词看着有些眼熟。

    此时心里升起一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妙不可言,就好像自己能感受眼前的这月牙状的刀的兴奋一般,似乎,自己和这刀之间有着某种奇妙的联系。

    朝词看向自己那些七零八落的物品,一件黝黑,准确的来说是一把漆黑如墨的尺子,不,更是一把剑,但又不是剑,看着有些像老师给自己那锈迹斑斑的武器。

    “对了,这月牙状的刀也像。”

    朝词再次看向那悬浮在空中的月牙状的刀时,只见他一分为二,分别为黑色和白色。

    “难道是因为那天吸了我的血产生了变异?”朝词嘀咕,双眼微闭,仔细想着那天发生的事。

    朝词没注意到,那月牙状的刀轻轻的点了一下,像极了点头的样子。

    朝词想了半天,也没想起了什么,那天除了自己被疯狂的吸血,然后就晕过去了。

    朝词再睁眼看着眼前这悬浮着的月牙状的刀,莫名的开口说道:“我可以亲近你吗?”

    说完这句话后,朝词顿时感觉自己是不是有病,居然对着一把兵器说话。

    就在此时,那月牙状的刀轻轻一点,像是在点头一样,环绕着朝词飞了起来,朝词竟然能感受到这月牙状的刀的欢快和兴奋。

    朝词试着伸出手靠近这月牙状的刀。

    “嗖”的一下,这月牙状的刀一分为二,在合为一,然后落入找朝词的手里。

    朝词仔细打量这月牙状的刀,在刀身处看两个两个苍劲有力的字迹——出袖,此时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想法,这想法就像这刀对自己说话一般,好像叫朝词拿起那本御剑术的书,朝词打开御剑术的书,一股信息瞬间传入脑海,这上面记载的居然是关于出袖的御之术。

    朝词将目光看向那把漆黑如墨,似剑飞剑,似尺子飞尺的武器上时,同样能感受到与之有着某种奇妙的联系,这种联系朝词说不来,但又是那么的真实。

    朝词伸出手,试着将这把漆黑的大巨剑隔空拿过来,轻声呵道:“剑来。”

    那漆黑如墨的大巨剑居然发出一阵剑鸣声,然后就飞落在我的手中。

    剑身如墨,巨剑藏拙。

    朝词挥动着手中的巨剑,顿时传出来一声剑鸣声,然后仔细端详这把剑,看看还有什么奇异之处没有,但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除了上面刻着两个苍劲有力的字——藏锋,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剑好似挺好,就是携带起来不怎么方便。”朝词把玩着手中的剑说道。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傻眼了。

    只见藏锋和出袖在发出阵阵剑鸣声,在空中划一个优美的弧度,然后径直向着朝词的身体飞来。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仙器,有器灵?我把他惹毛了?”

    那飞式不减,直接插入了朝词的身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我开局带着皇〕〔君逍遥〕〔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植物与史莱姆与16〕〔签到从遮天开始〕〔别这么对我〕〔柯南之白嫖主角团〕〔弃宇宙〕〔全民领主:我的领〕〔违规者俱乐部〕〔竹兰周书仁〕〔我家竹马是太孙〕〔我真的不是你们的〕〔我是动物世界软O男〕〔重生之江州往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