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五好青年〕〔神棍都市行〕〔快穿反派boss作死〕〔农家子的发家致富〕〔头条追妻,俞先生〕〔东晋唐王〕〔李朝万古一逆贼〕〔吃鸡之无限升级系〕〔最初的巫师〕〔大创造者〕〔妖徒之旅〕〔斗破之舔狗降临〕〔惊天仙途〕〔无双庶子〕〔每周一张变身卡〕〔九彩通天路之仙域〕〔诸天我最凶〕〔巫中仙〕〔日本战国走一遭〕〔宋风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花开半夏君约此生 第八十一章 娟丽情深
    讲到这儿,护士停了下来,姜少涵看着眼前面庞之上依旧带着惊恐的护士,叹了口气,眼前的护士,并不知道,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只记得那一天,整个手术室被血淋淋的场景给覆盖了,医院的领导们即刻作出决定,将这件事情给封杀,并不予以上报,而涉事的所有人,都给予了心理辅导。

    自从那次事件之后,姜少涵便被调离原来的工作岗位,来到icu,作为一名专职的抢救护士,不断的进行着工作,也正是那个时候,姜少涵才认识了曾经在icu病房被她亲*救过来的颜梓烨,生下了两个孩子。

    “前辈,你可知道,我今天晚上,好像又见到了她。”护士急忙说道。

    姜少涵犹豫了一下,她自然是知道,眼前护士口中那个所谓的她到底是谁,她开口道:“放心,她不会伤害你的。”

    话音落下,护士的脸庞之上出现了一闪而逝的惊诧,她不知道,姜少涵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前辈……”

    姜少涵笑了笑,便将护士的话语给打断了去,她开口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但是有些事情本身便是说不清楚的,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护士的眼神显得有些呆滞了起来,姜少涵站起身来,旋即对着护士温柔的说道:“已经十几年了,十几年之中,你并没有做错什么。”

    说罢,她轻轻的拍了拍眼前护士的背部,向着门走了出去。

    狭小的房间之中,灯光充斥着这里,却显得格外的寂静……

    长澈市的郊外之中,连月光的颜色都都无法照耀进这个地方,月凌澜抬起头,看着眼前庞大的建筑物,红色石蒜在院子之中不断的随风摇曳着。

    “小姐。”陈泽伟踱步从别墅之中走了出来,即便已然是深夜,但是他依旧穿着一整套的制服,没有丝毫的倦意。

    月凌澜看着向着自己走来的陈泽伟,她的眼神恢复了些许的光彩,阵阵凉风透过巨大的围墙吹在她的身上:“她怎么样了?”

    陈泽伟的神情转瞬之间便凝重了下来,他开口道:“一直在那里大喊大叫,没有个消停。”

    话音落下,月凌澜淡淡的叹了口气,踱步向前走了过去:“上去看一下。”

    “是!”陈泽伟即刻答应道。

    漆黑一片的夜空之中,唯独只有几颗星辰稀疏的散发着光芒,点缀着黑暗的夜空。

    别墅三楼,陈泽伟率先便将门给打了开,房间之中的布置,依旧是那样的简洁明了,月凌澜走进房间,她看着眼前憔悴不堪的女人,声音极其淡然的开口道:“宋佳乐失踪了。”

    话音刚落,顿时,女子便清醒了一般,即便此刻的她已经被几根绳子绑的不能动弹,但是她依旧挣扎着大声说道:“你说什么?”

    月凌澜笑了笑,此刻的她,已然与之前的完全变换了一个人一般,她轻轻的在一旁的椅子之上坐了下,脸庞之上没有浮现任何一点点的紧张,她看着眼前的女子,笑声之中带着些许的轻蔑:“宋佳乐失踪了,如今生死未卜。”

    只见女子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面庞立刻变得狰狞了起来,此刻的她,已经全然顾不上所谓的容貌了:“你对佳乐做了什么?”

    话音落下,月凌澜站起身来,她走到女子的面前,微微的俯下腰,看着眼前面庞同样苍白的女子,笑道:“我对他做什么,你还管不着吧?”

    “啪——”

    一记响亮的巴掌便拍上了女子的脸庞,女子紧咬着牙关,现在的她,没有任何办法来反抗,绳子紧紧的勒在他的身上,令她身上出现了几个红色的印痕。

    月凌澜依旧是轻蔑的笑了笑,她旋即站起身,向着外面踱步走去,声音在房间之中不断的回荡了起来:“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究竟是什么。”

    说罢,门便被紧紧的关上,房间之中,女子用力的咬着下唇,鲜红的血液通过被咬破的嘴唇流了出来,她喃喃道:“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长澈市环球餐厅,即便夜色已然是一片漆黑,可是这里却依旧是如此的热闹。

    十二层,整个环球餐厅唯一唯一寂静的地方,十二层上下的隔音效果都特别好,所以无论十三层与十一层如何吵闹,都定不会对十二层造成任何一点点的影响。

    沐景帆在蓝衣男子的带领之下走到大厅之中的沙发之上坐了下来:“景帆少爷请稍等,我们少爷去换衣服了,很快就过来。”

    说着,蓝衣男子便斟了一杯水递给沐景帆,意料之中,被沐景帆给断然拒绝了。

    好像只是一分钟的时间,一位少年身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便踱步走了出来,沐景帆看着向着大厅走来身后跟随着另外两名白衣男子的少年,心中不乏有些忌惮了起来,即便他是mading rs集团的二少爷,但是谁都不知道,林子恒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势力。

    林子恒快步的便走到了大厅之中,在沐景帆身前的沙发之上坐了下来,他接过蓝衣男子递过来的茶水,放在嘴中抿了一口,旋即再次在茶几之上放下:“你来做什么?”

    沐景帆开口说道:“我来把我的人带走。”

    林子恒翘上二郎腿,嘴角隐隐出现了一股邪魅的笑容:“你的人?什么时候她成了你的人了?”

    沐景帆冷笑了一声,此刻的他,根本便不想与林子恒再纠缠下去,旋即道:“你到底放不放人。”

    林子恒冲着蓝衣男子挥了挥手,蓝衣男子立刻便快步走了过去,他微微弯下腰,轻俯在林子恒的身边,林子恒将自己的声音极力压低,在蓝衣男子的耳畔吩咐道:“请她过来。”

    蓝衣男子随即点了点头,面色匆匆的便走了开去,沐景帆看着眼前的情景,不知道为何,他的心中总是感觉到那么一丝的不对劲。

    林子恒淡然笑了笑,他双眸紧盯着沐景帆:“景帆少爷,你听过一首歌。”

    沐景帆看着蓝衣男子向着远处踱步走去,心中的情绪非但没有平复下来,反倒更加的警觉了起来,只见林子恒将自己的手机放到了茶几中间,他点了点手机屏幕,一首令沐景帆无比熟悉的乐曲在大厅之中响起。

    沐景帆蹙起眉头,眼前的歌曲,正是天堂之蕊,而这弹奏的手法,反倒比自己的手法更加的精妙绝伦,只不过,这首乐曲,反倒多了一丝原本不该有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曾经的自己在颜凌雪的弹奏之中听出来过,就好像,如出一辙,她曾经明明说不会弹奏天堂之蕊, 可是林子恒手中的这首乐曲,又是从哪里来的。

    片刻之后,林子恒将乐曲关了下去,他看着眼前的沐景帆,淡然笑道:“景帆少爷应该对这首歌最为熟悉吧。”

    “自然。”沐景帆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他再度对着林子恒开口问道,“你到底想要说明什么?”

    林子恒的眉宇之中多了一丝的狡猾:“所谓人不可貌相,对于有些人来说,你真的清楚她的过往吗?”

    “过往又怎样,为什么一定要去纠结所谓过往。”沐景帆似乎丝毫没有被林子恒的话语所触动,他开口说道。

    闻言,林子恒没有丝毫的惊诧,他的神情依旧是那样的淡然,他开口道:“可是她接近你的身边,一切都是带着目的,难道作为mading rs集团二少爷的你,曾经就没有想过,她身上到底藏匿着一些什么,为什么她又会这么巧的便将你救下。”

    “你怎么知道?”沐景帆追问道。

    “你认为,这个国家之中,乃至这个世界之上,还有我林子恒想知道却不能知道的东西吗?”林子恒淡然的笑了笑。

    “你知道的,不一定就是所谓最真实的。”沐景帆紧盯着眼前林子恒布满红血丝的双眸,他的声音,也同样是那样的低沉,确实,整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能有着林子恒的眼线,但是他唯一清楚的是,颜凌雪是他必须要去相信的人。

    “希望日后的你不会像今日的我一般悔不当初。”林子恒话落,蓝衣男子便带着颜凌雪从长廊深处走了上来,光线照到颜凌雪的身上,可以看得出,此刻的她,极其的憔悴。

    颜凌雪远远的便看到了坐在沙发之上的沐景帆,她的眼神之中不禁泛起了一丝紧张的色彩,沐景帆站起身来,他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促使着自己能够将最温柔的一面展现给颜凌雪,他同样也想着颜凌雪走来的方向迈步走了过去,脚步声踩踏在大理石地板纸上发出沉重的声音。

    林子恒坐在沙发之上,他可以透过安装在玻璃上的巨大镜子清楚的看到沐景帆与颜凌雪的动作,只见沐景帆轻轻的便将颜凌雪搂入了自己的怀中……

    他冷呵一声,轻轻的拍了拍手,说道:“可真是娟丽情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未两清〕〔紫苏求仙记〕〔重生商纣王〕〔虚空极变〕〔快穿之带猫嚯嚯钱〕〔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都市第一战王〕〔我居然成了反派〕〔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